书荒网 >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 > 鸣人篇6: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鸣人篇6: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着儿子的话,金发上忍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波风水门才拿着一根木棍聚拢着火堆,轻声继续道:“人生会有很多遗憾,难道每一个都要去追寻圆满吗?有些人的离开,或许会带来短暂的伤痛,却也会让你长大…”

  “…不一样的。”

  波风鸣人摇了摇脑袋,抬起头注视着自己的父亲,摊开了自己的手掌道:“我曾经让一个…一个长辈知道我的故事,他同意了我的做法,你想知道我一个朋友的故事吗?”

  波风鸣人口中的那个长辈,是秽土转生水门。

  波风鸣人的父亲知道了他从小到大的故事之后,同意了他想要进行时间实验的做法。

  波风鸣人口中的朋友,是波风水门真正的儿子。

  那个总是遭受其他人冷眼的人,他的命运不一样,那个在痛苦中长大的孩子。

  金发上忍沉吟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他想对症下药,改变鸣人的态度。

  然而当他全部听完漩涡鸣人的话之后,整个人的身体都僵在了原地,甚至连那根笼火的树枝沾上了火焰都不知道。

  这个从未来远道而来的青年忍者,只是垂下自己的眼睑,低声说起了一个漫长的故事。

  “我的朋友叫漩涡鸣人。”

  “当我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他应该是才刚刚三岁吧?因为父母在他出生的时候死去,所以他是一个孤儿。”

  “那个时候我决定让他穿梭时间回到过去,我以为他会回到自己出生的那一天,去见一面自己的父母。”

  “他却选择回到了一个星期之前,告诉那个过去的自己,让他不要吃得太多,不然一个星期之后,会饿得受不了的。”

  “后来,他经常这么做。”

  “你也觉得那个孩子很有趣吧?”

  听着波风鸣人的话,金发上忍终于忍不住掐断了树枝,他的脸色在火光的映照下明灭不定:“…再到后来呢?”

  “后来…他就习惯了。”

  波风鸣人垂下头继续道:“那个时候我觉得应该为那个叫漩涡鸣人的孩子讨一份公道。”

  “长大后,他应该过得还好吧?”

  波风水门低声问着,心里却在回忆着他在龙脉遇到的孩子,那个漩涡鸣人其实很想叫一声父亲。

  可惜,他拒绝了。

  不仅如此,波风水门还拒绝了知道未来的事,并且让那个孩子回到他应该回归的时代。

  如果他知道那个孩子小时候过得那么艰难的话,他应该答应下来的。

  “谁知道呢?”

  波风鸣人甩了甩手,乍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这对父子同时抬起头看了一眼钓鱼采果回来的旗木卡卡西和野原琳,波风水门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满面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弟子。

  波风鸣人的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注视着那个脸上涂着油彩的少女,心里那个想要执行的计划越来越坚定了。

  他不仅仅是想要见到自己母亲的模样。

  他还想要为自己的父母、为自己那段苦痛的过去…复仇。

  水门班的众人并不知道波风鸣人的心思,稍微休息过后,他们再度开始赶往了战场,执行任务。

  作为最强的人,波风水门继续前往前线,负责支援苦苦支撑的防守部队,而旗木卡卡西则带着野原琳去摧毁敌人的登陆营地。

  波风鸣人身为一个能够改变战场的战力,主动请缨跟随波风水门前往战场。

  水门班的分开,让一个隐藏在暗处的白绝欣喜不已,似乎他们的计划依旧能够顺利执行下去。

  历史,并没有发生改变。

  不,或者说,还是有一些改变。

  比如波风鸣人临走之前,拍了拍野原琳的肩膀。

  作为火影候选,应该怎么做才能让敌人更加痛苦与绝望,波风鸣人心知肚明。

  想要为整个火之国乃至整个忍界负责,只凭一腔热血如何行事?终归还是要有着光明和黑暗并存。

  光明,是为了那些尊重他的人。

  黑暗,是为了那些敌视他的人。

  即便雾隐入侵动用了他们的全部力量,面对波风水门和波风鸣人的组合依旧是不堪一击,在一枚枚漆黑色的尾兽玉袭击之下,碎裂的尸体铺满了战场。

  血液,染红了水遁忍术汇聚的河流。

  波风水门感慨地点了点头:“鸣人,幸好有你在,不然村子里的损失…”

  “不用说这些了。”

  波风鸣人绞了绞自己的手指,心思却放在了另一场正在上演的大戏,开口道:“我们现在应该去支援卡卡西吧?他们两个要面对的,可是成群结队的雾隐暗部。”

  “嗯!”

  波风水门沉声点了点头:“听说雾隐村带来了三尾,只是他们却并没有把三尾放在战场上使用,我怀疑卡卡西他们可能遇到了劲敌,我带着你马上赶过去!”

  “好啊…”

  波风鸣人牵动着自己的手指,他能感受到,在少女体内的阳之力应该快要复苏了吧?

  另一边。

  尖锐的树枝上,挂满了敌人的尸体。

  一个披着白绝外壳的少年抱住了少女的尸体,眼角流淌着血泪,发出了一声绝望地嘶吼:“琳!”

  “带土,有人来了!”

  阿飞急切地催促着少年离开,他们的计划已经完成,接下来万一遇到波风水门和波风鸣人的话,必定会节外生枝。

  他们想要的,是一个满心黑暗的宇智波带土。

  现在,他已经合格了。

  金黄色的闪光晃人眼睛!

  在波风水门出现之前,宇智波带土终于在阿飞的催促下离开了战场,他要去见宇智波斑,接受月之眼计划。

  他要创造一个,拥有琳的世界。

  当波风水门看到战场的惨烈之后,下意识地皱了皱眉,随即就看到了躺在血泊之中的少女,飞身跳到了野原琳的身边!

  “不用担心。”

  波风鸣人站在了他的身边,合手结出了一个手印,一股白色的光芒包裹了野原琳的全身,他低声道:“她还没死,我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个封印术式,能够在她生死危机的时候…”

  话音未落,躺在血泊中的少女就爬了起来,说出了她的第一句话:“老师,带土他没有死!”

  旗木卡卡西和野原琳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少女再一次被敌人抓捕,体内被封印了随时暴走的三尾。

  为了保护村子,野原琳撞上了卡卡西的雷切,那一瞬间一股白光修复了她的心脏。

  随即,她就见到了那个恐怖杀戮的带土。

  当琳想要阻止带土疯狂的时候,一股阴阳遁组成的查克拉限制了她的行动。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外界发生的事,只是她的身体却不能有任何动弹,让她整个人陷入了恐惧之中!

  直到她见到了水门,情绪才得以缓解。

  “嗯?”

  波风水门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弟子,还不等他详细发问的时候,波风鸣人忽然微笑着拍了拍野原琳的头发。

  少女撅了噘嘴,下意识地想要躲避。

  只是她的耳边却听到了一股阴寒的声音。

  明明波风鸣人依旧笑得满脸阳光,他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如坠冰窟:“放心吧,琳,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w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