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而先帝,也在门外偷看着我...)_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书荒网 >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 第一百二十六章(而先帝,也在门外偷看着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六章(而先帝,也在门外偷看着我...)

  云琅接过萧朔递过来的重剑,将抢来的太师府大印随手扔在桌上,单手解了披风。

  “少将军不用太过担忧。”

  景谏合严房门,将新收的礼单搁在桌上:“如今朔方军中,主帅还是岳将军。”

  金人来犯,朔方军出城迎敌,整个太守府却都在忙着送礼。

  战鼓金戈声遥遥传过来,夹在恭敬逢迎的热络人声里,杀气搅着洋洋喜气,几乎已远得听不清。

  云琅喝了口参汤,闻言哑然:“我不担忧。”

  “这样大大小小的仗,朔方军这些年驻守下来,打过的已不下百场。”

  景谏道:“铁浮屠虽然凶悍,有岳将军在,不会让他们占去便宜。”

  云琅问:“岳将军还是秦凤路安抚使?”

  “是。”景谏道,“这些年朝中对他没有升迁降贬,我们去枢密院查过……他曾派人送过几次礼,走动过门路。”

  云琅点了点头,将手拭净,拿过块点心咬了一口:“军器库使是谁?”

  “章洛。”景谏道,“当初做过团练使,左护军――”

  云琅:“转运使?”

  景谏稍一愣,停住话头:“柴林。”

  “提点刑狱司有人了……”

  云琅稍一沉吟:“常平使是谁?”

  景谏:“倪承。”

  云琅点了点头,将那块点心慢慢吃了。擦干净手,扯着萧小王爷将人拉过来,在萧朔袖子里翻出一小摞纸,又摸出杆竹管笔。

  景谏原本已准备了一箱子的详尽资料,此时不过报了几个名字,便一句话也没再能派得上用场。

  景谏立在原地,看云琅竟已低了头写写画画,怔了半晌,终归忍不住道:“少将军,这些人您都还记得?”

  “这有什么可惊讶的。”

  云琅道:“去惊讶小王爷,十年内的要紧官员升迁任免、历代状元,他都记得。”

  “殿下自然非凡。”

  景谏苦笑:“只是这些人当初都是最的寻常护军、偏将,末将以为……”

  “以为什么?”云琅没工夫闲聊,头也不抬,“快来帮我磨墨。”

  景谏站了一刻,被云琅扫了一眼,终归不再多说,快步过去拿了砚台墨锭。

  方才云琅与萧朔假扮京中来人,在太守府唬得庞辖团团转。景谏也得以抽出空,借这一方太守官印入府衙,将如今云州府并北疆边境的军政盘问过了一遍。

  这些糊涂官做得逍遥,整日里挖空心思捞钱敛财,京中盘根错节了如指掌,谁家新纳了房姨太太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偏偏说起本地的政务,一问三不知,竟连四司人名都对不上。

  景谏埋头磨墨,看着云琅铺开纸笺。

  几乎不用细加思索,云琅边同萧朔低声说着北疆情形,手下不停,纸面上已多了一连串连他也叫不全的名字。

  安抚使掌帅司主军事民政,转运使掌漕司主钱粮,提点刑狱公事掌宪司。常平使掌常平仓,这秦凤路的常平使,还兼管着战事储备的粮仓。

  这些都是做事的职官,看似肥缺,其实下属任事繁杂之极。钱粮笔笔过账,提朝廷转运贷放而已,几乎没有半点油水可刮敛。

  ……

  可若要将一州一地的命脉攥牢,要靠的却恰恰是这些不起眼的地方职官。

  当年端王夺嫡,在京中的实力不及六皇子,留在北疆的遗泽却至今仍格外坚实。

  秦凤路下属的州郡城池叫朔方一系守得密不透风,大理寺与枢密院穷追猛打了这些年,无论撕开多少个口子,哪怕刀剑相逼,都会被前赴后继送死的人重新补上。

  这些年来,也正是这张密不透风的网,才能在朝中政令已软弱昏聩到这个地步时,仍将北疆锻成铁板一块,牢牢挡着北方的凶悍铁骑。

  “下属职官,既然少将军有数……末将也不再多说。”

  景谏压压心绪,替云琅研好墨汁,对萧朔道:“岳将军此人,殿下多留神些。”

  萧朔在云琅笔下找出这个名字:“归德将军,岳渠。”

  “是。”

  景谏点了点头:“此人有些难对付……殿下若要见他,务必挑少将军在时,免得生事。”

  他这话无疑显然话里有话,萧朔闻言抬了视线,将云少将军喝到一半的参汤搁下,静等着下文。

  景谏迟疑良久,终于道:“岳将军……不是先王的人。”

  归德将军,秦凤路兵马钤辖岳渠。

  本朝祖制重文抑武,禁军被宫中牢牢把持,所余的无非些乡州募军。世家大族大都不愿涉及,武将出身低微的多。

  岳渠出身贫贱,少年以武募兵入籍,编入朔方军,又凭骑射在三军教武中夺魁,做了伍长

  岳渠武艺精湛、勇冠三军,又奋力杀敌身先士卒。累年下来屡屡破格提拔,凭战功接连补了武经、武德大夫,一路做到了云州观察使。

  “当初若无意外,按照章程,本该给岳将军补朔方军节度使,任朔方军主将。”

  景谏低声道:“可……那时候,偏偏辽人忽然大举来犯。”

  “朔方军久战已疲,沿革的又是太宗时期的陈旧军制,陡然遇上伺机已久的契丹人,接连吃了几次败仗,军心已隐隐涣散。”

  景谏道:“边疆动荡,军心民心都有不稳,急需一个有身份的主将主持中馈。”

  萧朔缓声道:“于是便挑中了父王。”

  “是。”景谏点了点头,“那之后,便一直是先王领朔方主将,岳渠为副将,直到今日。”

  原本已十拿九稳的主将之位,忽然拱手让人,任谁也不会舒服。

  ……

  更何况端王当年一入朔方军,便先雷霆整顿军制、明定赏罚,将全军打散重编,以新军法铁腕治军,几乎桩桩件件都是在打岳渠的脸。

  当初在朔方军中,轻车都尉白源奉命治军练兵,与岳渠没少起过冲突。

  最要命的一次,轻车都尉受罚脊杖八十。若非云琅及时带人赶到,第一次没用军中职位、硬摆出来身份势力压人,白源这一身没叫战场锤炼过的文人筋骨,怕是都要叫军杖打散碎成一地。

  “岳将军是武人,打仗带兵虽没的说,却多少有些刚愎自用。”

  景谏低声道:“先王殁后,岳将军名为副将,实则已主掌了朔方军,便更难免有些……”

  萧朔问:“有些什么?”

  景谏话头一顿,谨慎瞄了瞄云琅,将剩下的话尽数咽回去,摇了摇头。

  “当初不识好歹,误会少将军,已犯过了一次错,换了绕云州城十圈。”

  景谏埋头道:“今日若再错,只怕十圈不止。”

  云琅笑了一声,将写满了字的纸吹了吹,晾在一旁:“景大哥吃一堑长一智,如今竟连找茬也没机会了。”

  景谏摇摇头:“少将军罚末将,是不想让末将时时在意此事……罚跑十圈,一笔勾销。”

  景谏攥了攥拳,终归忍不住,低声道:“只是――”

  云琅眼看着这群人越来越聪明,抬头望了一眼,搁了手中竹笔:“只是什么?”

  景谏立了一刻,没再开口。

  他将话尽数咽下,俯身给云琅行了个礼。双手接过那一张由少将军列出来的人脉,带上庞辖才叫人送来的东西,出门走动去了。

  景谏一走,屋内彻底清净下来。

  庞辖怕人喧闹,吵得两位贵客心烦,特意叫仆从不可随意近前打搅,车轮都仔细裹了棉布。

  院落里偶尔有人走动,都将步子放得极轻,低头一溜小跑,半句话也不敢多说。

  上好的苏合香袅袅燃着,听不见半点沙场的金戈鼓角争鸣。

  “归德将军。”

  云琅推开窗子通气,拿过桌上茶水,随手泼灭了那一炉香:“这位岳将军不光籍贯出身、功绩履历,这些年来,想必每一份奏折,你都看过。”

  萧朔静了一刻,道:“是。”

  云琅将香倒出来,细细洗过了朴拙精巧的小博山炉,拿过干净白布拭净,又拉过萧小王爷的袖子,摸出来两枚折梅香丸。

  他长在宫中,耳濡目染,做起这些事来都得心应手,更有十分唬人的风雅潇洒。不消一刻,屋内已尽换了沁脾的折梅香气。

  云琅将手上香灰拭净,合上香炉。

  庞辖一心讨好逢迎,特意叫人精心淘换来的苏合香,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用错了地方。

  苏合香与冰片、薄荷混用,辅以甘松压制香性,可通肺理脉,行气止痛。

  只苏合香一味,不可单用。

  摄心神,困梦魇。

  云琅半分不马虎,将袖口那一点香灰也仔细掸干净,回身看了看萧朔。

  ……

  归德将军岳渠。

  当初端王蒙冤身殒,王妃自殁,端王府世子萧朔跪在文德殿,一个头接一个头磕得鲜血淋漓,求查明冤案手刃真凶。

  先帝带人来劝不动,云琅来了,也没能劝动。

  最后是这位归德将军岳渠,带了人将少年萧朔硬扯出文德殿,扔在殿门外,任凭萧朔在门外雪地上跪了一宿。

  那之后,岳渠便仿佛终于寻到机会,摆明了车马要与端王一派清算。凡是端王府的故人蒙难,他一律冷眼旁观,有人弹劾端王昔日政令,他定然跟着参上一本。

  反倒是枢密院无论有什么安置,牵扯朔方军时,竟十分利落得用。

  镇远侯府覆灭后,云琅出逃,朔方军被过了七八遍筛子,枢密院的门第一次叫北面来的人敲开。

  岳渠的参将亲自登门,恭恭敬敬呈上礼单,赔着笑听人呼喝,又在一片嘲讽嗤笑里挺直腰杆,朝端王牌位远远啐了一口。

  ……

  自此以后,朝堂便仿佛将这位归德将军,与朔方军一起彻彻底底忘了个干净。

  “你那时脑袋也真硬。”

  云琅静了半晌,他想说的话其实不少,真到了嘴边,却只剩了不知是苦是甘的半个笑:“我那时对你说,叫你心里不痛快便揍我一顿……是真怕你一个头槌上来。”

  萧朔静坐在榻上,看他一阵,朝云琅伸手。

  云琅立了半晌,低声继续道:“两个头槌……”

  “云琅。”萧朔轻声道,“来。”

  云琅轻滞,他身上苏合香起还不知道散没散尽,仍想在原地停一刻,迎着萧朔视线,终归还是过去,阖眼俯身。

  他抱住萧朔,到胸肩相合仍不收力气,手臂愈收愈紧。

  萧朔揽着云琅,单手护住他肩背,落下来的吻轻缓温存,熨上云琅眉心。

  “不是难受便要忍着,讲笑话也要瞒着我么?”

  萧朔缓声道:“少将军今日这笑话讲得不好。”

  云琅扯扯嘴角,闭了闭眼睛。

  人人心里都有一道过不去的坎,纵然有千万条理由、冠冕堂皇至极,做出的事也仍难以翻得过去。

  景谏查到了那参将在枢密院中,为走门路对端王灵位不敬,心中不舒服是难免的。

  可景谏不知道,那个参将从枢密院出来,便径自去了灵堂,在端王墓前磕了三个头,自己咬了舌头。

  云琅靠着萧朔胸肩,低声道:“冯大哥……”

  “拦下了,梁太医将人扎晕送回了北疆,仍是归德将军帐下参将。”

  萧朔道:“你去见他时,若见他帐下有个说话不很清楚的,别戏弄人家。”

  云琅叫萧小王爷踩了尾巴,忍不住横眉立目:“我几时戏弄过人?!你――”

  萧朔抬眸,从容望进少将军眼底。

  云琅:“……”

  云琅:“除了你――”

  萧朔抬手,摸了摸云少将军的发顶。

  他力道放得太缓,这样的动作做来又太过熟练,一时几乎叫人分不清这一摸是“不难过了”还是“看看你都胡说了些什么。”

  云琅叫他摸得脸上通红,咳了一声,不着痕迹改了:“除了你、梁太医、老主簿、太傅、景王、洪公公、朔方军的几个将军、端王叔的几个幕僚,我几时戏弄过人……”

  萧朔揽着云琅,视线在云琅身上栖了片刻,笑了笑。

  云琅恼羞成怒:“笑什么?!”

  萧朔抬手,又好好摸了摸云少将军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脑袋,顺着云琅脖颈向下,碾过劲韧的肩脊腰背。

  少将军颇消受这样胡噜后背的手法,没忍住眯了下眼睛,回过神,又灼灼瞪他。

  “听你说过往,想起件事。”

  萧朔道:“你不知道,也忘了问,便未曾告诉你。”

  云琅一怔:“什么事?”

  “那日先帝实在无法,托你来劝我,让我不再纠缠查案。”

  萧朔缓声道:“你忍了疼来劝,我听不进,反倒求你帮我。”

  云琅原还兴致勃勃听着,听到此处,微微一绷,扯了下嘴角:“说好了不提……”

  “此事该提一提。”

  萧朔道:“我为了求你,跪下来,朝你拜倒,你还记得么?”

  云琅自然记得,胸口甚至还因为记得开始隐隐发疼,清清喉咙,勉强笑了下,点点头。

  萧朔道:“你不肯受这一拜,又没力气躲,于是索性也跪下来,还了我这一拜。”

  云琅低声:“是……”

  “我便又同你一拜。”

  萧朔道:“你不受,又还了一拜。”

  云琅:“……”

  那时的情形,人人胸中一片近乎绝望的刀绞,谁也顾不上太多了,更没什么心思去细想所处境地。

  云琅那时也没觉出别扭,此时听萧朔一说,竟也觉得不对:“然后――”

  “然后我便又拜了一拜。”

  萧朔道:“这次你直接伏在地上,与我头抵着头,不肯起来了。”

  云琅:“……”

  萧朔:“那日是父王母妃三七之日,魂灵归乡,探故人归,了心事凡尘。父王母妃的魂灵,都在看着我们。”

  云琅一点也不想知道端王叔和端王妃在天上看,面红耳赤,几乎跳下来在地上打转:“什么跟什么?我我我――”

  萧朔看他良久,合眸敛去眼底翻涌,睁开眼,将云琅抱回来:“而先帝,也在门外偷看着我们。”

  云琅:“?”

  云琅:“??”

  端王叔与王妃也就算了,倘若那时候先帝也在门外,愕然看着他跟萧朔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对着咣咣磕头……

  云琅按着胸口,但求一死:“先帝没看清楚。”

  萧朔道:“看清了。”

  云琅奄奄一息:“没记住。”

  萧朔:“记住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

  云琅难得遇上萧小王爷这般抬杠的时候,一时气急败坏:“你又没听先帝说过,又不曾有人证物证,怎――”

  萧朔抬手,在云少将军空荡荡的袖子里摸了摸,拿出了唯一的那一样云琅时时随身揣着的物事。展开铺平。

  云琅张口结舌,眼前一黑。

  先帝在门外,暗中查看殿中情形,看见两个最疼爱的孙辈对着磕了整整三个头。

  ……

  叫萧小王爷没收的,是先帝御笔用印、准端王世子明媒正娶的,琰王府正妃的玉牒。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