ⅹγüsℎūωū⑥.cδℳ 番外·从今以后(下)_悖论by流苏骨科
书荒网 > 悖论by流苏骨科 > ⅹγüsℎūωū⑥.cδℳ 番外·从今以后(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ⅹγüsℎūωū⑥.cδℳ 番外·从今以后(下)

  [你说他哪里像个孩子,无论是对你执念还是蛰伏的耐心。]

  [也是在那之后,我才重新认识了他。]

  凌思南回忆起小姑姑那天对她说的话,站在学校的办公楼前,仰头上望。

  好怀念。

  十多年前还是学生的时候,校园是她和他远离父母牵制的避风港,也是两人恋情萌芽的地方。

  她记得雨夜里弟弟为她撑的伞,昏暗里踩出的涟漪。

  他记得操场边扑落的校服外套,舌尖上卷来的甜。

  她记得医务室前跪地大哭的自己,窗棂旁等待的侧影。

  人生既长又短,那些记忆仿佛还是昨天。

  爱情的保质期到底有多久,会……败给时间吗?

  “欸……你……”

  一个女孩犹疑的声音传入耳中,凌思南转过头,和她对上了视线。

  一如那一天。

  “啊!”女孩眨眨眼,“姐姐是那天在餐厅的那个……”

  凌思南牵唇:“你好。”

  女孩青春洋溢,看上去很有亲和力,长相虽然说不上惊艳,但一对浅浅的酒窝配上披肩长发,绝对是容易吸引男人目光的那一款,她见到凌思南就很热络地靠到她身边,偏头笑着问:“姐姐是不是认识凌教授?我那天看到凌教授带的蛋糕在餐厅桌子上了哦。”

  凌思南目光悠悠地颔首,算是承认了。

  “我就说我猜得没错!”她对自己的发现颇为得意,“让我再猜猜,姐姐你……”她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凌思南一番——“是不是跟凌教授是亲戚?!你们长得好像!”

  凌思南抬眼想了想,“某种意义上……是吧。”

  女孩脸上笑意更甚,“是姐弟?还是兄妹?”

  凌思南只是微笑着不置可否。

  女孩眼见自己的问题被委婉避开了,也识相地打住。她拉着凌思南在花坛边坐下,“现在凌教授还在上课,我们一起等等好了,我正好能陪姐姐你聊聊天。”

  “你挺清楚他的课表啊。”凌思南打趣。

  “因为我小姨也在这里教课,和凌教授还挺熟悉的。”

  “你喜欢他么?”

  这冷不防的一问让女孩愣住了,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指尖蹭了蹭脸颊:“……嗯。”

  凌思南倒是挺淡定的,又问:“就算他结婚了你也喜欢?”

  也许是受凌思南言谈间的温柔影响,女孩倒也多了几分勇气:“喜欢这种感觉……很难因为某种特定背景改变吧?不过,怎么连姐姐你也这么说,凌教授上次就骗我说他结婚了,结果我一问小姨,他根本没结婚嘛,学校档案写得明明白白……大概他是觉得我还是个学生……”

  凌思南的目光微微一黯。

  短暂的沉默后,她端详着身边的女孩,恍然间好像和曾经的自己重叠了。

  [喜欢这种感觉……很难因为某种特定背景改变吧?]

  “确实。”

  女孩闻言转过脸看她。

  “会因为某种特定原因就消失的喜欢,大概都不算真的喜欢。”凌思南耸耸肩:“不过如果他不能和你一起面对考验,再多的勇气都不值得……你叫,于知媛对吧?”

  于知媛惊讶:“姐姐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喏——给你。”凌思南抬手,指间一个大眼萌娃的钥匙扣晃晃悠悠荡开来。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下一秒目光又定在凌思南的脸上:“……姐姐?它、它怎么在你这儿?”

  凌思南抿抿唇,笑道,“你昨天发给他的消息,回复的人是我,也是我叫你来这里,不是他。”

  这句话听进于知媛耳朵里,一瞬间让她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她蹭地站起身:“你怎么能……”

  “这钥匙扣完整无缺。”凌思南半仰着头,“能只掉一个钥匙扣却不掉一把钥匙,你也是费心了。”

  于知媛脸上的赧红肉眼可见得飞涨:“我不是……”

  “是不是无所谓了。”凌思南并不想听,“这东西还给你,以后,你应该没有别的理由再找他了吧?”

  于知媛默默拿回钥匙扣,把头撇开:“凌教授又没有结婚,我为什么不能找他……”

  ——没结婚之前,她都有机会。

  凌思南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衣裙沾染的粉尘。

  清湛的目光直视进于知媛的眼底。

  “我们在美国结婚了。”

  凌思南向她亮出自己的戒指,“只是在国内还没结而已。”

  ……

  ……

  凌清远收拾完东西,从办公楼走出来的时候,一眼就注意到花坛边有个熟悉的背影。

  已经冬至的天,她穿着及膝的裙子,手心交叠在面前,口中的热气呵出一阵阵白雾。

  他一边走过去,一边解开呢大衣上的扣子,像鹰隼张开双翼,把她拢进自己怀里,包住。

  “姐姐在等我?”气音,带着一样的热量,呼在耳畔。

  凌思南仰头看着他的下巴,“你好慢啊,弟弟。”

  凌清远弯起眉眼直笑:“类似的话我总觉得我说过。”他把她带起来,“为什么在这等,感冒了怎么办?”

  “你不是天天说我傻么,傻瓜是不会感冒的。”凌思南起身,从他怀中挣出来,见他挑眉,她才不好意思地勾住了他的胳膊。

  “别这样破罐子破摔,就算傻也要傻得有尊严。”

  “我今天,见于知媛了。”她突然说。

  “是么。”凌清远随意地应了一声,向她伸出手心:“手给我。”

  凌思南下意识地给了,微凉的指尖霎时传递来属于他的热度,她不满:“你怎么不紧张?”

  凌清远牵着她的手穿过冬日的林荫道,步伐缓慢,却很惬意。

  “老实说……这名字我都不太记得是谁。”

  “就是之前坐过你的车的女学生,你还偷偷摸摸把人家发给你的信息删了。”凌思南努努嘴,“你说你是不是做贼心虚?老实交代。”

  “哦,那个。”凌清远不怎么在意地抬手,摸了摸鼻尖,“有什么好偷偷摸摸,我告诉她没看到她要的东西,她还不停给我发消息,嫌她烦怕你想多就随手删了。”

  “不怪我看你手机啊?”

  “都看十几年了你现在问这种问题,莫非良心发现?”

  “……”她气鼓鼓地锤了他一下。

  “反正,以后她应该不会找你了。”

  “你把她分了几块?办得干净吗?”

  “凌清远你这人怎么就没个正经的……”

  “老夫老妻了你还不知道我么。”

  “……不说这个了,今天冬至你知道吗?”

  “要回去我给你做汤圆?”

  “你饶了我吧……”

  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林荫道的尽头。

  12月31日,跨年夜。

  街角那间两层楼的咖啡店,经过十几年的变迁,越发简约精致了。

  这个晚上,内里灯火通明,装点着新年的灯饰,却没有一个客人。

  门口的挂牌上标着CLOSED,但透过玻璃橱窗,确有人来来往往在里面忙碌不已。

  “不是,那道菜还没烤好,你先把摆盘放上——”

  “还没来吗?真是的,居然敢迟到!等会儿一定要收拾他!”

  “南南,你看你看,外面下雪了欸!”

  凌思南放下手中的碗碟,望向玻璃窗外的夜色,静默中,有漫天的纷纷莹白降落人间。

  雪花飘落的速度,可惜不是秒速5厘米啊。

  叮铃铃,门口的撞铃声清脆响起。

  众人的目光投向大门的方向,一抹驼色的身影正从门后迈入,大概是注意到了自己成为视线焦点,下一秒抬起眼来,清浅地笑了笑。

  雪花从他发梢跌落,他双指微微掸开,明明是狼狈的一幕,却因他而撩人心弦。

  凌思南侧身站在原地,和他对上了目光。

  怦、怦。

  “你总算来了啊凌少爷!”不知从哪扇格栏后冒出来的高航,从边上陡得一手箍住凌清远的脖子,唔,当然,他得踮一踮脚。

  轻轻浅浅的笑在老友的嬉闹下转而爽朗得耀眼,凌清远反手就把高航钳进了臂弯里:“胆子大了不少啊,可惜身手还是一样差。”

  “诶诶诶,疼疼疼——大人饶命,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高航一如既往地狗腿,让一屋子的人都哄笑不已。

  “凌少爷还是一样帅得让人合不拢腿……”身边的叶珊珊双手合掌,故作花痴道。

  凌思南赏了她一个爆栗:“娃都五岁大了,清醒一点啊姐妹!”

  叶珊珊咬牙切齿:“少跟我提那个祖宗,我就算当妈了也有做梦的权力好吧?!”

  她对着凌思南向门口走去的背影喊,凌思南也不客气的转回身,张口用唇语警告她——

  我、的。

  你、滚、蛋!

  “啊,真他妈酸。”刘爽受不了地直搓手臂的鸡皮疙瘩,“都这么多年了还泛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段成程半靠在旁边的沙发上见怪不怪,“你又不是第一次见。”

  “呵。”刘爽翻了个白眼:“无!所!谓!”

  段成程揶揄她:“孤单的人总说无所谓,其实心里一直在下雪~”差点就唱了出来。

  他们闹他们的,凌思南还是充耳不闻地迎了上去。

  高航已经识趣地走开,凌清远站在玻璃门前,门口的顶灯把暖黄色罩在他落雪的风衣上,也染暖了他浅棕的短发,这一幕让凌思南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个上午,也是一抹光,也是被染亮的发,过道里他偏头叫了她一声——

  [姐姐。]

  “姐姐。”

  视线中交叠的幻影渐黯,凌思南被唤回了神智。

  “实验室有点事,来晚了。”他走上前,指尖抹去她脸颊沾上的面粉。

  她心一跳,一群人在不远处看着,又有些不好意思地举手拍掉他肩膀的落雪:“这是走了很远吗……”说完又觉得自己出尔反尔,明明说好要收拾他的,态度却这么软,于是板起面孔,“不管怎么样,说好了该几点来就不能食言。”但见他头发上还有雪花,手臂还是不由得举高了些,想要帮他理干净。

  他主动倾下身来方便她,一张脸瞬时在她眼前放大。

  “可是真的很远嘛。”他压着嗓,轻声可怜道,“附近都没有车位,我在雪里走了很久,手都冷了,你摸摸。”但凡是个人,都能听出他声线后蠢蠢欲动的笑意。

  不过凌思南摊上这么个弟弟,早就不做人了。

  她握上他的手,竟然比她还暖和一些。

  凌清远皱了皱眉:“你怎么回事?”

  “你骗我。”凌思南冷哼。

  “不是,你怎么比我还凉。”他自然而然地将她的手举至唇边,轻呵热气,“我今天明明告诉你要加衣服,外套呢?”

  凌思南注意到周围一群看好戏的观众,拧着眉心挣扎道:“我是刚才在洗菜啦!”

  可是手还是被他牢牢抵在唇边,进退不得。

  他还就这样抓着她,去和老同学们打招呼。

  凌思南挣扎了几下,也渐渐安静了。

  十多年了,也该习惯他的放肆和大胆,事到如今,本就没什么好再遮遮掩掩,不是吗?

  她抬头凝着他光影下的侧脸。

  ——毕竟,她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弟弟。

  ——最好的,爱人。

  这是值得自豪的事,世俗再多的非议,在这里,早就不再是问题。

  她晃过神,正好瞥见清远抬手打了个招呼。

  餐厅的侧门边上,顾霆正搭着手臂,指尖夹着的半支烟燃着火星,微熠。

  嘴唇缓慢开合与蓝牙耳机的另一端通话,此刻他闲适地半倚门框,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他什么时候来了?

  凌思南刚才在后厨忙,完全没注意到。

  目光和顾霆对上,凌思南笑得眉眼弯弯,也算表露老友阔别多年相见的喜悦。

  清远觑了觑,还是别开头什么都没说。

  顾霆最后匆忙几句结语挂断了通话,在烟灰缸里捻灭了烟头,大步走过来。

  “好久不见……前女友。”他刻意调侃,“顺便”看了眼凌清远:“以及——前女友的现任?”

  凌思南没忍住笑出声来。

  凌清远不可置否,摊手道:“确实好久不见,这位备胎先生。”

  凌思南拧了他一下:“说啥呢你们俩。”

  “南南……”凌清远装腔作势地吃痛,捂着胳膊低眉顺眼:“我这是正当防卫怎么只怪我——”

  凌思南咬了咬唇瞪他:“那顾霆来给我拧一下。”

  顾霆从善如流伸手。

  凌清远拍开他的手:“这种痛苦的快乐他不配拥有。”

  凌思南早就习惯了弟弟的贫嘴,恰好后厨盛姨叫他,她和两人交代了几句就先一步过去了。

  两个男人一齐站在侧门边,随便聊了些近况。

  顾霆遵循父亲的安排,带着母亲去了美国留学。

  有了充足的资金和精心的疗养,母亲最终痊愈得并不意外。

  而他作为利益交换的条件,成为了那个人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这期间他偶尔也有跟清远思南联系过,但因为大家工作都忙,他们婚礼之后,就再没见过。

  “看来‘拒绝继承亿万家产’这种剧情,在你身上并没有发生啊?”香烟在凌清远的指间转动,他低头打量着香烟单调的转动节奏,揶揄顾霆。屁哦壹捌点哦嗯艺(p⒙)

  “有钱干嘛不要。”顾霆自嘲地笑了声:“刚开始,我是不能接受那个人对我妈的所作所为,也不想当他的便宜儿子,可是既然已经做了交易,也没必要假惺惺说我对钱没兴趣。毕竟有了钱,我才有照顾好我妈的后半生。”他停顿了一下,“倒是你,为什么没接管长凌?物理研究院……啧啧,我想都不敢想这会是你。”

  没被点燃的香烟在他手上停住,凌清远本就半倾着身,此刻慢腾腾直起:“我不想和凌家有太多的关系。”

  “手上拿着那么多股份说这种话就太虚伪了吧?”

  “该我的就是我的,别人一分都拿不走。”凌清远的眸光漆黑,雪花从他面前落下,映入瞳仁:“但是我的人生怎么选,别人无权置喙——何况我本来就喜欢物理。”

  他听到身边传来顾霆的低笑。

  “真羡慕你。”顾霆撩起额发,后脑靠上身后的石墙,“真羡慕你啊,你这小子。”

  “顾总这是想回去当田径运动员了?”

  顾霆轻嗤:“现实一点,本来也没几个人能像你那样,梦想对大多数人而言就只是梦想。”

  “大多数人根本没有为实现它努力过。”凌清远抬眼远眺街角的路灯,“所以,它就只是梦想。”

  记忆里这一幕似曾相识。

  夜晚,街灯,对未来的打算。

  [这一次,我不需要退路。]

  那时的凌清远,也是如此坚定。

  顾霆若有所思,餐厅内已经有人在招呼他们进屋。

  “你知道吗?”凌清远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旁人无法击溃的骄傲——

  “南南也曾经是我的梦想。”

  后来,梦想实现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