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她俗,她矫情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22她俗,她矫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022她俗,她矫情

  吕城。

  巢弯弯一点都不陌生,如今的生活都是从吕城开始,也许还可以说句纠结的话来——从吕城开始,也从吕城结束。

  奔解放问都不问她,就让她去吕城,她晓得他的想法,无非是肯定她有事求他。

  对着镜子,她细细地为自己描眉涂唇,讨好金主是第一重要事,虽然她很难自己的价码,明码标价这事,在她这里确实打了个折扣的,谈价钱,谈多少一夜还是谈多少一月,或者是多少一年?

  她从里面没有摸出个门道来,可实在是,他们个个都是她的金主,她没有看到实质的钱,却有了各个金主——当然,也就律成铭落在律萌名字下面的两套房子才是她看得到的实际财产。

  实际财产,也得换成钱,到了她的口袋里才能真正叫她放心,吃嘴里的东西就甭想她吐出来,还没有入嘴的东西,她得小心地抓住,更不能让它们都飞走了。

  她不由得对镜子里的自己努努嘴,让浅粉色更加饱满地描绘她的唇形,她脸白,这款颜色刚好让衬得她的脸如凝脂一般,她平时不怎么上妆,可能叫人“宠”坏了,连点基本收拾自己的功力都没有。

  基本上她没有什么要出席的场合,化妆这种事,她一直认为是多余的,至于不化妆见人就特等于不尊重别人,她脑袋里基本没有这种概念,再说了他们也不喜欢她弄个妆的,嫌弃她——

  好吧,她有点无奈,就画画眉,上上唇色,基本的。

  从她住的地方到吕城,路程不短不长,她叫了出租车过去。

  六月还没到,这个被称为“四大火炉”之一的城市已经到达了36度的高温,便是夜晚,坐在冷气十足的出租车里那还好些,一下车,地面的热气就扑面而来,让人硬生生地逼出细汗来。

  吕城向来低调。

  弯弯真正踏入吕城,已经是几年前的事,如今站在这家著名的高级会所前,她几乎记不起自己到底是怎么想起要来这里的,难道就因为这里的收入多?能让她尽快还钱?

  记不得了——

  一入吕城,充足的冷气扑面过来,瞬间让她的身体清凉下来,连带着被热意快熏闷的脑袋也跟着清明了许多,她就一身普通的波希米亚长裙,脚上趿着沙滩鞋,像在海边散步一样,与周边的环境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吕城,还是跟当年一样,不一样的仅仅是人。

  旗袍——国粹,无论是颁奖典礼还是盛大的开闭幕式,礼仪小姐都是各式各样的旗袍加身,而在这里,吕城的小姐们也是旗袍加身,与礼仪小姐的端庄不同,她们无时无刻都表现着一种感觉——诱惑,强烈的诱惑。

  也许是奔解放吩咐过别人,她一走进去,就有人前来引导,将她直接引往电梯,电梯停在六楼,门“咣当”的一声打开,映入她眼帘的是暗红色的地毯,从这里一直铺到过道的尽头,而过道仿佛深不见底,昏暗的灯光,让她无所适从。

  也是这么一个夜晚——她跟着康姐走入这里,康姐说与其接无数个客人,不如找一两个包了就算了,她当时也觉得康姐说的不错,每夜换男人这种事,不是嘴上说能接受就能接受的——再多的心理建设,还是有那么一点心理障碍的。

  那会她还年轻,跟嫩葱似的,她挺不要脸的给自己冠上这个形容词。

  暗红的窗帘,垂落在窗前,她一颗心呀,抖得跟什么似的——跟在康姐身后,她局促不安地盯着窗帘,根本不敢看任何一个地方,出来卖的都有第一次,她第一次也是很不安的好不好!

  康姐很快就出去了。

  房间里就她一个人。

  真是空旷的房间,

  她想抓住康姐问问,这里到底有没有人,让她一个人等着合适吗?

  没曾想,她刚站起来,紧闭的浴室门到是开了,高壮的男人站在那里,全身上下根本没穿什么,连遮蔽隐私地儿的内裤都没有,头发湿的,身上也有点湿意,估计是刚洗过澡——

  看上去很年轻,比她预想的还要年轻,但至少比她大,唇比较薄——

  她愣愣地看着他,还是头一次面对光/裸的男人,明明知道自己得移开视线,她却是神魂不知般地移向他的下半身,移向他那里,微微抬头,紫黑黑的粗壮个儿,让她顿时红了脸——

  眼睛却是闭上了。

  原来这个东西这么难看。

  她脑袋里掠上这么个念头,兀自站在那里,没有动一下。

  凡事总有第一次,她来了,就是接受康姐的意思,她不想挣扎,都来了,再挣扎都显得矫情,十几万的钱,对别人可能是小数目,一个月或者一年就还了,可她还不了,还得上大学,不是解决了学费就能上得起大学的,还得有生活费。

  她想过的更好。

  她给抱起来,依旧是闭着眼睛,仿佛不睁开眼睛,一切都只是发生在梦里,她还是十八岁的高中毕业生,下半年就要读大学了。

  背贴着柔软的床铺,她被放在床里,清楚地感觉到男人的手落在她身上,沿着她的身体曲线走,慢慢地,像是在揪起她的情绪,慢慢地,逗弄猎物一般,她在他的手下,没动一下——

  明明手在轻轻碰,却让她觉得那是种无边的压力,重重地朝她压下来,压的她透不过气来,小脸涨的通红,没躲,乌溜溜的眼睛就看着他。

  “还是处儿?”

  他问她,那嗓音不知道就透着点什么味儿,微眯着眼,手到是弄开她腿儿,往她腿中央过去,隔着薄薄的蕾丝底裤。

  她莫名地觉得羞耻,即使刚来到康姐面前,她似乎心理强大的能接受一切,真正被他碰到那里,她确实是想跑了——不过却是点点头,嘴里到是没应出声音,心里再强大,也没能叫她跟平常人做买卖一样把自己是处儿的事吆喝出声。

  跑什么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没那个勇气跑。

  但是——

  他站了起来,像模像样的穿上衣物,回头还丢她一个眼神,见她愣愣地倒在床里,“怎么,不想起来了?这床多叫你喜欢?”

  “没、没……”她跟被电惊着一样的跳起来,赶紧站在床下,两眼巴巴地看着他,心里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穿起衣物,这都脱了衣的,不都是赶紧上来,把她给办了吗?

  到她这里怎么不一样了?

  她心里到是疑问多多,可不敢问,生怕多说多错,还不如不说不错。

  他走在前面,她跟在后头,尽管有好奇的视线丢过来,看到前面的奔解放,谁也没有再继续多看几眼,奔解放这个人,谁都认识,不是脾气坏的很,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也都知道他那个规矩儿,碰的都是处儿——

  也就晓得他身边那个肯定是处儿。

  前面的人走得坦坦荡荡,后面的人跟着战战兢兢,都说她是第一回,哪里晓得金主的性子,也琢磨不出他到底想干嘛,只能是跟着,还低着头,盯着他的脚后跟走路,亦步亦趋。

  奔解放要毕业了,从军校毕业,毕业了嘛,咱得庆祝呀,跟他一挂的公子爷们都过来吕城,叫做来个热情的解放,他名字不就是叫解放嘛,如今可真是解放了,从军校解放到不知道哪个地方去。

  临了,得乐一乐。

  弯弯自然得奉陪,能让康姐挑中她给奔解放,确实是让康姐下了大决心的,而弯弯自然是识时务的人,别看她才十八,瞅着比一般人都老实,这点叫康姐最放心,上回挑了个人,送到那位手里,结果临了,还反悔——

  结果,没啥好事,那个女孩儿吃了点苦头,让个七八十的老头儿,干瘦的跟个枯木一般的老头儿破了身。

  这都是“反面教材”,弯弯听说过,也晓得面前的男人叫什么,也晓得他身份不一般,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人,既然她都来了,反悔的事,不是她不想做,而是她不能做,钱,是她需要的东西。

  她俗,她矫情,她什么都有,最多的是识时务。

  康姐说,这个男人,得哄着,脾气太坏,别叫他的脾气吓坏了,尽管到现在,也就两个人也就对上一句话,她还看不出来,到不是没放在心上,是太放在心上了。

  奔解放带着个女孩子儿进来,谁都没太注意,要是他身边没女人,那才是怪事,跟他一起的就几个人,都是他同一挂的人,说起话来,大家什么逗趣儿的事,或者是整了谁,那是笑意张扬的。

  弯弯就坐在那里,不出声,不要讲多余的话,这是康姐说的,而且他们说的事儿,她跟听天书似的,可能她见识太少了,也想着让自己后面舒服一点,就喝了点酒。

  一喝酒,她才晓得自己酒量好,都喝了两杯,一点事儿都没有,人家说脑袋晕乎乎的,她都没有,就是还想喝,酒的香味儿直往她鼻子里钻,钻的她都快坐不住,细撩撩的手臂就伸过去,截糊了奔解放刚想拿的酒——

  __免不了在这尾末吼一声,上一章更新内容放少了,早上修过了,大家可以回去看看,等把这个文更完,我想开个全新的文,书名我都想过了,——操之过急——哈哈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