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家是什么?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01家是什么?
字体:      护眼 关灯

001家是什么?

  所谓职业道德。

  巢弯弯一直认为干哪行就得爱行,对待自己的工作就得像春天般的温暖,还得抱上十二万分的热忱,天天在那里干得热火朝天,才不会辜负律成铭对她的赏识,这不,刚见了面就跟着火一般,人倒在床里,干个没完没了——

  她知道这么说有点不太含蓄,可真的,她的老腰呀,都快让人折腾的断了——

  律成铭还在她身上,那大手使劲地掰开她想并拢的腿,那力道重的让她其实想发出感慨,——再掰下去,她的腿都快给掰直了,都成一百八十度直线了,要是再掰下去,她觉得自己就得以前初中自然科学课上那被她用钉子钉在实验台子上的癞蛤蟆,绝对不太好看。

  她到是想感慨,也就是那么一想,出来的声音到让她自己都能酥了半边儿骨头,柔的媚的都有,她以前看过岛国片,很羡慕人家能把声音叫的那么婉转,其实——事情落在她身上,她发现自己也有那么个天分——

  听听——

  “别——别——唔——别——”还真有节奏,要不是怕身上的人不喜欢,她还真的可能学一下岛国片里的台词,她这么一想,就有点神游了,但是——臀部一疼,竟是让律名铭狠狠地拍了一记,疼得她眼泪都快掉出来。

  那么个委屈的,眼泪有点湿,不是很湿,就湿那么一点点,显得有点为迷蒙,这眼神,她学过,自认是做的很到位,“疼——”

  就一个字,把尾音儿拉得很长,到是想尽量地拉长,结果被他狠狠地一冲撞,那声音就断了,断在喉咙底,怎么都上不来,到是成了个粗喘,腿间荡漾着的那叫快意,让她真想尖叫。

  怕,她怕吓着他,没敢真大声,也就用牙齿咬着自己的唇瓣,心里头恨不得他马上风了,她就卷了这屋里值钱的东西跑路。

  “我厉不厉害?比别人都厉害吧?”

  律成铭就那么问她,问得可认真,就连下边都重重地捣了几下,捣得她泛滥成灾,他还笑,笑得几乐,还凑着她的唇角,一下一下地啃,跟啃什么最好吃的玩意儿似的,把她唇上的颜色都给啃得干干净净。

  问题很严重,很严肃,要说他不如别人厉害,那肯定不行,她想也许今天就能死在这床里也说不定,可要说他比别人厉害,这话嘛,有点虚,事实的情况,不是他比别人厉害,也不是别人比他厉害,而是都差不多,要说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也就是长短粗细的先天因素。

  她的双手可利索了,双手缠上他脖子,眼儿亮亮,也不知道什么叫做作,自个儿快乐就好,索性就吻上他,学他的方式,吻得可漂亮了,咂他的薄唇,还咂咂有声,跟吃什么似的。

  律成铭这个人最不喜欢欲迎还拒,她是晓得的,所以她也没有费那个劲,还是直接上去,最直白不过的举动,往往能得他喜欢。

  果然,不愧是律成铭,一贯是他自个儿喜欢了就成,那撞得她都快死过去又活过来,真怕她自己就这么给折腾在床里——

  但是,这事儿终归没成,她还是好端端地活着,侧躺着看着律成铭冲过澡出来,也不怕她长针眼,愣是没披一点东西,直接挺着刚才还肆意在她身体里冲撞的家伙,就那么当着她的面儿穿上他的军服。

  真是极具美感的身体,要怎么说呢,充满着一种张力,一种让人快移不开视线的张力,她拉过床单,把自己的身子遮住,视线开始飘移,尽管腿间残留着叫人不舒服的湿意,但她更没有想同这个人进行鸳鸯浴的念头,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床里才是她的本份。

  白色的军装衬衫,领子大开着,并没有一板一眼地扣着,就连那身军装穿得松松垮垮的,却没让人觉得是糟蹋了那身军服,或者说更有一种衬他的美感,那叫怎么说的感觉,像是本来就应该那么在他身上穿。

  他点了根烟,不是深吸,浅浅地那么呼上一口,还微起头,他的锁骨叫她看得通通透透,心里忍不住就有点嫉妒,有些人,就那么好,一出生就能把世上的好事儿全占了,一点都不给别人留。

  她知道这个想法要不得,却没拦着自己,到是索性撇开眼,没再去看他,眼睛微闭,当自己睡着了一样——

  可她是没睡着,律成铭哪里看不出来她在装睡,将她身上的床单一掀,也不管她是不是什么都没穿,就那么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目光——盯着她,那种神情叫人不安。

  她一向知道危险的人,有点危险就第一个跑掉,这么多年,她都是这么活下来,没觉得自己的态度有哪里不对,表情一转,就已经是巧笑倩兮,跟蛇一样起来,两手搂住他的腰,头一抬,“别走了,好不好?”

  那神情,那认真劲儿,跟真的一个样,真的想把人留下来似的。

  可——律成铭那脸到是冷了半截子,就连眼里的那点兴味都淡了下来,“想让别人看到我跟你一起吗?想让人知道律家刚找回来的女儿跟他小叔在一起吗?”

  生冷的语气,足够让她识趣,她的手轻轻地放开,速度极慢,让人看在眼里还以为她是依依不舍,又怕他生气,卑微的存在,只围着他一个人转。

  刚找回来的女儿?小叔?

  侄女与小叔?

  这都是什么蛋疼的叫人震惊的破关系!

  到是巢弯弯拉起床单遮住自己的脸,不想再看他一眼,被伤了心,还被人警告,估计是面子上下不来台,躲在床单里恨恨地放话,“你走吧,快走吧,免得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勾引你呢!我可担不起这么大的罪名!”

  “你知道最好。”律成铭冷淡地说了句,“明晚回家吃饭。”

  她不理,当作没听见,整个人都躲着,连头都没露出来,分明生气了,不想理他。

  律成铭嘴角微讽,对她的矫情有些看不上,“记住了没?”

  弯弯自认对他还是有点了解,既然把话都没重复了,她想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一声就算了,免得他再度过来掀她的床单,虽说两个人赤着身子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她心里头对这种事还有点抗拒——

  本来嘛,谁不是天生下来就能适应张开腿让人进去的,都说生活逼人,她还真是叫生活逼到尽头了,也不是她为自己辩解,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高尚,更没有觉得自己非得摆出一种“我的身体虽然肮脏了,但我的心还有纯净的”的态度。

  她很是不能理解律成铭的想法,两个人的生活环境不同,想法自然就不一样,简单来说就是天南地北,或者说是两根平行线一样都行,他没必要去了解她的想法,她更没有必要去理解他的想法。

  两个人的所有关系,只能是“合作”两个字,最简单不过。

  她比任何人都看的清楚,索性很爽快地回了声,“好,我明晚过去。”

  许是他得了满意的答案,律成铭很快地走了。

  他一走,赖在床里的弯弯赶紧起床,也不管床单不床单的,直接下床,光着脚丫子,踩着光鉴可人的大理石地面,——“尼玛,真是个渣——”才走了两步,她忍不住抱怨出声,不止是腰酸背疼……

  她其实认为自己的腰都快断了,一对上那个穿衣镜,她都能清楚地瞅见自己身上的痕迹,就连因为她站起来,腿间的湿意沿着她的大腿内侧往下滑,小小的脸露出尴尬之色。

  双手一碰腰,那里都乌黑黑一片,还残留着手印样的东西,要不是真确实这是现代社会里,她也许是真的要怀疑律成铭那手是不是练了什么铁沙掌,那乌黑黑一片,完全是他掌风弄过,——但,真的没有,他不是那种有内功的武林高手,随便一个“旱地拔葱”就能飞得老高。

  他那双手刚才就扣着她的腰,都不让她乱动,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早年她爱看小言,晓得里头男人的手臂都用“铁臂”来形容,她觉得那个时候他的力道就差不多,要不然,她腰上的痕迹也不会这么恐怖。

  年轻男人的呀,就是热情呀——

  她忍不住低叹,为自己的命运叹气,说句直白的话,谁没有年轻过,她也年轻过,虽说现在按年龄来说,还是算是年轻,可她都觉得自己跟六十岁老太婆差不多的,完全没有那种天真了。

  刚走到浴缸前,她意外的发现里头已经放满了水,手一碰,居然还是温热的,难道是律成铭给她放的?

  这念头也就那么一闪而过,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想法,能让她全身起鸡皮疙瘩,也就是这么一恍神,她跟倒栽葱一样栽入浴缸里头,水瞬间淹没她的鼻子眼睛嘴巴,最开始有那么一点惊慌,很快地,她也就平静了下来,头埋在水里,真不想起来了。

  但是——

  她还是得起来。

  回家吃饭,呵呵——那是她的家?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