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补 背伦【二】 1万4 补_悖论by流苏骨科
书荒网 > 悖论by流苏骨科 > · 补 背伦【二】 1万4 补
字体:      护眼 关灯

· 补 背伦【二】 1万4 补

  悖论H(续更)作者:流苏

  凌清远偏过头安静了几秒钟,随即转头:“怎么慢慢来?”他把她的手拉至自己的胯间,本来已经稍微有点颓势的阳具,因为刚才那个吻,又一柱擎天起来:“你说?”

  “我……”本来想说用手的,但是之前几次都被凌清远拒绝了,可是让她现在就给弟弟口交,她也做不到。想了半天,凌思南小心翼翼地问:“跟之前一样可以吗?”

  凌清远瞥她。

  “就是……你……你插进去……在入口那里。”凌思南满脸涨红,根本说不下去,这对她而言已经是最大让步了,毕竟之前想了那么多,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还是会害怕。

  凌清远看姐姐真的很努力才做出了这个决定,眼底幽光缓缓,许久说:“好。”

  凌思南心里一跳。

  凌清远贴过来,脑袋蹭着她的,手也不规矩起来,顺势解干净了自己辛苦扣上的扣子,把他的衬衫丢到了一边,也脱下了自己的上身的T恤。

  现在凌思南和他是完全赤裸了。

  “你选姿势。”他靠上去,抓着两团乳儿揉着,越捏越软。凌思南只是抵触和他性交,可是除此之外他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自由可以放纵,“不然我就按照我的喜好来了。”

  他的喜好……被捏得快丢了一魂的凌思南全身都开始打冷战。

  她不敢怠慢,回到了起先的那个坐姿,两腿岔开着勾着他的腰,把自己埋在他颈窝。

  这样看不到他的脸,就不会尴尬。

  凌清远笑了笑,手抚上凌思南的两腿之间,猝然摸到一片湿滑。

  刚才脱内裤的时候太急躁没有注意,凌思南的下体已经彻彻底底地湿透了。

  “姐姐,你是有多想要我。”轻扯嘴角的弧度,凌清远摸到了姐姐娇嫩的花蕊。

  稀疏的毛发间黏糊糊的,全是水液。

  凌思南抱着他的脖子,因为他的触碰瑟缩了一下,“别说。”

  “偏要说。”凌清远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弟弟,手指按在花蕊哪里,偏头舔她的耳朵:“姐姐底下湿透了,因为想和弟弟做爱……”话末指腹放开,改为两只手指掐着小豆,左右拧了拧。

  “啊——”极致的快感一瞬间传遍全身,凌思南弓起腰把他抱紧,嘴上却是另一个意思:“滚蛋啊凌清远。”

  凌清远的指头轻轻掐,姐姐敏感的花蕊肿胀得发硬,更不堪挑逗,而他颀长的中指却顺着蜜口的湿润液体来回摩擦,绵绵不绝的液体就从花蜜缝流淌出来。

  “好敏感呢姐姐。”

  “嗯……啊……啊啊……讨、讨厌……”

  “看起来明明很喜欢,一直在流口水不是吗?”

  这骚话连篇的弟弟。

  她要崩溃了。

  身上最敏感的地方被弟弟把控着,凌思南忍不住扭动身子,花蜜口一次次从他指尖擦过。

  “想要弟弟了吗?”凌清远含着她的唇问:“要就告诉我。”

  “不想!”

  “口嫌体正直。”凌清远的中指猛得朝花肉内戳刺了一下,凌思南惊叫了一声,整个身子绷紧,颤抖。

  “一根中指满足不了你的,姐姐的身体那么骚,对不对……”他不单单是手上在撩拨她,唇舌也一刻没停歇,捧着她的奶子就一大口含了进去,咬住了乳尖,舌头绕着它打转。

  凌思南发出小羊羔一样呜呜呜的叫声,身体崩得紧紧的,简直快要哭出来。

  “……别……清远……别,我们、我们刚才说……”

  “所以,想要弟弟了吗?”

  鬼特么的一语双关啊!凌思南抓着凌清远的肩膀,指甲深深嵌进皮肉里,带着报复的快感。

  “啊啊啊……疼……清远……嗯啊……不要、不要……”

  她猛摇着头,花蕊被人轻轻拔起,连着被含住的奶头也是,凌思南感觉到身下一阵阵的潮水涌过来,又疼又酥麻。

  说不要都是骗人的。

  里面,好想要有什么到里面去。

  然后他的中指就插了进来。

  轻轻地戳,倚着蜜口,往蜜肉里抠弄。

  她舒服得直哼哼,小腹跟着挺起来,把奶子往他嘴里送,下身也仿佛主动套弄下去似的,磨着他的中指蹭。

  不够……要更大的。

  要更多。

  凌清远这时候隐忍的能力却忽然爆表:“姐姐,你不说我是不会给你的。”

  凌思南快哭地想躲他,又忍不住想要他,嘴里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唔……”

  “你说什么?”

  “……要……”

  “要什么?”

  “要你……”

  凌清远轻笑着,加快了手中中指戳弄的速度,滋滋地泛着水声,他的心也快化了:“不说清楚不懂,我是你的谁?要我的什么?”他的声音轻飘飘地,明明是少年音,却染着一抹蛊惑的磁性,合着身下那只抽动的手指,把她的理智剥夺得一干二净。

  太舒服了,却还是不够舒服。

  凌思南已经忘记了最早自己抗拒的意思,身体不自觉的在迎合弟弟的手指,两只手也从原本抱着他的脖子,变成捧着弟弟的脑袋,让他舔舐自己的奶头。

  “……你……你是我的弟弟……我想要……嗯……啊……”凌思南听着耳边黏腻的水声,春潮漫涌上她的脸,“……我想要……弟弟的……棒子……”

  “真乖。”凌清远终于等到了这一刻,扶着硬的几乎要爆炸的硕大,一点点从她的水洞挤了进去。

  伞状的菇头硕大地张开着,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粗壮,哪怕已经用手指足够扩张了她的甬道,他依然进去地很艰难。

  “嗯……”感觉到那东西终于插了进来,凌思南脚趾蜷缩起来,身子绷得更紧,下身还是有些疼。

  弟弟的棒子为什么比之前还大啊……她会不会因为这样死掉。

  凌清远的额际沁出了汗:“姐姐,放松一点……”他按着她的腰,一点点往里头推进,菇头像是嵌进她的蜜肉一般,被肉壁咬得很紧。

  “……啊啊……啊清远……太大了——不、不要动了……不要——啊——好涨……”

  是因为知道了姐姐心意的关系吗,为什么今天特别敏感?

  要不是之前刚打过飞机,凌清远觉得自己得交代……吊了姐姐那么久胃口,一进去就早泄,那可丢人了。

  话说回来,姐姐的穴真的是极品啊。

  无论插进来多少次都这么觉得。

  又软又湿润,里面的肉褶都像是活的一般,紧紧咬着他的分身不放。

  坐姿对于现在的两个人还是太有难度了,凌清远把姐姐放倒在床上,分身依然囚困于姐姐的蜜肉里,一点都不肯退缩。

  “啊啊……啊呜呜……慢一点、慢一点……弟弟……”

  一声“弟弟”让凌清远体内的欲望更甚,少年的生殖器沿途破开层层阻隔,一寸寸挺进姐姐的甬道,直抵在那一片膜瓣前。

  凌思南猛地一缩,整个花壁绞紧,绞得凌清远“啊”地叫出了声。

  凌思南躺在床上,看着身上那具少年殷实的身躯,自己勾住他的臀部的双腿,和两人交合连接的下体。

  那是她的弟弟。

  亲弟弟。

  这是第三次,她被亲弟弟插了进来。

  她睁着眼睛看着凌清远的臀部不停耸动,自己的身下的蜜洞一次次吞吐着弟弟的菇头,每每想到自己和弟弟在做爱,她就蜜肉就更绞紧了几分。

  没关系的……他们,他们还没有真的做下去。

  不算,这样都不算乱伦。

  可是她好难受,体内叫嚣着的浴火燃烧高涨,她紧紧揪着枕头,扭动着身体,既舒服,又难受得想哭。

  窗外的雷声更响了。

  凌清远自从插进她体内之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似乎一直在克制。

  她想听他的声音。

  她不想觉得这片沉沦的深渊里,只有她一个人。

  “清远……清远……”她抬手摸上凌清远的脸,叫他的名字。

  凌清远喉线绷直,眼中带着浓稠的狂,垂眼看她,“姐姐……不想真的被操,就别说话。”

  “不然我今晚一定会操死你。”

  她吓得闭上了嘴巴。

  凌清远因为她那一刻怯怯的神情,忍不住低头吻她的眼睛,“你怎么那么可爱。”

  她心里一暖,身下又有温热的液体溢出来。

  凌清远趴在她耳畔喘息,声音暧昧得像午夜酒吧里那一杯杯色彩斑斓的酒酿,低醇又煽情。

  “怎么那么会流水。”他说,被她的肉壁紧箍住了菇头一秒,他轻喘,往前小范围地顶了下,顶得凌思南嗯叫:“果然天生就是给我肏的姐姐。”

  凌清远没有更进一步,凌思南却被他的节奏肏弄,空虚得咬住了下唇。

  又一声惊雷之后,她似乎听到了门外有什么声音。

  两个人同时禁止了下来。

  弟弟的棒子乖乖地躲在姐姐的花肉里一动不动。

  果然,砰地一声,是防盗的大门被关上了。

  身下的花肉在那一瞬间紧紧合起来,把他的菇头吃进,凌清远唔了一声。

  “他们……”凌思南的身体带着颤抖。

  哪怕埋在姐姐体内,凌清远此刻也依然恢复了冷静的表情,侧耳听着外面走廊的声音。

  关门声并没有刻意掩盖,所以并不是小偷,何况小偷不用关门。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

  “跟你说他应该睡了,你还要去看什么……”门外传来凌父的声音。

  “好不容易提早回来了,看看儿子不行?”凌母拔高了声音,似乎语气中对凌父充满不悦。

  凌清远和凌思南同时紧张地看着那个门把,被人旋动,发出咔咔声。

  心弦在这个瞬间被吊到了顶峰。

  “锁住了,奇怪。”凌母的声音近在咫尺:“往常他也不锁的。”

  凌思南害怕地想推开他:“清远,出来,快拿出来。”

  凌清远两手撑在姐姐两侧,低头勾了勾唇:“姐姐,如果他们能看到我们俩这时候在一间房里,横竖都躲不过。”

  凌思南急了,就算躲不过也不想让爸妈看见他们这时候在做爱的样子啊!

  然后又是一阵门锁攒动声,这一次声音来自门外更远的地方。

  “思南也锁了,真的是奇了怪了这两个孩子。”

  “有什么奇怪,今天停电又雷暴,小孩子自己在家害怕,锁个门也正常。”凌父估计就站在走廊头:“你就别闹了,该干嘛干嘛,一天到晚地围着他转,也没见干什么正事。”

  “我闹?!凌邈你还真的说出口,今天那笔合同是不是你谈黄的?!你还想怪我身上了不成?!我跟着你过了这么多年苦日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可以指望,你还说我闹?!说我没干正事?”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一道门,在走廊上吵了起来。

  凌清远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瑟缩的姐姐,感觉身下肉壁的收紧,少年的磁嗓悠悠地在她耳畔落下:“别怕。”

  “不管发生什么,有我。”

  凌思南仰着脸,望进弟弟一泓深潭似的眼睛里。

  那里全都是自己的影子。

  她忽然动了动,将身子往上迎合。

  花肉内薄透的那层膜往里被挤压了一点,拉伸。

  隐约的疼痛。

  凌清远惊异地看着她,换来凌思南翻过身,把他按在身下,勾着他的耳朵轻咬。

  “逗你的。”

  可是凌思南好像错了。

  少年的自制力本来一直都在临界点,刚才那个瞬间,似乎展示给他捅开姐姐那层膜的可能性。

  哪怕只有1%,也足够让自制力全面决堤。

  “你真的是想挨操了。”

  凌清远被她压在身下,身子却往上顶弄,似乎没有再控制起先小心翼翼的距离。

  膜瓣被顶弄得更深了一点,凌思南猛然摇头,低声急道:“不可以——清远!”

  她察觉到了。

  弟弟想要进来。

  自作孽不可活,凌思南知道自己这一刻唯一能做的只有逃跑。

  外面凌父凌母的争执声不断,里面姐弟二人也在床上拉扯。

  凌思南施了力想退开,正在此时,窗外一声惊雷——

  “啊!”她被突如其来的炸雷吓得一缩,整个人跌坐了下去。

  噗。

  撕裂的痛苦。

  凌思南震惊地看着弟弟,不敢相信自己的第一次……

  居然被自己给坐没了。

  这是什么鬼剧本。

  凌清远也不好受,捅穿凌思南的那一刻,他毫无准备,分身就忽然破釜沉舟地挺进了姐姐的屄,十八年来从未被拓荒过的甬道紧得不可思议,像是金箍一般套着他的棒子不放。

  这还没有全部进去,因为只是破开姐姐的处女膜,跌坐的力道就被穴的紧致阻止了。

  “有什么事不要在这里吵,这是儿子女儿的房门口,你想把人都吵醒?”凌父的声音还在门外,简直是近在咫尺。

  凌思南刚刚被破瓜,全身酸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一下子就软在了弟弟身上。

  她抽着鼻子,眼泪被疼得挤了出来,难受得想大声哭,又只能咬着牙忍住:“好痛……”

  凌清远忍住想动的欲望,抬手抚摸姐姐的后脑勺,另一只手轻轻在她的臀部游弋,帮她转移注意力:“嘘,再过一会儿就好了。”

  姐姐是他的了。

  现在。全部。

  “痛死了。”凌思南拍着他的胸膛:“都怪你……干嘛那么大。”

  凌清远很受用,伸手揉她的奶子:“谢谢,同大。”

  凌思南明明气得想扁他,可是却被他揉得一阵心旌荡漾,连膜被破的痛都减轻了不少。

  两个人就这么一上一下紧贴着,一对亲姐弟,两具赤条条的身躯。

  外面还在吵。

  凌思南趴在弟弟身上,听着他的心跳,稍微缓和了一些紧张和疼痛,但还是害怕:“他们,他们要是进来怎么办?”

  “让他们看呗。”凌清远笑:“就隔着一堵墙,自己的儿子干自己的女儿,多新鲜。”

  “凌清远!”凌思南拍他。

  似乎感觉到凌思南已经没那么痛了,凌清远抱着姐姐翻了个身。

  第一次就女上位,她肯定做不到。

  “我都跟你说了,送她去寄读学校,你还为了面子同意让她回来,你看最近元元也变得早出晚归,这家以后都没个安宁!”

  门内,少年硕大粗长的棒子开始往更深处挺进。

  他只听了门外几个字,就靠在了姐姐耳边轻声说话,凌思南的注意力那一刻全都在体内的硕大上,也没怎么注意外面说了什么,脑海里全是弟弟的声音。

  “姐姐,我现在全操进去了。”

  凌思南的花肉紧张地揪着,像是在抵抗他,却把他吃得更深,酸麻的胀痛感自下体蔓延到四肢百骸,她紧紧抱着弟弟,指甲紧抓着他流畅的背脊不放。

  凌清远低头越过两座阻挡视线的双峰,看向两人交合的地方。

  棒身深深嵌入了凌思南的花肉里,蜜洞软得不像样,又紧紧咬着他,伴随他每次抽动,艰难地吞吐着他的棒子。

  汁水飞溅。

  凌清远满足地喟叹了一声。

  他终于吃到姐姐了。

  凌思南被操弄得嗯嗯啊啊,但又不敢真的吱声,只能用手背挡着嘴,眼睛警戒地看着门外。

  凌清远却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身下的抽动开始加快,臀部快速地摆动,一次次插进自己姐姐的花肉里。

  好麻。

  一边舒服地飘在天际,一边又恐惧地似在囚笼,两厢刺激交叠,让凌思南的快感更甚。

  这一次,她真的和弟弟做爱了。

  弟弟的茎身插在她穴的深处,和她肉壁的蜜肉摩擦生热。

  原来那个梦里欲仙欲死的快感是真的。

  和自己弟弟做爱的刺激也是真的。

  “你也不想想,十年没见了,谁会喜欢有个人突然来影响自己的生活,就算是姐姐一样,那么小时候的事情,谁会记得,元元心里肯定不高兴啊——”

  凌清远含着姐姐的乳头,身下凶狠地肏着姐姐的蜜洞,现在的滋味比过去十六年任何一刻都来得美妙,哪里是高兴两个字能够概括的。

  “他肯定讨厌思南啊,你看连睡觉两个人都要互相锁门,哪里看起来像是姐弟?!”

  是不像。

  有几个姐弟能像他们这样激烈地交媾。

  门外凌母还在发表她的论点,门内凌清远用身体力行来反驳。

  “嗯……啊啊……清远……清、清远慢一点……我不行了……”

  “姐姐——”凌清远听着门外的声音,轻翘着唇角问:“现在你在做什么?”

  凌思南迷蒙地睁眼看着他,就在刚才已经经历了一次高潮,可身体还是不断地被顶弄地一颤一颤地,床垫也噗嗤噗嗤发出响声,窗外的雷雨声掩盖了几分这些暧昧的声音,她又呻吟了两声问:“……什……嗯……什么……啊啊,清远,慢一点慢一点,不要碰那里——”高潮后的身子太敏感,怎么样都会被刺激到。

  “回答我,你现在在做什么?”凌清远被她的神情撩拨得受不了,用狠狠操了姐姐十几下才来问。

  凌思南整个人都快散架了,世界里仿佛就只剩下她身体里研磨肉壁的那根来自弟弟的硕大分身,腰身左右扭摆也逃脱不开,那种极致的欢愉和刺激感搅和在一起,让她根本分辨不出是现实还是梦境。

  “……我……我现在……在做什么……”她答不出来,脑袋里一片空白。

  “你现在在被弟弟操啊,笨蛋。”凌清远把她拉起来,翻了个身抱着,即使下了床,棒子还硬挺地插在她体内。

  “清远……你、你要干什么?”凌思南清醒了一点,有点受不了这么羞耻的体位,想要挣扎,两只手却被弟弟扼住了。

  凌清远分别抓着她的两只手臂,把她往后拉,凌思南被这力道扯得屁股向后一挺,穴一口把弟弟的棒子吃了个干净,尽根吞没。

  “啊——”她一时间没控制住声音。

  凌清远就这么反剪着她,腾出一只手来捂住她的口,把姐姐往门边推。

  一边走,一边也没放过胯下的抽动。

  “……唔呜呜……”凌思南想说话,但也不敢大声,最后全都是呜咽。

  然后嘴巴被放开了,她刚想说话,凌清远的手在她背上一摁,把她摁到了门边的墙上。

  乳肉全都被压扁,紧紧贴着冰冷的墙体,他的手又一托,按着她的小腹把她的屁股撅起。

  “啊啊——好深……”凌思南觉得弟弟的分身已经因为这个姿势插进了宫口。

  酸麻感自那一处胀开,却苏爽到让她止不住地颤抖。

  她忽然意识到凌清远想干什么。

  凌思南猛然转头看着弟弟,逆光的凌清远眼中带着幽深的笑意。

  门外是凌父略显肃穆的声音:“毕竟是亲姐弟,总要相处才知道合不合适,清远要是真不喜欢她再说吧——”

  凌清远贴上姐姐光裸的背脊,湿热地含住她的耳垂:“对啊,毕竟亲姐弟,总要相处才知道合不合适……”

  窗外闪电划过。

  他猛地一挺,粗大的棒身因为这一下破开了姐姐的宫口,换来凌思南一声惊叫。

  恰好响起了一声轰雷,盖住了她的声音。

  凌清远喘着粗气,舌头在她耳骨上舔了一圈:“我觉得……姐姐真的很合适啊。”

  “不要……唔……清远,不要这样……他们会发现的……”

  尽管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然而强烈的羞耻感却让凌思南害怕地求饶,不过凌清远并没有放过她,随之而来的每一下,都是没入子gong的深度。

  只是隔着一堵墙。

  门外,就是争执的父母。

  门内,就是交合的姐弟。

  “……姐姐,告诉他们,我在操你,说出来。”凌思南站在她的身后,握着她纤细的手腕,把她拉向自己,而她弯着腰,乳房垂坠下来,随着被抽动的频率晃动,弟弟的棒子一下一下地操弄到姐姐的最深处。

  他忽然放开她,满足地俯下身,两手抓揉着她晃荡的奶子,贴着凌思南若隐若现的脊骨,一路吻下去。

  “我……呜呜……才不要。”

  “你要不说,我就把门打开。”

  “凌清远——”

  他真的已经作势要去打开那扇门。

  “不要,求求你不要……”凌思南真的要哭出声来,“呜呜呜……凌清远你这个变态……”

  身上被他引发的颤栗和花肉内躁动不已的摩擦快感全都被此刻的恐惧霸占,凌思南望着那扇门,委屈得压着声音——

  “爸、爸爸……唔……妈妈……”她不甘不愿地叫着,“……弟弟……弟弟……在、在操我……”

  声音很轻,淹没在门外夫妇的争执声,和窗外的雷鸣里。

  “再说一次。”凌清远的手摸向她的下体,掐着她的花蕊,感受姐姐体内因为羞耻和快感而紧紧绞住他的蜜肉,舒服得轻哼,“宝贝……再说一次,我们在做什么?”

  虽然被逼迫着说出这么羞耻的事情,可她又无法否认,这种强烈的背德感的刺激,让她几乎要忘记压下声音,颤抖着哭泣:“……爸爸妈妈——啊啊……我和、弟弟……我和弟弟在……做爱……”

  他狠狠掐紧她的花蕊,顺着这股劲问:“弟弟在做什么?”

  “……在……在操我……弟弟在操我!!”

  他放过她的花蕊,转而又牢牢拢手抓着她的奶子,身下的茎身退出又插进,出没在她的臀缝之间,吞吞吐吐,伴随着蛋蛋敲击在臀瓣上啪啪啪的声音,在她的蜜口击打出了白沫。

  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世界所有的一切,沉沦在欢爱无尽的乐趣里。

  “跟亲弟弟做爱舒不舒服,姐姐?”他扳过她的脸,舔着她唇问。

  “舒……舒服……”

  “还要不要被弟弟的棒子操?”

  她轻哼:“……要。”

  凌清远看着怀中乖顺到被自己玩坏了的姐姐,心下无比满足。

  走廊外的争执声已经减弱,脚步声逐渐离去。

  他忽然压下声音,魅惑地在她耳边呼着热气:“射进去好不好?”

  凌思南怔怔地应:“好……”

  不对——她刚才说了什么?

  “这次我真的想要射进去。”凌清远把她推回床上,握着她的乳肉,猛然加快了身下抽动的速度。

  “等、等一下——”

  蜜口的白沫一层层被他捅进再挤出,他感受着姐姐已经被他肏软的蜜肉,惬意地随着抽动的节奏喘息。

  “等不了了,姐姐,今天一定要把你的宫灌满弟弟的jing液才行——”

  伴随着至深的一下,他的茎身深深捅进了她的宫口——

  黑夜中闪电分割天地。

  “凌清远!不行!不——唔……”

  还是射进去了。

  少年滚烫的jing液射入宫口的那一刻,她的世界也闪烁出晕眩的白光。

  一股又一股的液体播撒进少女不设防的宫壁里,她浑浑噩噩地,似在云端。

  凌清远趴在她的背上,分身依然深深埋在姐姐体内不肯退去。

  他轻轻地在凌思南的背脊上落下一吻。

  “姐姐。”

  “从今晚后。”

  “你都是我的了。”

  ————————————————————————

  你们要的大肉,1W4千字,这下各位太太们应该满意了。

  全拜太太们排队送珠和留言的力量,元元总算把姐姐吃了个干净,我都没想到,他的除夜竟然被太太们这样牵肠挂肚,谢谢你们喜欢他。

  不过元元是真的骚,癖好也很糟糕,唔,他真的是个变态,习惯就好。

  描写南南的身体时,用了评论区小凛的一些描述形容,特此说明下,真的很喜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