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海的恐惧_原神我是史莱姆
书荒网 > 原神我是史莱姆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海的恐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海的恐惧

  留云借风真君凄厉的鹤鸣声刚落,凝光有力的话语声立刻响起。

  “将璃月所有的巡逻部队调去天衡山北面支援。”

  “通知负责监管层岩巨渊的沐宁,让他撤回在层岩巨渊守护的千岩军第一二中队,即刻驰援璃月!”

  凝光快速安排兵力支援天衡山麓的战斗,而大海上不断逼近璃月码头的奥赛尔突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势,原本被降魔大圣压制的庞大水流陡然涌出,在海面上不断激荡。

  连霞的绛青业障如遭重击,在刹那间止歇,漆黑的业障闪烁,前去应敌的魈手持翡色长枪,重新出现在群玉阁的阵法平台上。

  只是少年仙人还未站稳,便立刻单膝跪倒在地,满身伤痕流淌着天青色的血液,胸口和背部的贯通的撕裂伤极为可怖。

  “魈,你还好吗?”

  躲在甘雨身后的派蒙见魈满身是伤,立刻飞到少年身边焦急的询问,并试图用小手扶起对方。

  “走开!不要碰我!”

  眼见小吉祥物和几位千岩军士兵快速靠近自己,魈强忍着伤口带来的疼痛,以及脑海中不断嘶喊着杀戮的魔神残念,青光激荡,将众人吹得倒飞出去。

  他本就身负业障,如今受伤,更是无法完全压制脑海中的魔神怨念,只得跪倒在地,身躯不断颤抖。

  与此同时,偷袭群玉阁的愚人众在萍姥姥和荧的联手进攻下节节败退。

  荧也惊讶的发现,与自己一同战斗的萍姥姥似乎越发年轻,连配合招式发出的运气声都转为清脆的娇斥,面容与服饰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老妪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面容姣好、挽着青灰发髻的仙家少女。

  纯白色的冲击波在枪尖绽放,轻松摧毁愚人众的所有传送门后,阿萍转过身,朝满脸诧异之色的旅行者微笑,上勾的唇角和浅蓝的眸子透露出少女独有的俏皮。

  璃月有上仙,身隐市井,岁与港同,品红尘百味,笑浮世万千。

  “看来,所谓的愚人众先锋军,还是斗不过我这个老婆子呢?”

  少女反握白缨枪,仙威澎湃而出,将靠近边缘的愚人众讨债人打落平台,轻快的语调讲述着与身份不符、老气横秋的言辞。

  在空中操纵的凝光默默记下萍姥姥如今的模样,而归终机上的三位真君皆是眼神复杂的望向少女。

  只是没等众人将平台上的愚人众剿灭干净,孤云阁到璃月南码头的整片海潮开始翻涌,群玉阁上的众人能够明显感受到此刻海浪的不对劲。

  海潮中不仅蕴含着奥赛尔的魔神威慑,其中还夹杂着某种奇怪的情绪。

  就像是……恐惧。

  在归终机的连番轰炸下,漩涡魔神奥赛尔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退缩,反而是愤怒的掀起浪潮,想要彻底掀翻码头、毁灭璃月。

  此刻海潮的奇怪韵动,反倒让仙人和凝光颇为不解。

  “战争君主……滚出…我的领地!”

  嘶吼中夹杂着来自莽荒的咆哮,大海中的漩涡魔神开阖蛇首,被声浪影响的大雨改变方向,向着群玉阁方向层层蔓延,比之前更加庞大的魔神威压铺天盖地的涌向璃月。

  “战争君主?”

  凝光皱眉,强忍喉咙中传来的阵阵作呕感,努力思索破局之法。

  也就在此时,骤变突起,海中的奥赛尔再度发出几声极为尖锐的啸叫,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捂紧了耳朵,无数浅蓝的水元素力激流从天空坠落,直直打向平台上的归终机。

  三位真君和凝光见势不妙,立马将归终机的弩膛对准天上的激流,试图拦下无穷无尽的水弹,而群玉阁上所剩无几的愚人众也明白传送门被毁,他们已经无法再返回地面,于是悍不畏死的朝着归终机发动最后的进攻。

  荧和少女阿萍踏着层峦的岩嶂,不断拦截前进的愚人众,千岩军士兵们端着长枪舍生忘死的进攻,但三位真君的仙力将要见底,归终机流光的发射也不如之前频繁。

  天空中的水弹急转直下,打在单薄的浅蓝色平台上。

  千岩军只是凡人,又怎么抵挡得住魔神的攻击。

  无数士兵被急转的水流射穿了身体,本来勉强能挡住几发愚人众流弹的甲胄,此刻别说挡住进攻,连稍稍减缓穿透的速度都做不到,唯有躲在旅行者岩嶂下的千岩军得以幸存。

  在如此密集猛烈的进攻下,阵法平台再也撑不住,裂纹不断蔓延,在刹那间失去光芒,然后径直破碎。

  操纵阵法的凝光也从空中摔落,幸好甘雨在群玉阁边缘接住了她;受伤严重的魈勉强撑起身体,抬手抓住不会飞行的旅行者,带着她返回群玉阁上;阿萍用仙力牵引着几名受重伤昏迷的千岩军士兵,踏着下落的破碎岩嶂登阁。

  反应过来的削月筑阳真君和理水叠山真君收敛仙力,将众人一一救起。

  当然,失去传送门的愚人众先锋军只能落入漆黑的大海中。

  “哼……归终机被毁了,失去它的压制,我们很难继续反击。”

  留云借风真君瞪着鹤眸,看向大海上肆虐的奥赛尔,然后又转头朝向天衡山方向。

  理水叠山和削月筑阳对视了几眼,神情皆是难以言喻的凝重。

  “战争君主,亦是那位璃月传说中的穆纳塔暴君,帝君曾将其镇压于东方的风国……”

  荧自然也听清了奥赛尔方才的怒号,迷茫片刻后便恍然大悟的点头,随即面上出现了五味杂陈的神情。

  在蒙德至璃月的旅行中,她听说过不少关于穆纳塔暴君的传说,也知道法玛斯的真实身份,但从未料想过少年会在这种时候对璃月动手。

  还有博古通今的钟离……

  荧疑惑的皱着眉,纷乱的思绪在脑海中缠绕。

  她总觉得自己遗漏了某些很重要的线索,但却又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

  被带着返回群玉阁的派蒙惊魂未定的拍拍胸脯,震惊的瞪大眼睛听留云借风讲述,几番欲言又止后,悄悄摸摸飞回旅行者身边,拽了拽少女的衣袖。

  “荧,法玛斯他……”

  派蒙显然也猜到了璃月北方的敌人是谁,出奇的没有大声喧哗,反而是悄咪咪询问旅行者的意见。

  “璃月北方的敌人,自有天枢星和玉衡星应对。”

  “诸位,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解决眼前的敌人。”

  凝光轻柔而不失沉稳的话语声响起,尽管雨水让她看上去有些狼狈,但红瞳里决然的神色却不由得让人一凛。

  “群玉阁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屏障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退让半步!”

  “璃月存亡,便在此际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