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网 > 东宫藏娇 > 第608章 红绳劫——薛筝番外(四)

第608章 红绳劫——薛筝番外(四)

  虽然踹了一脚,但薛筝并没有把韦凝之的话放心上。

  这厮故意不澄清他和高霁雯的关系,不过是吃“百日恩”的醋,想要在她这里找平衡罢了。

  而她踹的那一脚,也只是借机避开这厮的求欢。

  在自己的地盘上怎样都行,但是在别人家的宴会上,她还没胆大妄为到乱来,谁知道有没有陷阱等着她?

  回到齐国公府后,薛筝认真考虑了下父亲的提议,觉得韦凝之还是可以嫁的。

  出身名门,秀色可餐,虽然性情不怎么讨人喜欢,但她闲着也是闲着,可以慢慢调教。

  嫁给韦凝之,不仅可以抢了高霁雯看中的男人,还能为东宫拉拢韦氏,何乐而不为?

  如此想着,薛筝便开始琢磨怎么让韦凝之乖乖来求亲。

  但第二天,她就改变主意不想嫁韦凝之了。

  因为她有了更好的选择——

  青瓷素手,蓝衣玉簪。

  斟茶时,鸦青的长睫微垂,半敛清润眸光,须臾抬起,温软笑意自唇角漾开,漫至眸中,如星辰万千。

  薛筝从他手中接过茶盏时,假装不经意地用指尖刮蹭了下他的手指。

  他如常将手收回,脸上却微微泛红,似玉染胭脂,美不胜收。

  薛筝唇角微勾,低头抿了一口茶汤,心中暗自得意。

  调戏美少年这样的事,果然很爽!

  话说回来,最近莫不是走上桃花运了?怎么找上门的一个比一个姿色好?

  京城人将萧琢与崔久称为“双璧”,但不知道是不是看惯了崔久的关系,她始终觉得萧琢更好看一些。

  崔久气韵沉敛,具世家雍雅,萧琢则容色明朗,更显少年风流。

  常有人将萧琢与当年的池长庭相提并论,可见出色。

  而且,萧琢虽然生得风流俊俏,人品却很端正,这么受姑娘们欢迎,却一点绯闻都没有。

  而现在,这样一名翩翩少年郎,竟然眼巴巴送上门要娶她?

  薛筝放下茶盏,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杯沿,悠悠道:“婚姻大事,这……”

  “婚姻大事,绝非儿戏!”萧琢正色道,“萧某愿以身家性命起誓,若得郡君为妻,必终己一生,惟卿一人,敬之爱之,永不相负!”

  “好!我答应你!”薛筝干脆利落地点了头,惊得萧琢一愣。

  有了萧琢,谁还费那个力气去调教韦凝之?

  何况还不一定调教得好——

  看着站在高霁雯身旁似笑非笑的韦凝之,薛筝心中暗自庆幸。

  幸好有萧琢,否则她今天就要去约谈韦凝之了。

  就这状况,她不得被恶心死?

  想到这里,薛筝亲热地挽起正出言维护她的萧琢,笑嘻嘻道:“我从前不过是以为萧郎对我无意,才拿旁人凑数看几眼,如今有了最好的,谁还高兴看别人?”

  高霁雯眸光一闪,蹙眉道:“拿旁人凑数?阿薛说的是谁?”说罢,神色不安地看了身旁韦凝之一眼。

  薛筝懒洋洋道:“除了萧郎,旁人于我,都是闲暇玩玩罢了——”睨向高霁雯,“你若喜欢,我还可以多送你几个。”

  高霁雯没想到她当着正主的面也敢说,顿时脸色变了变,说不出话来。

  萧琢状似无奈地摇了摇头,朝韦凝之拱手道:“薛郡君惯常爱同高娘子斗嘴,都是无心之言,韦郎见笑了。”

  韦凝之冷淡地看了他一眼,目光轻飘飘从他身上越过,落到他身后,抬手一揖:“见过太子妃——”

  太子妃?

  薛筝心中一惊,下意识甩开萧琢的手转身。

  酒楼二楼的楼梯口,池太子妃站在最后一层楼梯上,睁圆了一双明净净的杏眸,好奇中带着那么点兴奋,她一手扶着楼梯扶栏,身子微微前倾,模样略显鬼祟。

  见众人朝她看来,她眨了眨眼,若无其事地挺直了身板,从楼梯走了上来。

  薛筝看了她一眼,便别开脸,心中嘀咕。

  这死丫头到底看了多少去?别又专挑不该学的学,教太子知道了又来怪她!

  “我就是路过,你们继续!”池太子妃的声音听着有点尴尬。

  眼见她路过身前,薛筝忍不住瞥了一眼。

  碰巧那姑娘也朝她看过来。

  乌圆的眸子,软绵的脸颊,好似豆腐做的人儿,薛筝看一眼就觉得手痒。

  但今时不同往日,这张小脸她是捏不着了。

  两人目光撞了一下,默契地各自挪开。

  那娇娇俏俏的太子妃同萧琢、韦凝之略作寒暄后,又张牙舞爪地吓唬了高霁雯两句,就昂着下巴得意洋洋地走了。

  惟独没有和薛筝说话。

  小姑娘家的,还挺绝情的,薛筝酸溜溜地想着,目光不自觉追着她的背影而去。

  池棠走到一间雅间门口,刚停下脚步,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她朝里面微微一笑,走了进去,随后门关上,显然里面有人等着。

  薛筝看得皱起了眉。

  这丫头约了谁?还神神秘秘的躲着不见人?

  看池棠这反应,应该不是太子殿下。

  那会是谁?是男是女?

  薛筝心里有所记挂,也就没了心思同高霁雯较劲。

  同萧琢离开后,又找了个借口中途分开,悄悄折回。

  然而到了酒楼外,恰好看到池棠走出。

  不知怎么有些心虚,便转过身拿了小摊上的货物假装在看,眼角余光却留意着池棠的去向。

  那姑娘出门后就上了自家马车离开了。

  马车却不是往池家去,看这方向似乎是……东宫?

  她跟谁密谈过就去东宫找太子了?

  薛筝疑惑地往酒楼里面张望,正想进去找找看那个同池太子妃密谈的可疑人物——

  “在找我么?”身旁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薛筝冷不防被吓了一跳,意识到说话的人是谁时,却是嗤笑一声,将随手抓的物件丢回摊上:“我找你干什么?”

  那人“哦”了一声,拿起她丢下的竹编小球状似端详:“郡君为何去而复返?”

  薛筝懒得理他,转身进了酒楼。

  酒楼里人来人往,面孔大多陌生。

  二楼池棠进过的那个雅间门敞开着,一名跑堂正端着用过的杯盏从里面出来,想是客人已经离开了。

  薛筝拦下跑堂问了两句,只知道其中一人是太子妃,另一人却连是男是女都没看清,不过看身形,应该是名女子。

  会是谁呢?

  那傻姑娘可别又被人哄了!

  “太子妃见个人,你倒是比太子还紧张。”身后有人阴阳怪气地说。

  薛筝正心浮气躁,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绕过他往外走。

  这时,身后忽然有人喊了她一声:“薛郡君?”语气甚是惊喜。

  回头,见一名俊秀青年快步走出,揖道:“郡君别来无恙?阿时甚是想你……”说罢,含情脉脉地看着薛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w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