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迷宫【下】5500 补_悖论by流苏骨科
书荒网 > 悖论by流苏骨科 > ·夜色迷宫【下】5500 补
字体:      护眼 关灯

·夜色迷宫【下】5500 补

  悖论H(续更)作者:流苏

  夜色迷宫【下】

  “今天晚上总是跟你走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是谁?”男人手中拿着酒杯,问一旁默默出神的身影。

  那身影的主人低了低眉,头微偏,只露出打了耳洞的耳垂,明晃晃对着男人:“没谁。”

  “顾霆。”男人似有不悦:“好好跟爸爸说话。”

  顾霆伸舌顶了顶左边的腮,表情敛不住地轻蔑:“我只是答应陪你在人前演戏,没必要剩下我们两个人也还要演。”

  男人把酒杯搁在长桌上,回过身。

  与顾霆一般棱角分明的五官虽说已经上了一定年纪,依旧透着几分俊朗。

  只是此刻眉宇间拧着个“川”字,冷凝着目光看向顾霆:“钱不要了?”

  顾霆的神色沉了沉,随即抬眼,目光里带上了几分和善,却虚伪得毫不掩饰。

  “别生气啊,爸。”

  那个“爸”的发音仿佛是绞成条的毛巾里滴出来的水,从他喉头生硬地挤出来。

  他知道这人随时可以抽身走开,也知道他完全不在乎母亲的死活,哪怕自己私生子的身份揭露,对他来说也没有半点影响——生意做到如他这般地步的男人,早已经清楚如何应对逆境上的每一颗挡路顽石。

  而他,也不过是个小石子。

  如果能把他雕琢成趁手的棋子,还有一用的机会。

  ——拐弯抹角的商人,和自己完全不对盘,想到骨子里流着他的血都恶心。

  顾霆靠在窗边摸着后颈,不经意地眺望夜色下的酒店后花园。

  密密麻麻的树木被精心修整成了迷宫,夜晚没有照明,庭院深深。

  从高处往下看,迷宫里时不时有成双成对的身影晃过,作为情侣独处的选择,毫不意外。

  有那么一瞬间,顾霆余光似乎瞥见了两个熟悉的轮廓。

  可是他再看过去的时候,却又消失了。

  眼花了吧,他想。

  那大概是十分钟前的事。

  而在十分钟后的现在,凌思南一字肩的肩领托在圆润的乳房下方,姣好的形状被衬托得更加明显,两个半球体颤巍巍地接触五月晚间的凉风,不甘又兴奋地挺立着,满满地陷入少年右手的掌握。

  她岔开双腿坐在凌清远的腿上,腰间被他另一只手搂着,两个人靠得极近。

  凌清远刻意把脚顶起,让她坐得高了些,身子随之又下滑,湿漉漉的下体顺着他裤子的布料摩擦,一路蹭了下来,顶在了他挺立的茎身之上。

  肉与肉的接触,真实的裸露触感让她心跳不已。

  “嗯……”身下因为与布料那一瞬的摩擦顿起痒意,凌思南的两只手都搭在他的颈后,水液沾湿了他的裤子,她意识过来,尴尬地附在他耳边低低地问:“你的裤子……要是湿了怎么办?”

  “你也知道你水多了?”凌清远轻声笑,唇靠过来:“……想我脱掉吗?”

  凌思南顿了一顿,脑中也不知道补了什么场景,朝他猛点头。

  凭什么老是她被脱得干净,他却穿得整整齐齐。

  凌清远咬了下她的耳朵:“——休想。”

  然后退回来,近距离咬着唇看她,唇角斜斜地翘着,薄唇一侧的唇瓣随着牙尖轻咬慢慢松开,一点点由短暂失血的透白恢复了润色,一毫一秒,都是剑走偏锋的勾引味道。

  凌思南又想起刚才清远说“操我”时妖孽的模样,和此刻那望着她咬唇的他,如出一辙地诱人。

  凌思南忍不住抬起手,指腹从他的唇上一点点抹过。

  “哪有这种弟弟……”她虚着声音,眼睛怔怔地盯着他的薄唇看,指尖的触感软得让她心跳不已。

  “我怎么了?”他轻哂。

  穴的蜜口抵着阳具的顶端,湿润的水迹合着蜜口的软肉,把冠状的菇头轻裹。

  像是有生命在呼吸,翕张的穴缝仿佛轻含了一下菇头的铃口。

  一声深呼吸,凌清远闭上眼,按兵不动地等着她。

  “蓄意勾引亲姐姐。”另一只手慢慢下伸,握住弟弟硬胀的棒子,顶向自己严实合缝的花径入口,此时此刻的她不仅是嘴唇发干,连出口的声音都有些发哑:“……把我带上乱伦的歧路。”

  他闭上的眼睛幽幽张开,对着她湿漉漉的杏眼勾着笑:“而且,蓄谋已久。”

  这算是供认不讳。

  真切地感受着被引导着的茎身顶开了湿润的肉缝,菇头顺着水液的咕滋声插进了一方温暖里,蜜肉里的肉褶即便已经和他亲密接触过无数次,依然丝毫不讲情面地死死绞紧外来的异物,随时要把他推挤出去。

  只进了半截,凌清远便微抬下巴,轻呼了一口气:“……好紧。”

  凌思南脸红,又颇为自豪,“那、那是当然的。”

  “那说明肏得还不够,姐姐。”他偏过头凑上来,吻着她的耳垂:“明明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地盘,到现在还认生,太见外了。”

  嘴唇一下一下碰着耳朵上的敏感点,凌思南被他挑逗得手中的棒子都快握不紧,“别、别闹,是我操你,你乖乖别动。不然我可就……啊!”

  也不知是他配合地挺了腰,还是她被逗弄得无意识地往前凑,棒子在这一刻又进去了几分,挤开液体泛滥的甬道,生生推开肉壁的围剿,埋进了更深处的欲望深渊里,只留两个蛋蛋在蜜洞口安静蛰伏。

  一瞬间的插入让凌思南难耐地低吟出声,又嗔怪地瞥他。

  “全进去了。”

  凌清远微张着口,舌尖抵着齿尖擦过,少年似的轻佻,笑得一脸无辜。

  “所以说……姐姐,操我要专心一点,不然很容易擦枪走火。”

  擦枪走火个屁啦,现在明明已经是真枪实弹了好吗?

  她被甬道里撑开的性器胀得难受,身下的肉壁不受控制地一下下紧缩,像是受伤呼吸的小兽,微弱的呼吸,每一次却又竭尽全力。

  “……呼……放开点,宝贝……”

  最后两个字他是对着她的耳屏用气音呼出来的,绷着喉线出口的音调,性感到了极致。

  他埋在她身体里,努力按住身下差点控制不住的粗暴欲望。

  “你、你动一动啊。”明明被插进了深处,可他却像是死鱼一样一动不动,凌思南又害臊又不满,紧张的情绪被吊起来,甬道再度收缩,一张一翕地吸裹着清远的棒子,想合又合不拢,涨得难受,只能咬着唇小声哼哼。

  被耳边小猫似的哼唧声挠得心痒,凌清远镇定了下心神才道:“之前是谁说是她在操我,让我乖乖别动的?”

  好像是她。

  “可是……我不会。”装逼一时爽。

  “没什么不会的,亲亲,这边建议你至少先动一下。”

  凌思南噗嗤一声笑出来,化解了几分尴尬。

  她扳着他的肩头,试着微微抬起屁股,和弟弟的性器分离了一些。

  棒子在甬道里磨蹭开来,她难耐地蹙着眉,又小心下沉。

  一声粗喘。

  凌清远在心里爆了粗口。

  让姐姐这样玩下去,自己得死在这儿。

  被憋死。

  偏偏他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都可以委屈的人。

  既然今天说了是姐姐操他,他就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咕滋的水声又传开,凌思南红着耳根,按着弟弟的肩膀,又试着上下耸动了下屁股。

  “唔……”自己都快被蜜肉里蔓延开的痒意逼疯,热流不断蹿入下腹化作液体滴淌,凌思南捂着唇才能让自己不呻吟出声。

  但是有人比她更浮躁,两只手都攀上了她的奶子,不遗余力地握紧揉捏,力道仿佛是宣泄,让凌思南生疼。

  “……快一点——”他低喘,“我肏你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宝贝。”

  凌思南踮起脚,抬腰又下沉,隐隐加快了速度。

  每一次拉开几寸,他菇头冠状的肉棱张着,卡在肉壁里,磨砺过肉壁的软肉,又倏地顶开层层阻隔,霸道插入。

  好舒服……哪怕是她自己这样生疏的操弄,都舒服得想哭。

  胸口凉凉的,是他低着头在吮吸,她每摩擦一次,他就吸吮一口,仿佛是跟着她的节奏。

  另一边的揉捏亦然,奶头被时不时揪起,夹在两个手指间扭动。

  凌清远太懂了。

  要让姐姐放开矜持,首先得让她投入情欲。

  “……不、不要……清远,不要咬……不行……”

  他的舌尖对着口中的奶头一卷,微微有些粗粝的舌面颗粒滑过敏感娇俏的乳尖,一瞬间就激得她全身鸡皮疙瘩四起,呻吟声破碎地响起。

  “啊……好……好奇怪……不行,不能再舔了……”

  口中说着不要的姐姐,开始抬起屁股上上下下快速地套弄他的茎身。

  蜜肉里的软肉是温柔乡的尽头,吸吮乳头时不方便她的动作,他索性挺直背脊,两手抓握着她的乳房,跟着姐姐操弄的节奏搓揉,而她上下跌宕的身躯让奶白的双乳也跟着上下晃荡,即使被掌控在他手中,仍能晃起一阵迷人的乳波。

  少年的眼尾勾着轻红,抬眼看着视野里姐姐深陷情欲的模样,口干舌燥地舔了舔唇沿。

  “啊……啊哈……清远——清远……”凌思南听着身下水声潺潺,可是她早已顾忌不了那么多,迷蒙的眼睛抬头望着天穹,繁星、月光、和探入天际的聚光灯束。

  耳边还传来悠扬的乐曲,和依稀的人声。

  “姐姐,我在。”她听见身前的人半是喘息地回应她,语气中早就染上了满满宠溺的欲望。

  “好舒服啊……”她的声音支零破碎:“……操你——唔,好舒服……”

  “我也是。”凌清远一路吻着她的乳房,薄唇抿上奶头,用舌尖绕着圈轻勾,半晌才吐出色气满满的语调:“被你操得好舒服……我的宝贝……”

  少年硬挺的下身,被早就将理性抛到九霄天外的姐姐,用肉壁操弄得仿佛陷入了流沙里,每次插进去就更陷入了一分,直到此刻,凌思南已经欲求不满地完全把他的棒子吃进了花肉深处,插在了宫口。

  “唔……好酸。”酸胀感充斥了整个穴。

  两个人深深交合着不分彼此,凌思南突然停下动作仰起头,甬道深处蓦然喷出一股清液,浇淋在弟弟的棒子之上,身下一圈圈颤栗发紧,享受着这一刻快感的侵袭,和体内热烫的顶弄。

  “喜欢么……姐姐?”她听到凌清远呼吸粗重地问。

  良久凌思南才回过神来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然后抬手,手臂遮掩着目光,不肯开口。

  当然是,喜欢的。

  主动权在自己,让她有种征服了面前这个大魔王的快意。

  让自己的亲弟弟在自己身下辗转求欢这种美好联想,来几次都不嫌多……

  可是又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还没等她说出下一句,耳边忽然响起人声。

  “这里没有路啦……”听起来是某个小姐姐大大咧咧的声音。

  然后是男声:“或者往左边那条路走一下试试。”

  声音离她们不远,凌思南被吓得蜜口猛地一缩,整个甬道都跟着紧致地绞住弟弟的性器。

  凌清远闷哼了声。

  “快、快拔出来,他们就在附近——”她忙不迭地想起身。

  下一秒,棒子发出“啵”地一声,脱离了她的身体,大量的蜜汁顺着她的大腿内侧往下流。

  她原以为结束了,却忽然被凌清远猛得翻过来,背对着他按在椅子上,下腹托起,高高撅起了屁股,一下凶狠至深地插了进去。

  一插到底,几乎破开宫口的深度。

  “啊——”她耐不住地叫。

  凌清远绷紧了喉线,餍足的闭上眼。

  感受花肉的臣服。

  她急得捂住嘴巴,可是身后已经狂风暴雨般地操起她来,逼得她不得不用两只手撑在椅背上,才能堪堪稳住身体。

  “刚才是不是有人的声音?”

  “好像是有欸,似乎在另一个方向?”柏树丛间的声音又近了几分,“会不会有人的那地方就是出口的路?”

  凌思南被顶弄得不停往前倾,紧紧拧着眉头,眼泪都被逼出了眼角。

  “清远……求求你……停下来——不要……”

  “……有人……唔——啊啊……有人来……”

  她努力含着声音,不让哭叫声和央求声被人听到,但是即便如此,她依然觉得弟弟的胯部和蛋蛋撞击她臀部的啪啪声,在这幽静的迷宫里,还是太响亮了。

  甚至那下体yin靡交织的水声都让她听得清清楚楚。

  “我还没射呢……”他俯下身来舔着她的耳廓,双手握住她不停前后摇晃的双乳,下体挺送的动作越发激烈。

  “被姐姐吊了一晚上的胃口,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满足——”他直起身,胯下飞快地撞击着她的臀部,棒子时不时飞快没入她的臀沟消失不见,又在下一秒拔出至蜜口。

  “呜呜呜……太深了……有人……有、有人来了……不要……”她扭动着身子想逃。

  操弄的声响不止,他还嫌不够,掰开她的双腿,让她岔得更开,她往前逃,他就往后拉,掌下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她白花花的屁股:“吃进去,别跑。”

  “好像那边有一个岔路。”声音越来越近。

  他忍不住揉捏她的臀肉:“宝贝,怎么都肏不够你怎么办……”

  “凌、凌清远——”凌思南的眼泪挤在眼眶里,呻吟声一阵阵破碎开来,高潮过后的穴本来就敏感,根本禁不得他这样操,可是又确实爽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让她连拒绝都不够坚定。然而耳闻人声越来越近,感觉两人露天交媾的事情就要被发现,她体内的肉壁也狠狠地绞住了弟弟的生殖器。

  “呼,姐姐……好会吸……好紧。”

  昏沉沉的情欲熏心间,她听见身后的少年问。

  “药还在吃吗?”

  少年狰狞的凶器还埋在他亲姐姐的肉壁里驰骋。

  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凌思南破碎的声音溢出口:“……吃、吃的……”短效药本来就是以月为单位,而且身边就有这么一个精虫,她怎么敢不吃。

  “那我……”他轻声而满足地笑:“射进去了。”

  “啊,找到了,这里有条路!”声音不过一个转角的距离,就在凌思南耳边响起。

  在那一刻,凌思南紧绷的情绪被提到了极致,浑身痉挛着,一波波的水流喷溅而出,与此同时,凌清远一个挺身,把自己深深送进姐姐的花肉深处,终于射出了浓稠的白浆……

  那是……

  亲弟弟的,jing液。

  脚步声近在咫尺。

  完了,要被发现了。

  凌思南这一刻已经绝望得放弃了挣扎——反正,现在躲,也躲不开了。

  “果然是这里啊。”

  那个声音说,结果随着他们的走动,渐行渐远。

  凌清远抱起她,依然没有把性器拔出来,让姐姐坐在自己腿上。

  此刻的她满脸泪痕。

  “你早就知道的对不对……”凌思南抽噎。

  “来这里的路只有一条,那个方向没有过来的路。”凌清远抬手扳过姐姐的脸,轻柔地吻她的唇,“以前每次凌家举办酒宴都在这里,我不喜欢沉闷的室内,所以总是会自己出来玩。”

  凌思南感觉自己又被耍了:“……你是坏人……我不要这个弟弟了!”

  “弟弟还在你里面呢。”凌清远的唇线微勾,少年的脸上,不同于往日的内敛清贵,不知何时带了抹妖冶的味道。

  她张口咬他。

  凌清远歪过头,露出脆弱的脖颈:“来,宝贝,在这里留一个。”

  凌思南瘪着嘴扑上去。

  抱住他一动不动。

  “美得你。”她才不像他走的路子那么野,要是她脖子上有吻痕,他脖子上也有……那在父母面前就真的可以燃得渣都不剩了。

  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扫把星就被冷遇了十几年。

  亲生女儿把儿子上了。

  亲姐弟乱伦会如何?

  她不敢想象后果。

  十几分钟后,他们整理好衣服走出了迷宫。

  夜色中,一双眼睛冷沉地看着两人的身影。

  隐去。

  ——————————————————————————————————

  上一章没写出来,是补全4300留言的更新。

  这一章补全6000珠的更新,该有的欠债已经补完。

  每一章都是5500字左右。

  发生了一点事,一部分人懂,我不想再细说。

  以后没有必更选项,也请注意这篇本来就没有保证日更这件事,大家珍珠和留言愿意就给,不强求,这篇永远是为爱发电(为我对角色的爱)。

  我不想留下任何理所当然。

  能保证的只有,我会把这篇写完。

  大家知悉一下就好,不用在意今天的留言,我们好好关注文就好了。

  谢谢。

  因为隔了太久,今天之前的留言就不回了,我都有认真看每一条,谢谢你们。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