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_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书荒网 >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 > 第一百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章

  老主簿守在窗下,心惊胆战看着小侯爷倒空了飞蝗石的存货,悄悄绕回来,将书房门推开条细缝。

  云琅千虑一失,叫琰王殿下严格按数目灌了酒,此时已彻底叫酒泡透了。

  帐下不幸,少将军痛失了忠心耿耿的亲兵,化悲痛为力气,昏沉沉一门心思往萧朔怀里钻。

  萧朔也醉得不轻,他仍记着要照顾云琅,将云少将军从怀间慢吞吞挖出来,拿了帕子投过热水,替云琅擦脸。偶尔少将军不配合得厉害,还会将人拢住慢慢晃,细细地吻轻轻打着颤的睫尖眼尾。

  小侯爷没防备,叫王爷亲得软了,十分没面子。怒气冲冲要离府出走,被萧朔揉着颈后背脊哄得舒服,团成一小团,自带着雪貂小绒毯回了王爷腿上。

  ……

  老主簿凝神看了半晌,终于放心松了口气,悄悄合了门。

  次日一早,两位小主人破天荒地都没能起得来。

  王爷与少将军难得好眠,阖府悄无声息,人衔草马衔枚,车轮都用稻草裹得严严实实。

  整个琰王府齐心协力,叫王爷与少将军一觉睡透,在榻上躺了一整足日。

  萧朔睁开眼时,窗外天色竟已又尽数黑透了。

  榻下零零散散扔着衣物,搅着乱在一处。云琅裹着绒毯,无精打采萎靡成一小团,在床头贴了份两人随身亲兵的名册,一颗小石头接一颗小石头的砸。

  屋内静得不知今夕是何夕,月色溶溶透进来,安宁得恍如隔世。

  萧朔静躺了一阵,伸手去摸榻前箭匣。

  “干什么?!”

  云琅叫他吓了一跳,从半融化里活过来,扑过去将萧朔牢牢按住:“真醉傻了?”

  云琅酒量好,酒虽喝的多,醒得却比琰王殿下还早出不少,原还切齿盼着萧朔醒了,好同小王爷好好清算昨晚这笔账。

  此时眼看萧小王爷这宿醉后癔癔症症的架势,云琅一腔脾气已瞬时折腾没了半腔,手脚并用将人牢牢箍住:“醒醒,又魇着了?”

  萧朔握了袖箭,箭尖抵着掌心皮肉,蹙了蹙眉。

  不曾有什么梦魇,这些年来,这是他睡得最好的一次。

  禁军归位,朔方成行。

  朝局乱势已成,大乱大争,正可激浊扬清。

  云琅就在怀里,安安稳稳,柔软暖热。

  身心松透,经年累月死死压进骨髓的疲惫忽然一齐不讲道理地攻伐上来,将他淹透没顶。几乎不容萧朔反应,便裹着人一头扎进安稳深沉的睡意里。

  彻夜彻日,连半个梦也不曾做。

  萧朔此时回想,竟全然想不起自己是如何将一小团云少将军抱进内室、脱了两人的衣物,插严封死了窗户上的一百多个插销,与云琅一起倒头睡实在榻上的。

  “我记得。”

  云琅幽幽举手:“我拖着你的腰,让你先睡觉,你不听,一定要把每个插销都再检查一遍。”

  萧朔:“……”

  “还要将你我锁到一处。”

  云琅:“我告诉你你拿的是砚台,就算你把砚台掰成两半,也没办法把我扣在你手上。你听了很是失落,不肯同我说话,自己去生闷气。”

  云琅:“我好心安慰你,你竟还得寸进尺,要我帮你把砚台咬个豁,方便你掰。”

  萧朔:“……”

  云琅放下手,叹了口气:“至于你醉酒后三两下扒干净我的衣服,实在身手利落、干净果决。这种事我自然是乐意的,可你扒我的衣服,是为了用毛笔沾朱砂,给我画一条麒麟尾巴出来,我就不懂了……”

  萧朔实在听不下去,仓促起身要往外走,被云琅堪堪伸手拦住:“等会儿,还有。”

  萧朔头一次这般放开来大醉,半分想不到自己竟会做出这些荒唐事。此时叫云琅一样样翻扯,只觉无地自容,定定神低声道:“还有何事?”

  “还有你醉了,闭嘴葫芦一句话不肯说。问得急了,便只知道一股脑地给我拿你这些年藏的好东西,不要还不行。”

  云琅手上使力,将萧小王爷扯回榻上:“我要三千颗大中小类别各异的飞蝗石有什么用,闲来无事,给你书房窗外铺条平坦宽阔又漂亮的小石子路吗?”

  ……

  萧朔眼前一黑,堪堪坐稳。

  饮酒误事,端王自小教训下属,这些年耳濡目染,竟半分没听进心里。

  分明警世恒言。

  萧朔只想出去找老主簿要桶冰水,此时叫云琅扯着,半句话说不出,咬了牙死死按下赧意:“是我失态,对不住――”

  云琅看他半晌,没忍住乐出来:“对什么不住?”

  萧朔微怔,抬眸看他。

  “多大些事?我当初喝醉了酒,骑着你们家马要上你们家房顶,你不也没训我?”

  云琅笑道:“还抱着我哄……说马不安稳,你背我上去。”

  萧小王爷心里藏的事太多,非得要醉透了,才能隐约透出来些许。

  云琅昨晚也醉得半傻不傻,同他费尽心思周旋,险些便当真被说服了帮忙咬砚台一口。

  玉麒麟的尾巴摔断过,云琅自己都早没当回事了,还觉得镶了金子很是精致漂亮,反倒比之前还要好看。

  小王爷看着闷声不吭,平日里提也不提,人都醉沉了,还惦着给他补上半条尾巴。

  “下回再想知道自己是醒了还是梦。”

  云琅笑了笑:“不用拿袖箭扎自己,也不用出去冰天雪地的浇冷水。”

  云琅翻够了旧账,伸出手,将萧朔整个热乎乎抱住:“我亲你一口,比你自己胡乱折腾省事。”

  萧朔一顿,身体里积沉的酒力竟又像是叫云少将军这一抱掀起来,涌成分明热意。

  云琅凑上来,耗尽毕生所学,同萧小王爷聚精会神亲了个结实的,又在萧朔唇畔不老实地胡乱蹭过一通,心满意足向后退开。

  萧朔垂眸,伸手揽住云琅脊背。

  “睡了一天,起来吃些东西,有事同你商量。”

  云琅顺着他的力道,舒舒服服倚了,贴了贴萧朔额头:“今晚帮我个忙。”

  萧朔心头微动,轻声道:“什么?”

  “我有一趟要紧事,昨晚叫你与咱们家亲兵联手灌没了,今日还得去。”

  云琅道:“你今夜先去禁军大营点兵,将你我要的尽数备齐,然后叫你们家黑马跟着马车,拉着你到处转。”

  “别转太远。”云琅补充,“就在观桥、宣泰桥、陈州门那一带晃悠……”

  萧朔蹙眉:“你要去太师府做什么?”

  “我有个念头,不知准不准……也是昨日宫中出事,我才忽然想到。”

  云琅道:“此事你不可出面,只有我来。”

  云琅握了握萧朔的手:“我有分寸,放心。”

  萧朔沉吟一阵,反扣住云琅的手,低声道:“你是说,襄王可能已接触了太师庞甘?”

  云琅不料他反应这般快,怔了下,哑然点头:“我到得晚,是在那射雕手发出一箭后才盯上他的……当时我便在想,他第一箭无人干扰,为何只伤了皇上的胳膊?”

  纵然此时襄王也实力大损,无力在皇位空悬后出手抢夺,尚且不能直接要皇上的命,这一箭也本该能伤在些更要紧的地方。

  能叫射雕手射偏,只会是因为殿内有必须要避开的人。

  “那个时候,参知政事已经瘫在地上了,殿内只有你们三人站着。”

  云琅道:“他也想要你的命,不会是为了避你。值得他留手的,就只有老庞甘……”

  云琅看着萧朔:“你记不记得?我们当初还说,庞甘是当今皇后的父亲、皇上的老丈人,皇后专擅后宫引得皇上不悦,已动了纳妃的念头?”

  “皇后所出的两个嫡皇子,也因为办事不力,近来屡屡受到皇上斥责。”

  萧朔静想一阵,点点头:“庞甘以国本为由,再三上奏请立储君,皇上却都置若罔闻。后来皇上又与太傅谈过一次,立储一事再不准提,甚至已与阁老议过,是否要将两个嫡皇子送出京封王。”

  “老庞甘是颗随风倒的墙头草,刮东风便随东风,刮西风便随西风。”

  云琅道:“如今情形不妙,若襄王主动招揽,他只怕已动了心思。”

  两人已没什么可瞒的,云琅不同萧朔打机锋,索性径直道:“他手里能当投名状的,就只有咱们家那颗大印。”

  萧朔正要开口,叫云少将军这一句堵得结结实实,抬眸看他。

  “看我干什么?”

  云琅扒着他,从桌上摸了块酥饼,咬了一口:“我好歹也是明媒正娶、入了玉牒的琰王妃,莫非这大印没有我的一半?”

  “胡闹。”萧朔蹙眉,“这两件事,如何能混为一谈?”

  “这两件事,就是一谈。”

  云琅看着萧朔神色,存心气他,索性一口气数:“咱们家大印,咱们家王府,咱们家亲兵,咱们家毛笔,咱们家砚台,咱们家酥饼不好吃……”

  “……”萧朔接过来,放在一旁:“隔夜了,我去叫他们换些新鲜的。”

  如今朝堂势力混乱,今非昔比。当初本是皇上为了牵制萧朔,逼他押出去的那一枚王府大印,竟成了局势中最关键的一样东西。

  襄王若也盯上了这枚印,云琅去探太师府,只怕凶险非常。

  “凶险归凶险,这东西拿回来,你我彻底再无后顾之忧。”

  云琅笑道:“再说了,我这不是提前拽了你,叫你替我放哨接应么?”

  “你要诱那个射雕手,我可都出手帮忙了。”

  云琅在这里等着他,看着萧朔回到榻前,伸手搭了萧朔的肩:“小王爷,你给了我三千颗飞蝗石,我不去太师府砸几个人,真的用不完了……”

  萧朔:“……”

  云琅苦哈哈砸了一早上石头,如今还剩两千八百八十八颗大小各异的存货,看着难得吃瘪的琰王殿下,身心舒畅,坐回萧朔腿上等亲。

  萧朔看他高高兴兴闭着眼睛,静坐良久,终归将云琅轻轻一揽,在唇畔落了个吻。

  云琅心满意足,也在小王爷唇边叨了一口:“对了,你为什么还给我攒了一摞纸?我觉得里面像是有字,昨晚太黑了,也没来得及看……”

  “……”萧朔心底一沉,耳后热了热:“我将那摞纸给你了?”

  “给了啊。”云琅点头,“我放书架上了,回头看。”

  下人送了新做的点心进来,萧朔拿了一块,陪云少将军吃夜宵,不着痕迹下定决心,临走前定然要托付老主簿连夜将《云公子夜探琰王府》的手稿销毁干净。

  云琅还被他强塞了不少东西,吃着点心,想了想:“对了,还有你那个天天动手揍、夜夜抱着睡的宝贝枕头,我摸着也像是绣了字,也没来得及看。”

  云琅好奇:“绣的什么字?”

  萧朔:“……”

  “针脚细密,我摸着还是王妃娘娘的手艺。”

  云琅当时没摸出来,此时懒得起身看,兴致勃勃:“究竟绣的什么啊?”

  萧朔:“戒酒。”

  云琅:“?”

  萧朔端起腿上的云少将军,在榻上放稳。沉稳起身,拿了绣着少将军名字的枕头和将少将军绑在榻上打屁股的手稿,踉跄出了书房。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