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 补_悖论by流苏骨科
书荒网 > 悖论by流苏骨科 > ·厨房 补
字体:      护眼 关灯

·厨房 补

  悖论H(续更)作者:流苏

  告别梁叔的时候,凌思南满面通红,梁叔还以为她哪里不舒服,想要问凌清远要不要带她去看看。

  凌思南急忙摆着手,借口自己要急着上厕所,匆忙先逃了。

  凌清远闲适地双手插兜,低笑了声跟上。

  桌上盖着的是刘妈之前刚做好的菜式,凌清远看得没什么胃口。

  再好吃的东西,如果永远是凌家那标准,吃久了也会腻味。

  他不经意地抬眼,凌思南刚从厕所里走出来。

  “真这么急?”凌清远打趣她。

  凌思南才不会告诉她自己刚才去收拾了下黏腻的下身,一旦被弟弟知道估计又是一顿作弄。

  她不想搭理凌清远,面无表情地走过弟弟身边,打算去盛饭。

  再也不想理他了,这个变态。

  “姐姐。”他叫她,“我想……”

  “什么都不许想!”凌思南转过身,气呼呼地指着他:“凌清远你到底是不是我弟弟,姐姐跟你说过那么多次了我们是姐弟不能做那种事,你为什么就不听,而且在哪里都可以发情,你是公狗吗?!”

  凌清远被骂得一愣一愣的,拧着眉像是在努力思考什么,然后正了脑袋问:“我要是公狗,你是什么?”

  “——你……你——你你——”凌思南“你你你”了半天什么话都挤不出来,亲姐弟的关系就是如此悲催,就算想骂他也是把自己一起骂了进去。

  他站在她面前,少年的脸上笑得尤为灿烂。

  凌思南心跳又怦咚怦咚加速起来。

  该死。

  男颜祸水。

  “不过有句话你说对了。”凌清远走上来,捉住她还没收回的食指,弯腰轻笑:“对着姐姐,我真的是在哪里都可以发情。”明明开着黄腔,却眉眼弯弯地凝着她,眼底都是日月星辉闪耀。

  咚——心跳声仿佛敲钟磬一般,绵长地响起。

  凌清远看着她抿了抿薄粉的唇瓣,忍不住低头轻啄了一口。

  “姐姐我想……”

  凌思南捂着嘴瞪他:“别想!”

  “我想吃你做的醉排骨。”

  ——误会不可怕,谁污谁尴尬。

  凌思南穿着围裙,一边混合着生粉料酒和排骨,一边出神。

  之前做好无数次的心理准备,一定不要再和亲弟弟越过那条道德底线,可是凌清远只要稍微撩拨一下她,她就完全没了抵抗能力。她觉得这种所谓的抵抗应该从长计议,比如说避免和弟弟单独相处什么的。

  可是正如现在这样的情况,凌家夫妇常常晚归或者不归,这么大的屋子里就只有她和弟弟,又怎么躲。

  当然如果刻意要和清远保持距离,强硬一些也不是不行,但她又硬气不起来。

  因为……

  “姐姐,我饿了。”凌清远跨坐着餐椅,下巴搁在椅背上,可怜兮兮地求她。

  她不过是瞥了一眼,就心慌意乱。

  “知道了知道了。”凌思南回过神,洗了洗手,调了一碗芡汁,开始热油锅。

  脑子里全都是凌清远刚才那个瞬间撒娇的模样。

  就是因为这样。

  他太知道自己优势是什么了。

  配料下了油锅,一阵食物的香气飘到凌清远鼻尖。

  凌清远歪着脑袋靠在椅背上,“姐姐什么时候开始学做菜的?”

  凌思南熟稔地下了排骨,用筷子轻轻拨弄:“大概十二岁的时候,二叔伯那段时间比较忙,有时候来不及回家,就教我用小锅煎蛋……”

  凌清远静静地听着姐姐说过去的回忆,不知不觉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十二岁的女孩努力生活的模样。

  “二叔伯说我有这个手艺,以后肯定不怕嫁不出去。”凌思南轻笑了下自我调侃,“他就担心我从小都是被他养大,没有女人味,没人会喜欢。”事实证明二叔伯多虑了,从小的独立让她更习惯照顾别人,反而比同龄的女孩更温柔好相处一些,女人味也更甚,加上天生一副好样貌,追她的人只多不少。

  凌清远的脑海里联想到一幅画面,二十多岁的凌思南围着围裙,为晚归的男人做饭,男人等不及上前偷吃了一口,夸张地称赞她的手艺,凌思南轻拍着男人的背让他去洗手,不经意间流露出赧然的表情——她在他身下时才流露出的诱人表情。

  心脏没来由地难受。

  他晃到凌思南身后,轻轻抱住姐姐的腰。

  “我喜欢啊。”

  凌思南还在翻动排骨的筷子定在那儿。

  “我喜欢姐姐。”

  凌思南清了清嗓子:“知道你喜欢我啦,如果连自己弟弟都不喜欢我,那我这个做姐姐的有够失败的。”

  凌清远搂着她,懒洋洋靠在她肩头,目光里的颜色黯然。

  他索性闭上眼,用唇去吻她的耳垂。

  “唔。”凌思南偏头躲着,“清远,不要再这样了。”她抬起空闲的那只手把他推开,“我要说多少次你才会听。”心里麻麻痒痒的,凌思南清楚自己根本抵抗不了自己的弟弟。

  凌清远的手摸进她的校服下摆。

  “好喜欢姐姐……”他咬着她的耳朵小声叹息,“喜欢姐姐的耳朵……”

  凌思南一颤,咬着下唇,差点忘记把煎得金黄的排骨翻面。

  “喜欢姐姐的腰。”

  她的手抵抗着拉着他,可无奈凌清远此时有两只手的自由,她只有一只,他的指尖在她腰际抚摸,每每点到一个地方,就引起一阵连锁似的痒。

  “哈哈哈……”凌思南忍不住笑,“不要碰、不要碰,好痒——”

  凌清远没有睁开眼睛,听到她求饶,反而恶戏地滑到她肚脐的周围打着圈。

  她咬唇挺着身子,把他的两只手都往下推,想让他远离腰间那一端敏感的软肉。

  却因为这个动作,臀部微微撅起,抵上身后他校裤下隆起的分身。

  两个人的动作都僵硬了一秒。

  他的呼吸倾洒在凌思南耳边:“这么迫不及待?”

  下体慢慢地往前顶,隔着两片春装的校服,摩擦挤弄。

  凌思南赶紧往回收,可是被她压在下面的手,瞬时就按住她的小腹,带着她往后迎合。

  “嗯……”她听到凌清远低声呻吟,耳朵里接收到少年动情的声音,身子软了一片。

  凌清远这次很温柔,没有过分地侵略,只是用包裹着炙热的下体和她摩擦。

  凌思南脸上红通通的,觉得下面空虚得发痒,想被什么插入。

  明明是在躲,又看起来像是在迎合。

  “排骨要焦了,姐姐。”

  她赶忙把注意力放到排骨上,手忙搅乱地迅速捞出来。

  期间两个人依旧维持着前后耸动的微小节奏,下身抵在一起。

  凌思南刚换过的新内裤,又黏黏糊糊的了。

  “真想让你不穿衣服在这里被我肏……”

  凌清远扳过姐姐的脸,让她反身和自己接吻,舌头伸进她嘴里,不顾她的抗拒和她的舌头交缠。

  两条舌头湿滑地交错,厨房里响起口腔唾液交换的声音。

  这个吻色情得无法形容,直到她上气不接下气,凌清远和她分开的唇间银丝黏连。

  凌思南手里还拿着筷子,另一只手按在灶台的钢化玻璃边上,屁股被他往后托着,承受来自身后一波波的撞击。“不要……唔嗯……唔清远……不要这样……”

  凌清远听着耳边姐姐的断断续续的告饶和呻吟声,感觉每一声都从他的下体拂过,每一个字都让他的性器更涨大了几分。

  他的姐姐,他一个人的姐姐。

  如此美味的姐姐,他不想让给任何男人。

  就算喜欢上她是乱伦又怎么样,难道不喜欢她和她上床就不是吗?

  她就该是他的啊,身体的每一寸都应该是他的,包括她的心。

  他也从未想过操别的女人,唯一就只想操她。

  哪怕以弟弟的身份,把jing液全都灌进亲姐姐的身体里,把她玩坏。

  “……嗯……清远……你放开、放开我……别、别这样、清远,清远……”她迷离着嘤咛,努力想抵抗欲望来袭的催情滋味。

  “我真的忍不住了。”凌清远猛地伸手拉下她的内裤,又要动手解腰带。

  校裤上一瞬间就沾满了凌思南下体黏黏答答流下的液体。

  想要干她,就在这里,把她贯穿。

  听到皮带扣的声音,凌思南一瞬间清醒了。

  她猛地一把推开弟弟:“凌清远!你冷静点!”

  凌清远被推开了几步,怔楞地和她对视。

  “姐……”

  这一刻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沦陷在了弟弟带来的欲望里,凌思南鼻头发酸,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你总是这样,根本就不管我的感受……”

  她捂着嘴,通红着眼眶看着弟弟:“我们是亲姐弟不能上床!你难道还不懂吗?!”其实她更气的是一次次都把持不住的自己。可毕竟凌清远才是始作俑者,她只能如此迁怒。

  凌清远看着面前真的生气了的姐姐,习惯了她以往的顺从,生平头一次感到不知所措。

  要是以前,他才不会在乎她怎么想,以他的个性,一样能把她吃得没脾气,可现在隐隐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低眉抿唇看了她半天,才憋出一句:“我没有……”

  “什么!”还敢说没有?!

  “……没有上床。”

  这是在厨房里。

  他们站着呢。

  “凌清远。”凌思南都快要被他气死了。

  凌清远走上前来,原本想要抱住她,却被她躲开,他只能站在那儿微微耷着眉宇,软着少年音的嗓子说到:“别生气。”

  凌思南还想发难,却闻到一股油烟的糊味,她的背后腾起一阵青烟,锅里的生粉碎屑噼里啪啦地蹦出来。

  “糟了!”油还在烧呢!

  “你别动,我来。”凌清远先一步把她推开,有条不紊地关火,盖锅,转移,全程神色淡定平稳,动作一气呵成。

  凌思南望着弟弟高挺的背影,撇开了目光。

  她当然清楚地知道,凌清远不止是她的弟弟,还是一个男人。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