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数字2_悖论by流苏骨科
书荒网 > 悖论by流苏骨科 > 一个数字2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个数字2

  悖论H(续更)作者:流苏

  原来比起被人说自己未成年,他更在意的是和沈昱做“一家人”。

  凌思南摸了摸鼻子,都知道是演技了还不允许演得逼真点,真是个小气鬼。

  沈昱越看越不过眼,心里只觉得凌家这一趟是把自己当猴耍了。

  这个念头一旦发芽,后续就如藤蔓野蛮生长。

  如果对面的人值得他奉陪,他当然会好好“招待”,但凌家趋炎附势的姐弟俩,还不如那些明明白白讨好他的外围女来得让他舒坦。

  “我先走了,你们想怎么吃自便。”冷嘲热讽了几句,沈昱不过吃完一盘前餐,实在不想和他们应付,连理由都懒得找就退场了。

  “欸,沈大哥你等一下——”凌思南忙叫住他。

  想看看她还有什么花样,沈昱停下脚步。

  “那个……这顿饭,你也吃了点,要……要我付钱吗?”凌思南扫向桌面的碗盘,为难地开口。

  沈昱讥诮地吊了吊嘴角:“啧啧,凌家看来也只有胃口大了。”

  而他,真是倒足了胃口。

  “姐姐,我都快嫌弃你了。”直到沈昱消失在走道尽头,凌清远垂着眉目掩住眼底的笑意。

  凌思南单手支着下巴,一脸委屈:“你说他到底付不付钱?”

  “你认真的啊?”凌清远转脸看她。

  “能不认真吗,我真的挑贵的点好不好,谁知道他连个正餐都没撑到。”而且那么多怎么吃得完……“不行,还是赶紧叫服务生退了。”思来想去还是心有不安,凌思南匆匆起身。

  “坐着。”凌清远扯住她的衣袖,眼都没抬,“他不付钱还有我。”

  “那不行,花自己人的钱心疼。”

  凌清远一梗,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慢慢靠近凌思南,凉薄的唇瓣轻轻贴上了耳尖。

  “自己人嗯?”他说话的声音很轻,热气也轻飘飘地扑洒在耳骨上,烘得她的耳廓一片殷红,“别告诉因为我是你弟弟。”

  刚才还挺有气势的凌思南一下子就软成了棉花,团成一团。

  “闭嘴。”

  这一出戏之后,换来的是一段日子的消停。

  出乎意料的是凌思南一直没等到沈昱的反馈,倒是邱善华觉得二人交往顺利,对凌思南的态度表面上更缓和了许多。但这种缓和说到底也只是一时的,不过是互相利用的结果,凌思南不会抱多余的期待。

  最明显的防备是,她到现在还是每晚锁着凌清远的房门。

  白天凌思南要打工,偶尔还有舞团的排练,而清远要上课,来回都有凌母派来的司机接送,一天的时间里,除了早晚两顿吃饭的时间,二人几乎都碰不到面。

  这么一来,清远和之前活在监禁里也没什么差别,但每天至少还有两顿饭和姐姐见面的时间,对这段敏感的日子,他似乎不以为意。

  “习惯了。”他说。

  凌清远在隐忍的这个标准上,真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有时候对她像个冲动得毛头小子,有时候又体现出超乎成人的忍耐力。

  反倒是凌思南有点坐不住了。

  再怎么说,他们现在也算是处于热恋期好不好?

  “我不敢看。”时值六月中下旬,清河市日常的气温都已经上升到了30多度,凌思南穿着Hiphop练功服的小背心和热裤,几遍动作练习下来,即使开着空调还是热得大汗淋漓。

  此时此刻她斜倚着舞蹈室的把杆,手机贴在耳边,仰头叹了口气。

  [胆小鬼。]那边传来轻呵的笑声,[不是估分都做过了么?]

  “其他科目是挺好的,可是英语那天做卷子真的有点恍惚,连自己的答案是什么都记不大清。”她抬手动了动手指朝刚来的舞团伙伴打招呼,“你就帮我看看,如果成绩不好……就别告诉我了。”

  电话那一端还是因为她的表现轻笑不止。

  凌思南努努嘴:“喂喂凌清远,你可别以为只有友谊的小船会说翻就翻哦,爱情的巨轮沉得更快。”

  “怕什么。”凌清远夹着手机,还在有条不紊地整理活动要带的发言稿,“Youjump,Ijump.”

  刚说完带队老师正好走进休息室,听到了后半句,对着这个一贯内敛的学生会会长挑了挑眉。

  [——老师。]凌思南听到电话另一头略显仓皇的问候声。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回轮到凌思南弯着腰狂笑不已。

  “Havefun,Jack.”凌思南也知道这通电话是打不下去了,笑眯眯送了个结语,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明天就是上台的日子,所以凌思南练得格外卖力,几个小时下来,已是傍晚。

  其实她心里还惦记着高考成绩,可是怎么都不敢登录网站查分。

  还是等明天表演结束吧,不然万一……

  “南南。”一个旋转的错身,旁边的女舞者出声提醒她,“后面。”

  背过身的凌思南还踩着节奏摆胯,以为自己站位错了,不禁回头望身后的队形,可是好像没什么问题啊——她又很自然地扭身回去,完全没注意到对面的异样。

  这次的舞《K/DA》是配合现在大热网游推出的曲目,要在比赛现场进行表演,和平日舞团擅长的Hiphop舞蹈强调的冷酷风格不同,这次的舞蹈更强调性感,动作里多的是wave的韵律感,每个舞者基本都会有她solo表演的部分。

  正好这个小节就是凌思南solo的rap舞蹈,拨开了两侧的舞者从舞台后方一个利落的滑步,跃入台前。

  可是脚步落在台前的那一刻,她撞上了少年漾着笑意的视线。

  差点漏了一个拍子。

  凌清远盘腿坐在地上,撑着下颚专注地望着她。

  目光对上的瞬间,他调皮地眨了眨眼。

  姐、姐。

  就算没有声音,仅凭着他的唇语,她也仿佛能听到他撩人地叫她。

  心脏狂跳不已,凌思南好不容易才耐下性子把剩余的part不出错地跳完,团长宣布休息十分钟,凌思南按着膝盖粗喘了几口气,向他的位置迎上去。

  “清远!”她其实很想来个熊抱,无奈周遭都是人,只能规规矩矩强作革命友谊地按着他的肩膀,俯身问:“你怎么来了?”

  应该说,他怎么能来?现在每天都被母亲的司机接送,根本就没办法脱身吧?

  凌清远仰着头,清湛的眸子里映着光影。

  他当然看出了姐姐的克制,促狭地掀唇笑:“第三届省际青少年心理健康研讨会。”

  “哈?”

  “我是清河市的学生代表,外出活动,回来的时间不好确定,加上妈今天要去外地赴宴,所以活动一结束我就找了个机会溜出来见你。”

  凌思南一屁股在他身边坐下:“他们居然找你来做心理健康的发言代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现在的青少年心理都那么不健康了。”

  “我那是合理发泄。”凌清远慢悠悠地拧开手中的矿泉水瓶,“‘大禹治水,疏而不堵’听过么?”

  “你呀。”凌思南瞥他:“歪理一堆。”

  他笑了笑,把开好的瓶子递到她面前:“喝点,都是汗。”

  她接过来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身子忽然一僵。

  两人之间的缝隙,她放在身侧的手被覆上。

  手掌宽大颀长,贴附在她的手骨上,温热又酥麻。

  她偷瞄过去,他大大咧咧的托着下巴偏头看她。

  修长的脖颈因为这个姿势,突显出明晰的喉结,性感得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

  她还举着水瓶贴在唇角,伸出舌头舔舔干涩的唇沿,又缄默。

  凌清远叹了口气,手顺着姐姐手背白嫩的皮肤滑下去,翻过来,把她握在掌心里摩挲,“已经很克制了。”

  凌思南按着光滑的木地板,倾身凑了过去,在他耳边小声道:“其实……我也是。”

  凌清远一愣。

  对上她后撤时假装若无其事的表情。

  她当然是想他的。

  想到哪怕现在只是被他牵着手,就心痒痒得恨不得把他扑倒在地。

  就算每天都见面,可是看得到却碰不到,恋人之间对于亲密接触的渴望与日俱增,何况她是开过荤的人……清远带给她的,远远不止于心灵上的慰藉。

  舞团的练习还没结束,她当然也不可能就这么撇下队友找弟弟私奔,所以休息时间一过,还是规规矩矩地回到团队里。

  这不是弟弟第一次看她跳Hiphop,她自然也放松了许多。

  也许是因为他来临让自己上扬的心境,也许是紧绷的神经终于因为放开,也许是想要让他看到更优秀的自己……

  这一次,她几乎把练习场地当做了公演的舞台。

  乐声的鼓点落下的一刻,她蓦地抬首,双眸中迸发的光芒四射。

  沉溺于舞蹈中的她和平日里大相径庭。皙白的手臂,平坦的腰胯,匀称的长腿,全身的每一处都被音乐的节奏调动起来,随着鼓点或动或静,走位间挥汗如雨,爆发时野性十足。

  更惑人的还是她的神情。

  平日里见多了她少女羞涩的神态,而此刻她眼睛里是不容置疑的自信,蕴着璀璨星辰,藏着黑洞旋涡,举手投足都在攫取他人的目光,一不留神就会被她捕获,陷入心跳的狂潮。

  她是真的在享受作为一个舞者的乐趣。

  当她弯起唇角,食指抵着唇峰在他眼前曳动腰身,轻笑着一晃而过的时候,凌清远不自觉地动了动喉结,感觉有什么撞在了胸口。

  怦怦作响。

  音乐停止,舞者们定格在最后的Pose上,凌思南和弟弟对视了许久,才慢慢放下手,喘息不已。

  “很好,最后一遍过得也很顺利,大家明天加油!”

  “加油!”众人应和道,纷纷散开来去收拾东西。

  凌清远望着人群里和伙伴嬉笑的她,闭上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再睁开时,她已经走到了他面前,小背心裹着的酥胸上下起伏:“怎么样?”

  “我又要初恋了,姐姐。”凌清远调侃,“所以,我决定送给初恋对象一个礼物。”

  凌思南疑惑地笑:“你吗?你已经是我的了。”

  凌清远朝她勾勾手指头,示意她靠近。

  她乖顺地俯下身,附耳听。

  “661。”

  他轻轻咬在她耳朵上。

  ——————————————————————————————————

  6000字。

  即使我很努力,事实证明,身边被一堆亲戚包围的时候,甜和撩都是妄想。

  太破坏气氛了。

  (笔记本上没有码字软件所以没有办法像往常那样排版,等回去再改吧。)

  继续谢谢大家不离不弃,哪怕这几章可能依然平淡。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