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遛鸟打架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33遛鸟打架
字体:      护眼 关灯

033遛鸟打架

  呵!

  世上最窘的事是什么?

  估计弯弯能吐出一肚子来,可她没功夫吐,而是逃了,不管两腿软得个熊样,居然还能一下子跳起来,光着身子就跑了——

  难不成她就这么着光溜溜地往外跑?

  不可能的事,她还要脸的,像这种光着身子出去溜一回的事,她可干不出来,就是把脸都给遮得跟个阿拉伯妇女一样,都是没胆子的——光蒙住脸就行了呀?那走出去还得不要脸才行,以为不要脸容易呀!

  不容易!

  所以,她连爬带滚的,逃进了浴室——

  留着肖纵在那里一脸茫然的,瞅瞅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人都光光的,也没想着要拿块遮羞布挡挡的,就大赤赤地站起来,看看阖紧门的浴室,再看看卧室门,慢吞吞地起来了——

  可不就是在遛鸟?

  你要这么说,他肯定不认的呀,肯定得说自己就是不拘小节了点,表情不太好,这是显尔易见的,谁被大清早地打拢了那什么的,谁的心情都会不好。

  门到是没给踢坏,那算是门嘛,来人得有多大的怪力,才能把门儿踢坏了?

  他还镇定,一步一步地走到门前,握着门把手那么一转,接着一拉,好嘛,一条腿就那么挟带着“千军万马”之势朝他踹过来,那来势毒得很,就往人的命根子冲,大有不废人子孙根就不罢手的霸气来——

  能这么毒的人?还能是谁?

  想都不用想,当然,肖纵也没有空想,哪里能让这么就踢脚了,他往后一退,连带着腿间那物事跟着晃荡起来——这时候,他开始有点尴尬了,不穿衣物,还真是太不省心了——

  门外的人,等得不耐烦,脚哪里能等了,一脚就踹,非得把门踹破不可,一见门开了,门后的男人——还是他认识的脸,要是按上下级关系来看,人家还是他直属首长来的——但凡咱们这样的小老百姓,见着首长,肯定得下意识地停一下——

  也会想,是不是咱误会了?

  万一真是误会,咱吃罪不起首长的怒气是不是?

  这种话儿,还真是窝囊,那是没血性的窝囊男人能干的事,可奔解放干不了,他早主吃过亏,这回再吃亏,他觉得自己没脸了,头顶的帽子那都是能油光发亮的了,——一瞅,还真瞧见那与他都不相上下的物事儿湿湿嗒嗒的,鼻间一闻,跟个狗鼻子似的,立即闻出那种味儿——

  骚味儿——

  立时叫他炸了毛,哪里按捺得住情绪,果断勇敢地冲入房,往后一甩上房门,就对着肖纵没头没脑地就打了过去——

  还真是没有章法,全无章法,只晓得要往人家脸上打,跟个无赖似的,非得把人的脸弄毁了不可的气势,到叫人为他的智商着急。

  哪里还有散打的什么的,哪里还有什么擒拿什么的,哪里还有平时训练出来的成果,哪里还有什么的,反正脑袋里空空,什么都没有,跟个闹事的小混混一般。

  要是浴室里的弯弯看到这个,她准得笑,可惜呀,她怕的躲了起来,根本不敢去想谁来了,更是捂着耳朵,眼睛都不敢看浴室门,整个人都蜷缩在角落里——

  被人抓堵在床里,岂不是很尴尬?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她怕来人能还想跟着来,那什么三P什么的,她真没心情伺候,万一来了个横的,还不如自己躲了先,尽管她晓得自己躲起来也不一定能安全,还是躲躲吧。

  她还安慰自己,指着肖纵能把人弄走。

  肖纵不知道她对自己抱了那么大的希望,他就晓得一个理儿,奔解放把他的好事给弄断了,再加上奔解放没头没脑地打过来,他又不是软柿子,能任人捏着玩,出手也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三两下地就把人揍疼了——

  “嗷嗷——”

  还真是疼,奔解放只晓得进攻,不晓得防守,再加上心里火大,想想那回也是让肖纵占了便宜,这会儿,又是这样子,气得他火儿大,连头脑都不带了,受了疼才晓得自己过于冲动了。

  反扑是必须的——

  谁都不是天生挨打的,奔解放还不知道挨打是什么滋味呢,如今却是叫他没脸的挨了两三下,什么首长的,他通通不放眼里去,谁想拐他的女人,他就让人没好果子吃——

  想法是好的,现实是骨感的,两个人打得难分难解,跟两头野兽一样——

  简直就是混战,小小的客厅给弄乱了,乱的不成样子,跟发生世界大战一般,这叫什么?裸/男大战衣服男,打成平手平手,谁都不占上风的样子,可看看咱们的“小肖将军”,身上挨过的地儿都红了——

  不止他身上都红了,就连奔解放气喘吁吁地倒在他身边,别看身上还穿着衣物,可那身衣物早就皱的不成样子了,他还指着手,那手指忿忿地指到人家面前,“欺人太甚了,肖纵,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跟我们年轻人争什么?”

  这话说的,好像肖纵都快入土似的年纪了,也亏得他脾气好,呃,这话有点不太好,要说肖纵真脾气好,刚才也就挨打了,他也就自制力好点,自认比奔解放这跟炸药一样一碰就着的性格要好太多——

  人都是需要对比的,一对比才能显出人的好来,不对比还真显不出来哪个好的。

  肖纵人好,真的,脾气也好,他自认的,别人也那么说,这似乎成了个真理,人云亦云什么的,就是这么来的,于是连他都自认自己是脾气好的,一般不跟人一般见识,就算是再大的困难摆在面前,连眉头都懒得皱一下。

  但——现在他发现了,其实他自己脾气不怎么好,就比奔解放好那么一点,至少人家还敢打上门来算账,他嘛——

  人就在对门,他晓得的,晓得她是谁,就没上过门,总算是下定决心了,人家的决心下得比他还早,这架式的,跟个来抓红杏出墙的老婆没有什么两样。

  这个想法,不太妙,让他顿时黑了脸,都口不择言了,“说谁呢,你小子说谁呢,谁一把年纪了?”

  话说的太跌份了,就这个态度,让奔解放都愣了,他慢慢地爬起来,觉得全身都疼,鼻子还能闻到那股没有散去的味道,一往卧室里走,黑色的床单皱得跟个梅干菜似的,更别提上面斑斑点点的浊白色——

  真激烈的,他是个男人,看得出来这房里都经历了什么,一时间,眼睛弄得通红,回头瞪着已经站起来的肖纵,“嗷”的一声,立即又冲上去了,“肖纵你这个混蛋,你想把人折腾完蛋了?”

  这回,肖纵真让开了,没跟他一般见识,瞅着卧室里乱的跟什么似的,他到是非常满意,双手负在身后,下巴微微扬起,“那到是没,早上她就回去了,要是你现在回去,指不定她还没去上班——”

  扯谎跟吃饭一样容易,他就把忽然人去了,那表情都是一本正经的,谁听了谁都相信的——他就这种范儿,就算是说的谎话,别人都当真的。

  奔解放也当真了,他手指指他,满脸的愤怒,人到是往外走,边走还边感吓,“你要是把人弄伤了,我非得再找你算账不可——”那回就是例子。

  “把门带上。”肖纵给戳中弱点,到底还是没有几分理智压抑着他,还叫人关门,一见门关上,他还转了转脖子,没察觉脖子僵硬才去敲浴室门,“出来了,人都走了——”

  还真是,浴室门儿开了,探出个脑袋来,还要再看看,看看卧室里是不是真没有别人,还真是没有人,让躲在里面听不太清外头发生什么事的她有点好奇,奔解放的声音她是听得出来,也知道外头两个人打了起来,不是她冷血,没去拉开两人——那也得她有能力才行的。

  她懒洋洋地拖着两条腿出来,看着依然没往身上添衣服的肖纵,只瞄了一眼,他身上红红的,估计是刚才两个人打的,她的视线就那么落在他身上,明明告诉自己别往下看,别往下看,还是往下看了,看得她双腿都颤抖——

  “我……”她说了句,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到是肖纵奇异地扫她一眼,“你又跟那小子好上了?”

  话问的真奇怪,让弯弯都觉得不习惯,像是踩了几条船的人给抓包了一样,而她就是个无耻的愿意脚踩好几条船的人——“好什么呀——”她就这么说,瞧见他眼底喜色渐浓,心跳得可老快了,生怕叫人发现一点儿事实,她压着舌尖,“还不是跟以前一样的,我能跟谁好呀?”

  想跟你好的人多着呢——

  话差点从肖纵的喉咙底蹦出来,赶紧地用理智把他自己给拴住,却是拿着哄孩子般的口气,“肚子饿不饿,我做早饭给你吃?”

  赶紧的转移话题,他可不想纠结在那些人身上,总归是现在,他拿在手里了,就不能叫他轻易地让出来——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