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_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书荒网 >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 第二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章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云琅咳了一声,看着萧朔手中的点心,心情有些复杂。

  萧小王爷手很稳当,仍举了点心在他唇边等着,抬了眸,眼里透出些无声询问。

  “不——”云琅干咽了下,“不妥吧?”

  云琅退了半分,谦让:“梁太医说,我脾胃虚弱,不能多吃东西。”

  “些许无妨。”萧朔道,“我手上有分寸。”

  云琅心说你手上有的哪里是分寸,分明是巴豆,盯着点心:“我……现下不想吃。”

  萧朔微诧:“你还有不想吃的时候?”

  云琅:“……”

  若不是牵动气血实在太疼,云琅现下十分想跳起来,亲自揍琰王一拳。

  萧朔显然不曾看出云少将军的宏愿,静站了一阵,又道:“云琅。”

  云琅依然盯着点心:“什么事?”

  “有些事。”萧朔道,“你不说,我可以暂且不问。”

  云琅咳了一声,暗道你最好永远别问,回头茅房相见,只当你我兄弟命里有缘。

  他不答话,萧朔也并不在意,继续说下去:“当初,父王过世,母妃自尽。”

  云琅蹙了下眉,抬起头。

  “我混沌懵懂,不堪托付,将所有担子都架在了你一人肩上。”

  萧朔淡声道:“事到如今,你若觉得我可堪同路。该同我说的,到了适当时候,便该同我说。”

  萧朔垂眸:“你若仍不信我,觉得我愚鲁驽钝、不堪造就……”

  比起人前琰王的性情暴戾,云琅更不愿看他这么妄自菲薄,皱了皱眉,插话:“你——”

  “我也只能将你绑起来。”

  萧朔缓缓道:“想知道什么,便设法逼你说什么了。”

  云琅:“……”

  云琅木然:“哦。”

  萧朔看他神色,笑了一声,将点心收回来,打开纸包放了进去。

  云琅愣了下,下意识:“等——”

  萧朔将纸包重新裹好:“加了什么东西?”

  “巴豆。”云琅讪讪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第二次给你,你还不肯吃。”

  萧朔道:“依你的脾气,倘若这东西没问题,你不止要吃,还要跳起来咬我的手。”

  云琅:“……”

  萧朔抬眸,好整以暇。

  云琅绷了一会儿,终归压不住,低头笑了:“什么跟什么……”

  他都打定了主意威武不屈,宁可把点心吞了也不服软,这会儿胸口忽然没来由地酸了下。

  有什么仿佛始终坚不可摧的东西,不知不觉松了松,倦怠跟着悄然浸出来。

  云琅呼了口气,整整披风:“王爷。”

  萧朔看着他。

  “没事的话,我回院子了。”

  云琅道:“刺客给我送过去,审明白了,都告诉你。”

  “就别追着满府跑了。”

  云琅失笑:“放心,我眼下哪也去不了,还等着梁太医拿针来扎我呢。”

  萧朔默然片刻,颔了下首,回身吩咐了玄铁卫。

  “还有。”云琅好心嘱咐,“你屋还剩了几块点心,也都别吃了。”

  “……”萧朔:“加了什么?”

  “能加的都加了。”云琅不大好意思,轻咳一声,“你也知道,药粉这东西,太容易洒,不很好保存……”

  萧朔深吸口气,不同他计较,一点点呼出来。

  云琅见好就收,朝他抱了抱拳。

  裹紧披风,叫亲兵扶着,一头钻进了暖轿。

  一夜过去,玄铁卫从别院回到书房,带回了刺客的供词。

  “竟审得这么快?”

  老主簿拿着数页纸张,有些愕然:“用的什么手段?竟真撬开了嘴,问出这么多……”

  玄铁卫眼中仍带余悸,迟疑片刻,俯身跪下。

  萧朔坐在窗前,淡声道:“说。”

  “是。”玄铁卫道,“云公子不准我们看,只叫我们在院外等候。”

  “我们将人送去前,不信还有更多手段,也用军中法子试过了。”

  玄铁卫:“那些刺客硬得很,眉头都没皱过一下。”

  玄铁卫道:“我们将人绑起来,送进了云公子的院子。不出两个时辰,在院外,听见里面喊声……”

  萧朔:“喊的什么?”

  玄铁卫低声:“求死。”

  萧朔放下手中供词,静坐了一阵,看向窗外。

  “云公子用的……都是当初在御史台狱,侍卫司拿来对付云公子的手段?!”

  老主簿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心头一紧:“那些刺客训练有素,都只挺了两个时辰……云公子被审了一日两夜!”

  老主簿心头发寒,不敢细想:“得怎么熬过来……”

  萧朔垂眸,看着桌案上的几碟点心。

  先帝膝下,云小侯爷向来最为受宠,自从被抱进宫按皇子份例娇惯养着,就没再受过半点苦。

  他们最相熟那几年,萧朔尚在少年,看云琅的吃穿用度,还一度用君子一箪食、一瓢饮规劝过几次。

  把云琅劝烦了,抱着一箪珍馐一瓢美酒,在他面前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

  云少将军在沙场上,都金贵得半点委屈受不得。

  枪要最好的,马要大宛良驹,马鞍要挑最上等的皮子。

  千里奔袭打一场仗,都要叫人把御赐的三个厨子扛在马上带着。

  朝中主战议和拉锯、同戎狄和谈的时候,正是大雪封疆。云琅带兵坐镇边境,嫌边境苦寒,一度险些压不住脾气。

  要不是先帝千里迢迢赐了至宝白狐裘,勉强把人哄住了,云少将军说不定直接带人去抄了对面老巢。

  “王爷。”老主簿缓过神,犹豫半晌,“云公子那边……”

  “他不说。”萧朔道,“就是不愿叫旁人知道。”

  老主簿也明白,只是心里终归堵得慌,低声:“是。”

  萧朔手臂垂在身侧,静了良久,缓缓松开攥着的拳,敛净眼底无边冰寒杀意。

  云琅审出来这些东西,直接叫玄铁卫给了他,说明刺客口中撬出的东西格外紧要,不能耽搁轻忽。

  “这些年下来,咱们府上遇过的。”老主簿低声数,“侍卫司,枢密院,大理寺,太师府……”

  萧朔逐字逐句看完了那几张纸,搁在火盆上,点燃了一角:“还少一处。”

  老主簿怔了怔:“哪家?”

  萧朔看着那几张纸烧起来,松开手,尽数落进火盆里。

  老主簿愣愣看着,忽然回过神,低声:“今——”

  “刺客是太师府来的。”

  萧朔淡声道:“供出了几处他们的暗桩眼线,都是京中商铺,有几处还牵扯了当年的事。”

  老主簿已太久不曾听他说过这些,忖度一刻,目光亮了亮:“王爷要……动一动了么?”

  萧朔:“来人。”

  老主簿看着他,胸口无声发烫,连连点头,小跑着折身去叫人。

  琰王府封门不出,既不与朝臣走动、也不同外人来往,几乎已在京中避世而居。

  琰王不招祸,祸却从来不断。近乎绝命的险局死地,这些年也遇了不止一两次。

  老主簿悬心吊胆,终于等到了萧朔愿意再设法谋划、出手反击。

  老主簿连紧张带激动,叫了家将候着,快步回来:“人叫来了,您——”

  “这几处。”萧朔写了张纸条,扔下去,“今夜去烧了。”

  老主簿:“……”

  萧朔抬眸。

  “您——”老主簿犹豫着劝,“是否再,再谋划斟酌……”

  当年端王卷进夺嫡之争时,老主簿看在眼里,大致也是知道的。

  都是苦心谋划、步步为营。

  在诡谲朝局中扩张势力,此消彼长较量手腕,明争暗斗。

  ……

  不曾有过上来第一步就跑去烧别人的铺子。

  “父王步步为营。”萧朔道,“不也保不住性命?”

  “……”老主簿一时竟不能王爷话里挑出什么错处,愣了半晌:“是,只是……”

  “琰王府行事嚣张,肆无忌惮。”

  萧朔淡淡道:“我越悖逆,他们越觉得放心。”

  老主簿怔了下,一阵黯然,低声:“是。”

  “况且。”萧朔垂了视线,“我越悖逆——”

  他越悖逆乖张,不堪造就,云琅就越可能活下去。

  这些年琰王府看似避世,其实几乎被各方盯死,不能与朝局有丝毫牵涉。

  尊荣已极,其实不过无根之木。

  能否搏出一条生路,萧朔并没有十分把握。但倘若琰王府当真彻底倾覆,罪名越多,越罄竹难书……

  云琅活下去的机会,就越大。

  朝中缺个能领兵的将军,如今北疆不平,迟早战火再起。

  要将那些不堪往事彻底埋干净,杀了云琅,其实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侍卫司对云琅用刑,也正是为了这个。

  逼云琅翻案,逼云琅牵扯琰王府,只要毁了琰王,云琅仍能当他的朔方将军……

  “王爷。”老主簿看他神色,隐隐心惊,“如何就先想起了这一步?”

  老主簿小心道:“您若出了事,云公子当初在牢里,岂不是白白受了那些罪……”

  萧朔狠狠咬牙,阖目调息,再度压了数次。

  他从方才起便已尽力压制,再压不住,凛冽怒意终归翻腾上来,一把掀了棋盘:“谁叫他受那些罪了!”

  老主簿瞬间噤声,缩在一旁。

  “平日里的无赖劲哪去了?!”

  萧朔寒声:“这种时候倒乖了!让受刑就受刑,若是有人再以此拿捏威胁,要他的命,他是不是把命也要给出去!”

  老主簿有心提醒云公子其实险些就给出去了,但一不小心怀了您的龙凤胎,看着暴怒的王爷,干咽了下,闭紧嘴躲在角落。

  福至心灵的,老主簿忽然想起了云公子被抓回京城、投进御史台狱的那一天。

  萧朔一个人在书房里,闭门不出,砸了一整个珍宝架的宝贝。

  老主簿犹豫了下,小声问:“您那天气的,其实是云公子……”

  萧朔起身,拂袖出门。

  老主簿吓了一跳,把杀气腾腾出门的王爷拼死拦住:“您要去哪儿?”

  “去给他长长记性。”萧朔冷声,“学不乖,就该受些教训。”

  “是该教训!”老主簿忙帮腔,又小心溜缝,“只是云公子身子不好,您多少留些情……”

  萧朔冷嘲:“我留情,让他再在哪个我看不住的地方,滚回来一身伤?”

  老主簿不敢说话了,拼命朝门口下人打手势,让去给云公子通风报信。

  萧朔这一股火已压得太久,前几次都被意外岔过去了,这次被侍卫司手段激得怒火攻心,数罪并发,绝不好相与。

  老主簿一路忧心忡忡跟着跑,眼睁睁看着萧朔杀气肆意,推开云小侯爷的院门,径直进了屋子。

  老主簿不敢跟进去,躲在门外面,偷偷往里面看。

  屋内昏暗,只点了一盏灯,静的很。

  云琅躺在榻上,被萧朔拎着衣领狠狠扯起来。

  ……

  云琅勉强睁开眼睛,从梦里醒来一半:“萧朔?”

  萧朔眸色阴沉,定定看着他。

  云琅打了个呵欠:“你也被关进来了?”

  萧朔蹙紧眉:“什么?”

  云琅睡得迷迷糊糊,一时还不很清醒,拍拍他:“没事。”

  今日审那几个刺客,云琅心知不容手软,照着记忆里自己被折腾得法子走了一通。

  收效很好,只是躺下歇息时,梦境里又翻腾起天牢中的情形。

  一时是扑了水的纸一层一层蒙在脸上,一时又是拿棉布罩着,一桶水一桶水狠狠泼下来。

  云琅躺了一刻,实在睡不踏实,起来吃了剂安神助眠的药。

  起先的梦很不错,梦着梦着,不知怎么就梦着了萧朔。

  梦着了萧朔……就更不错。

  云琅对梁太医的药格外满意,察觉萧朔身上冰凉,顺手抄起被子,连他一并裹了:“来,暖一暖。”

  萧朔满腔怒火,被云小侯爷一张被裹了个结实:“……”

  “别折腾。”云琅道,“快睡。”

  萧朔不等立规矩,先被他理直气壮训了,冷了神色正要开口,眉峰忽而蹙了蹙。

  云琅睡得舒服,眉宇舒展开,大抵是屋内暖和,脸色难得不似往日那般苍白。

  因陋就简,被萧小王爷拎在榻边角落,也就顺势蜷了,拽着他:“过来点。”

  萧朔神色阴晴不定,看了一阵,确认了云琅是真的不曾醒透,慢慢放开手。

  “地方不够,别折腾了……”

  云琅困狠了,折腾了几回,把萧朔怎么都碍事的那条胳膊拿起来,放在背后:“将就点,抱着吧。”

  萧朔肩背微滞。

  他屏息静坐了一阵,手臂挪了下,想让云琅靠得稳些。

  云琅皱眉嘟囔:“别动。”

  萧朔:“……”

  云小侯爷睡惯了厚绒暖裘,觉得这张垫子也勉强合意,没再挑剔,不管不顾睡熟了。

  ……

  老管家生怕王爷动怒,一时不察把云公子拆了,带着玄铁卫,战兢兢把窗户纸捅了个洞,往里看了看。

  屋内昏暗,唯一那一盏灯搁在桌上,光点如豆。

  来立规矩的王爷坐在榻上,身形铸铁一般,纹丝不动。

  不知为什么,身上裹了层被子。

  怀里静静躺了个睡得昏天黑地、四仰八叉的小侯爷。

  作者有话要说:爱大家,抽红包!

  从明天起固定晚上九点更新呀~

  推荐一本朋友的新书,纯爱校园文,《我怎么可能喜欢他》作者墨西柯。

  【有重名的书记得看清作者哦!】

  简介:1.两所私立高中并校了,两校校霸看对方颇为不顺眼,明争暗斗不断。

  随侯钰看着对方撇嘴: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就不干人事呢?

  侯陌看着对方冷笑:长得祸国殃民的,脾气还挺大,当个屁校草你该当校花。

  2.随侯钰有狂躁症,失眠严重,突然发现只要靠近侯陌就能睡着。

  自此,侯陌的被窝里多了一只暴躁的小怪兽,

  嫌弃他,还天天来睡他。

  3.网球双打比赛赢了,互为搭档的两个人还能天台约架的,估计也就只有随侯钰和侯陌了。

  队友们得知后,个个急得不行。

  许久后,随侯钰回来了,嘴唇微肿,嘴角都有了淤青,气得众人纷纷要去找侯陌算账。

  直到侯陌回到班级,喉结上有牙印,领口的扣子还掉了两颗,追着随侯钰解释:“我打球的时候真没对女孩子笑,我天生笑眼。”

  散了吧……

  4.记者:请用四个字形容对他的看法。

  侯陌:爱不释手。

  随侯钰:去他妈的。

  记者:平时有什么业余爱好?

  侯陌:摸鱼。

  随侯钰:打猴。

  嫁鸡随鸡嫁侯随侯,“睡不着”和“睡不醒”的爱情故事。

  “我爱学习”骚话攻ד多才多艺”炸毛受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