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汤池里面慢慢算。...)_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书荒网 >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 第一百五十章(汤池里面慢慢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五十章(汤池里面慢慢算。...)

  胡先生对着太师府大印,恍惚良久,双手捧着接过来,送两位贵客下了楼。

  ……

  代太守庞辖坐在楼下,喝空了两壶茶,焦灼起身踱了第七个来回。

  今日下属来报,说京中终于见了来人,自南门入城后,一路住进了不归楼。

  没过半天,楼里便乱成一团,乱着乱着,里面情形如何尚不清楚,外头竟已叫朔方军给重重围了。

  “我们掌柜有些私事,一时耽搁了。”

  茶博士替他续茶,恭敬道:“这就下来,您再等一等……”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庞辖皱紧眉,脸上已显出浓浓不豫之色:“莫以为本府宽仁,便是当真不管你这不归楼。误了本府的要事,他胡掌柜也担待不起!”

  茶博士不迭赔礼,替他重新续了壶上好的白毫银针。

  庞辖心神不宁,灌了一盏茶水,又坐回去。

  先帝驾崩后,当今皇上即位,庞太师从龙有功,嫡女又入宫了皇后,一时风头无两。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无论本家分家,也跟着搜刮了不知多少朝野的官勋缺位。

  他只是庞家在淮南极不起眼的支脉,京城都不曾去过几次,自然混不上什么要紧缺处。好不容易熬到荫补入仕,梦都没来得及做一个,便被发配来了这荒芜萧条的边陲旧城。

  ……天道好轮回。

  任谁也不曾想到,一朝风云变幻,这小小的云州城竟成了各方势力死盯的要紧关窍。

  庞辖攥紧了手中茶杯,神色愈沉了沉,握紧袖中那一封传书,向四周扫了一圈。

  不归楼同朔方军勾结,私相授受,与那居心叵测的云家叛逆一样,都稍不留神便能叫人狠狠吃个绊子。

  庞辖只是来替庞家占着闲缺,与京中那几家老世族勋贵划夺势力的。这城里有什么谋划、如何行事,都叫那朔方军与前太守严离的旧部守得死死的,几乎没他能插手的地方。

  如今无论如何处事,都得等京中来人安排,他无非依言照办罢了。

  京中来人……京中来人!

  庞辖打了个激灵,咬紧牙关,生生飙出一背冷汗。

  如今闹成这样,京中来的人究竟还在不在这楼里?那一场乱局,究竟出没出事,有没有什么要命的岔子?

  看那掌柜胡涂的态度,来得分明就是庞家人了。若是京中贵客在他这云州城出了事……

  他苦守这些天,等得便是京中来人。若是今日出了乱子,叫本家的贵人折在此处,纵然有九个脑袋也不够掉的。

  庞辖原本极忌惮这不归楼,此时却也再无暇顾忌。他坐不住,用力撂下茶杯起身,正要豁出去叫人,忽然一怔。

  胡掌柜作陪,两个年轻人自楼上下来,走到了堂前。

  那两个年轻人穿着打扮都不算华贵,气度却俨然远胜庞辖曾见过的任何一个本家人。

  一身白锦衣袍的走在前面,怀里捧了暖炉,披了一领厚实的墨底金线流云披风。腰间玉佩质地温润,雕工精巧,打眼就知绝非等闲凡品。

  落后半步的看来是侍从护卫,一袭黑衣劲装,沉默冷然,身侧佩了柄无锋重剑。

  胡掌柜闭紧了嘴,脸色很是莫测,手中还捧了个什么东西,上头精细着覆了块上好的天蚕丝绢。

  庞辖细看半晌,眼睛一亮。

  他认得这把剑。

  当初入京给本家送礼,他从角门叫人引入府时,恰巧碰上将作监两柄新剑出炉,还送来庞府请太师赏玩过。

  仿古剑巨阙的形制,蘸火藏锋、倒钩血槽,锋锐无匹。

  殿前司与侍卫司各分了一柄,侍卫司的那一柄曾格外神勇,险些击杀了逃逸的逆犯云琅。

  ……

  以如今庞家的滔天权势,想来已不止能叫这不归楼的人俯首,连侍卫司的暗卫也拿来当护卫随身了。

  庞辖挺了挺背,只觉一时也跟着风光起来,扫了一眼胡先生,快步过去:“敢问二位……”

  白衣的年轻人似是才看见他,视线转过来,蹙了下眉。

  庞辖叫他一扫,竟平白矮了数寸,心头打着怵停步,更恭敬了十成十:“在下云州城代太守庞辖,听闻京中来了贵客,特来……拜会的。”

  白衣年轻人扫了他一眼,道:“庞辖?”

  “庞家在淮南府的旁支。”

  他身后侍卫低声道:“四年前补的荫,如今云州城内,勉强是他说了算。”

  庞辖听见这“勉强”两个字,面色隐隐难看了一瞬,偏想了半晌竟无从辩解,只得扯出来个有些发僵的笑:“阁下说笑了,本府虽然――”

  白衣年轻人点了点头,朝他伸手。

  庞辖怔了怔:“要什么?”

  “官印。”

  白衣年轻人并不看他,只说了一句,便同身后侍卫吩咐:“今日起在云州城行事,搬去太守府,做事方便些。”

  他身后的黑衣侍卫周身冷冽,只听他吩咐时神色稍稍和缓,伸手替白衣年轻人理了理披风,低头应了一声。

  庞辖愣了半晌,到底忍不住,勉强笑道:“二位……尚急不得。”

  “虽说两位身份,本府已大略心知肚明,可为保稳妥,该有的过场还是该走的。”

  “二位若有本家手令信物,还请一观。”

  庞辖攥了满手的冷汗,壮着胆子道:“下官此举,也是稳妥为上,务求对得起京中的老太师……”

  白衣年轻人脸上透出些不耐,眉峰微蹙,抬了抬下颌。

  他显得格外倨傲,偏这一身目中无人的清贵,分明就只有钟鸣鼎食才养得出。

  庞辖常年游走在达官权贵间,虽不曾钻营出头,眼力却是一等一的,比谁都更清楚这架势的真假。他此时已有些后悔,方才硬攒出来的几分胆子也颤巍巍散了八|九成,心惊胆战道:“下官――”

  话未落定,那黑衣侍卫已走过来,自胡先生手中拎了那被捧着的无事,扔进庞辖怀里。

  庞辖只觉入手坚硬冰凉,下意识抱紧了一看,脸色骤变:“这这这――”

  “京中局势动荡,情形危急,见此物如见老太师。”

  白衣年轻人皱了眉,不耐道:“还有话说?”

  庞辖牢牢闭上嘴。

  他已不敢再多说半句话,恭恭敬敬将那一枚做不得假的太师府大印放稳,双手奉过太守官印,深深拜倒在了阶下。

  太守府。

  仆从来来回回忙碌,最好的两间坐北朝南的正房被仔细收拾妥当,住进了京城来的要紧贵客。

  师爷进了府门,叫抱了雕花玉瓶匆匆跑动的仆从一冲,险些没能站稳。

  阖府上下忙个不停,不剩半个人有工夫说话。师爷立在门口,错愕半晌,快步过了抄手游廊,终于在东厢房寻见了刚搬出来的代太守。

  “来得正是时候。”

  庞辖见他,目光跟着一亮,笑着摆摆手:“快来,看看这两尊玉摆件哪个风雅些。”

  “大人。”

  师爷压了压心中错愕不解,低声道:“……有件正事。”

  庞辖皱了眉:“什么正事?”

  “金人举兵犯境,来势汹汹,已在城外集结。”

  师爷定定心神:“岳渠将军已领朔方军出城迎敌,此时两军对峙,眼看要鸣战鼓了。”

  “这算什么正事……这些年少打起来了?”

  庞辖听得不屑,摆摆手嗤道:“朔方军要打仗就让他们去打,我又管不了他们。难不成两军对峙,还要本太守去掠阵?”

  师爷叫他诘得无话,愣愣立了半晌,在桌旁坐下。

  “他们打他们的仗,我们做我们的事。”

  庞辖摆了摆手:“眼下的第一要务,是伺候好正房那两位,尤其白衣服那位少爷。”

  “可是京城本家来人了?”

  师爷正想问此事,蹙了蹙眉,低声道:“纵然本家来人,大人也不必这般兴师动众……”

  “蠢。”庞辖嗤笑,“你以为来的真是庞家人?”

  师爷愣住,抬头看他。

  “我今日去不归楼,见了这位祖宗。”

  庞辖道:“他身旁跟着那个侍卫,身上的佩剑只在殿前司与侍卫司各有一柄,只有指挥使能随身佩带。那胡涂亲自将人送下楼,送下来了两个人……一枚太师府的大印。”

  “大印?!”

  师爷愕然:“此等要紧物事,怎会给带出来了!”

  “我起先也想不通。”

  庞辖低声:“那胡涂向来不将我庞家放在眼里……为何抢先冲他二人发难,后来却不了了之,甚至亲自将人送下来?”

  师爷仍惑然不解,看着庞辖,等他向下说。

  “说是庞家人,这两人每次说起庞家时,却没有半分畏惧在意,仿佛只是随口一提。”

  庞辖眼底神色深了深:“那白衣服的少爷,手里拿着太师府的大印,身旁有禁军将领当侍卫,一身的贵气连庞家也未必养得出。”

  师爷听着他说,脸色变了数变,也猜到了那一个可能,开口几乎有些吃力:“如,如此说来――”

  “如此说,来得既是庞家人,又不是庞家人。”

  庞辖低低道:“我听风言风语,说皇上喜新厌旧,皇后在宫中地位隐隐有动摇……这段日子,皇上甚至动了将两位皇子殿下外放的心思。”

  师爷眼底骇然,牢牢闭上嘴。

  如今皇上正当壮年,立储的事尚且急不得。这等关头,若是宫中皇子亲自来了边疆……便是奔着设法立功劳,好稳住宫中局面,稳固皇后之位来的。

  若能趁此机会,设法露一露脸,甚至尽力寻着机会帮上些助益……

  现成的登天梯。

  庞辖已挑好了礼,仔细搁在檀木盒子里收妥当,起身道:“你说,与此事比起来,可还有什么算得上正事?”

  师爷忙摇头:“自然没有。”

  此事处处合理,挑不出半点错处。师爷看着庞辖兴致勃勃忙碌,过去帮忙,心底却仍不知为何隐隐不安:“当真――不会有错?”

  “岂会有错?”庞辖摆手,“那一身气派……我这双眼睛又不是白长的。”

  那不是庞府能有的气派,甚至连宗室、王侯府邸也要逊色些,是只有宫中王气日日养着,天家贵胄才有的气势。

  在宫里养大的、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这一代子嗣稀薄,琰王少年就出宫袭爵封王了,自然不会在此列。”

  庞辖逐个数道:“其余王府没有出色的晚辈,在宫里养的,就只有那两位、景王和云家那个逆犯。”

  师爷对宫中情形知道得远不如他详细,愣愣听着,点了点头。

  “景王整日里只知道雕木头,除非被人绑架,否则宁死也不会来北疆,更不可能。”

  庞辖信心十足,按了按师爷肩头,将檀木盒子抱起来:“不是那两位小主人,难道还能是云琅收了重剑、抢了太师府的大印,亲自来了吗?”

  你是天才,:,网址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