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自尊其实不重要?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02自尊其实不重要?
字体:      护眼 关灯

002自尊其实不重要?

  不带套什么的,其实最让弯弯烦躁,偏人律成铭还有一套歪理,说是隔着层橡胶捅起来跟隔靴搔痒一样,一点快/感都没有——

  她忍不住对着浴室里的镜子做了个不屑的表情,却见着镜子里头的人,那一脸苦瓜的,让她自己都不乐意看,一天到晚露出苦瓜脸什么的,其实最没意思,她一向认为人活着得前看,往远看,现在一切都是暂时的,总有一天,她会自由自在的。

  哎——

  想太多了,她长吁出一口气,对着镜子试着做出各种表情,其实她现在跟演员也不差不多,虽然她与大荧屏没有什么联系,生活演戏那也是演戏来的,她是全方位演出,尺度大,动作更是媲美女优,估计女优都没有她这样敬业的。

  呃,想远了,她也就是想洗个澡,一个人洗澡算是好的了,跟人洗鸳鸯什么的,更是伤不起,还记得跟律成铭上次洗的什么破鸳鸯浴,她整个人被按在冰冷的地砖上,头朝下,屁/股叫他弄得高高的,就那么肆无忌惮地她身后冲撞,撞得她第二天腿内侧都是又青又肿的。

  都说最可恶的是男人不行,可男人太行了,也真是烦恼,一夜几次狼什么的,真是太烦躁了,湿湿的,粘粘的,还有那么点浊/白的颜色,幸好她这里鬼都没一个,她不至于难为情什么的,虽然难为情这种事,她早就当自己不长脸皮了,可有时候脑抽了,也会难为情,当自己是纯洁的小处/女什么的。

  她拨开自己那里,用水把自己洗上一次,洗得很认真,生怕还留下什么,这身体全是痕迹,一看就晓得她干什么事了,不由头疼,妹的,她晚上还得去见人,领了人家的钱,就得把事儿做到尽善尽美。

  弯弯一手扶着墙,慢吞吞地走出浴室,不是她太矫情,实在是两腿都并不拢,走起路来,确实有点像鸭子,走到床边,她把床单一扯,别笑话这床单,其实床单上全是激烈后的痕迹,那味儿可浓得很,她还想睡一会,这味儿实在叫人受不了。

  “萌萌,怎么走路跟鸭子似的,这都怎么了?”

  别嫌人家说话太直白,就算是弯弯再克制,总是免不了露出一点形迹来,让人刚好瞧见,人家——白允妍问她,那是代表人关心她。

  白允妍谁呀?

  这得解释一下,据说与巢弯弯如今顶上的律萌这个人那是发小,小时候好了去了,律萌这个人从小脾气大,家里宠得很,也就跟白允妍处得来,要说白允妍家世也差不到哪里去,有个市委秘书长的爸爸,比起别人来,这家世能把别人甩到几百米远的——

  但是,律萌那家世,就是纯金且镶玉的,金贵的去了,她在人面前都是不够看的,想当年,律萌被人给拐卖了,那事儿还弄得挺大,十几年了,人都没找回来,年初也上不知道律家是怎么了,跟打了鸡血一样,就把人找着了。

  “我这不是昨晚去健身了嘛,在跑步机上差点没把自己弄趴下了。”巢弯弯一笑,人家交给她的任务,千万别叫任何人怀疑她不是律家的女儿——律家大小姐律萌。

  她笑得很矜持,又透着与白允妍的那么点亲热,也就是适度的亲热,标准的八颗牙,好歹她也是经过特训的,怎么样才能给自己加分,她学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虽然内里换不了,务必表面要弄的像模像样。

  白允妍拿手半挡住她的小嘴,眼睛微微瞪大,却显得不那么突兀,“不是吧,萌萌,你可别呀……”她话刚到这里,忽然视线一转,落向刚走进来的人身上,却是压低了声音,“萌萌,你看那边,好像是奔家的奔解放?”

  奔家的奔解放?

  弯弯恨不得叫她发窘的话题最好赶快过去,一听到这名字,差点没笑出来,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取这种二B的名字?还奔解放,这年头都不知道是解放多少年了,还奔解放,是要奔什么样的解放?

  自然是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这一看,到让她差点躲到桌子底下,心顿时都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那、那啥的,不是那个家伙吗?

  “你认……”

  她刚开口,却让白允妍拉了起来,心里暴躁无比,真想把白允妍的手拉开,碍于她如今律萌的身份,确实不能这么做,白允妍算是与她最要好的了,律成铭的要求就是让她与白允妍保持住关系。

  白允妍丝毫没发现她的为难之处,她拉着她以为的律萌,走到那人面前,漾起大大方方的笑脸,“奔哥哥,你怎么没在部队?”

  奔哥哥——三个字,让弯弯跟触电一样,顿时站在原地,脚步都沉重了,心里更是更像是被雷轰过一样,都焦了,外头的嫩也没有,全都是焦的。

  奔解放的目光掠过来,停都没在弯弯脸上停留一秒,对白允妍的笑脸,也没有太多的表情,冷冷淡淡的点点头,算是跟她回个招呼。

  可白允妍是去打招呼的,能这么着就算了吗?

  肯定不行的呀,她兀自拉着心里松口气的弯弯坐下,两手支着下巴,一副可爱状,“奔哥哥,你记得律萌不,这就是律萌,伯伯生日你没回来,我本来还想介绍萌萌跟你认识的——”

  介绍?

  律萌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跟解放这样的男人搭上线,她指定是脑袋里有问题的,一看到他,她的大脑估计都能停止运转,脸上保持着微笑,尽量不搭话,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记得。”奔解放回答的很干脆,声音冷冷清清。

  那声音让弯弯到是听出来了,这人与白允妍的态度截然不同,从他表情或者眼神来看,都不是耐烦与白允妍说话,或者根本不想理人,冷冷的三个字,让她的肠子都快打结了,她想的是尽快离开。

  有些人,最好不要碰到,碰到就没有什么好事。

  “不记得没关系呀,现在记得也一样的,”白允妍似乎没发现奔解放对她的冷淡,依旧笑靥如花,甜甜的,还为他找理由开脱,“我晓得奔哥哥是大忙人,没事的,萌萌也不会怪你的,你说是不是,萌萌?”

  话说来说去,怎么就到了她身上,其实她最不想有存在感,被白允妍话题一带过来,她顿时觉得压力比山还大,不知道是不是她敏感了,当白允妍话一到她身上,她的第六感告诉她——

  奔解放在看她?

  微微一抬眼皮,吓——还真的对上他微缩的黑色瞳孔,那里面的情绪,她一贯是看不透的,也不想看透,赶紧地收回视线,“允妍,我去下洗手间。”

  借口烂透了,她晓得的,却不得不走开,离开位子时动作还自然,等离那张台子几乎隔了两三张台子,她总算是控制不住了,步子快了起来。

  人生最杯具的事是什么?

  他乡遇故知——仇人。

  走入洗手间,她迫不入待的把入口的门都给阖上,许是客人少了,此时的洗手间安静的很,根本没有人,她站在洗手台面前,看着自己脸上冒出的细汗,有种无处可躲的窘态——

  忍不住舀水洗脸,这脸还没泼湿,她猛然间听到动静,抬眼看向入口,门被推开,锃亮的皮鞋先映入她眼底,她顿时往后退,退得惊慌无比,直到后背抵着冰冷的墙壁,无路可退时才强自镇定地看着将入口门往里锁的男人。

  一身军装,从背后看,端的一个整齐,慢慢地转过身,风纪扣大大方方地解开,显得有微微的凌乱美,就光站在那里,就有种强大的压迫感,让人的呼吸都不畅。

  “奔哥哥,怎么来女洗手间了,隔壁才是男洗手间,你要是想方便的话,得去那里。”于是,她笑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也不理会自己僵硬的脸颊,背靠墙壁,硬是让自己放松下来,食指挡在娇艳的红唇前,“奔哥哥,别走错路了哟——”

  她还故意把尾音拉得长长的,让自个儿声音听上去软软腻腻的,连她自己听得都差点打哆嗦,到底还是面上镇定些,瞅着对面一步一步走进来的人,心跳得贼快,仿佛一下子就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既然叫哥哥,那帮哥哥把裤子脱一下?”奔解放从善如流,大大方方地把两手搭在裤腰上,摆出一副全由她作主的姿态来,“一回头就镀了金,真叫哥哥意外呀,你说是不是,弯弯?”

  那肩头的两杠一星特别乍眼,“扑通”一声,她双膝跪地,双手合十,“放哥,放哥,您大人有大量,就饶过我吧,我真不是故意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也是没办法的,要不,我把挣的钱全给您,您的手就高高抬起,放我一马——”

  自尊什么的,其实不重要,不是她没自尊,而是要了自尊,没有什么用,她也想自尊自爱,谁让她的生活就是这么蛋疼呢。

  “别呀——这多难看,还跪我?人家还不得当我是什么坏人的……”奔解放到是很有耐心地半蹲在她身上,一手抬起她的下巴,热烫的气息就往她脸上吹,吹得她眯起眼睛,“吻吻哥哥,让哥哥回味回味你那滋味?”

  她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都说只是“想死”,她没真的想不开去死一回,两手伸出去,捧住人的脸,还真的就吻起来,唇瓣就那么张开一点点,不大不小,一小口、一小口的吻,生怕把人弄疼了。

  那神情,几玄乎,虔诚的几近圣洁——都叫人赞叹,能勾得人的魂都跑出来!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