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深喉这事习惯不了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03深喉这事习惯不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003深喉这事习惯不了

  这年头,还得口活好,她在心里叹道,到还是精心地吻他,奔解放到是没动,让她吻,仿佛全由她作主——

  他不动如山,让她吻,一小口、一小口地吻,薄唇抿着,就那么将嘴阖着,她舌尖儿一探,他像被动地打开个细缝,让她将将地探入舌尖,跟灵活的蛇性子一样,就把里头搅了个底翻天。

  她的手还真去解,解他裤腰上的扣子,解得快,真解开了,拉链再一往下,里面那物事就跳了出来,活脱脱的蓄势待发样,能把人吓着了,——她没看,眼睛也没功夫看,她瞅着他的脸,那脸,有着说不出来的性感,眼神到冷静,且有点毒,或者有点傲气?

  一时迷了眼,一时情不自禁?

  她闹不清,却是晓得尽快得让他满意,否则,这里她也说别想出去了。

  有口活,还得有手活,她的手探入,指间触到的都是炽人的烫意,让她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连腿间都不自觉地涌上一点空虚感,让她有点招架不住。

  奔解放没动太多,就站在那里,整个人跟雕像一样,任由她缠得紧,任由她的手那里作孽,瞅着就像她巴巴地上前献身,他在那里无动于衷,真无动于衷?

  她的手间硬实之物,就晓得他不是无动于衷,高昂的气势,都叫她心惊,人慢慢地往下滑,还真把那里给含住了——人叫她含含,她还真含,两手还捧着,尽心地捧着,舌尖还真舔过,一舔过来,还一舔过去,舔的那前端都是湿漉漉、亮晶晶的——

  忽的,他的呼吸都重了,她听得分明,索性一张嘴——嘴是张了,堵得她满嘴都是,连动动腮帮子都有点难,更别提善用舌尖了。

  她吐了出来,感觉给呛的不行了,尤其是他还往里入,入的她快断气了般——这深喉的活儿她不是头次干,每次都觉得难受。

  大口大口地呼吸,她慨叹今天运道太不行,怎么就碰到这么个人,混世魔王般的,向来只有他开口,没有她求饶的份。还没等她缓过来,奔解放到是嘲讽地看着她,也不仅是看,他还一手扣住她下巴,非得让她对着自个儿。

  “怎么,你还嫌弃哥哥了?以前不就是奔着这个来的,哥哥不给你含,你还死皮赖脸地非得往哥哥身上扑?”奔解放坏笑着,把人的过往都说出来,还凑近她的脸,“这脸水润水润的,都是叫谁给润的?”

  其实弯弯心里跑过一万头草泥马,她所有想的是最好那些草泥马都狠狠地踩上奔解放这厮的脸,把他的脸最低程度也踩成个月球表面,要是残了,那更爽,当然,她就心里想想,得罪奔解放,其实跟死都没两样,他要是能给个痛快也算是好的,但是有这么一种人,偏偏不给个痛快,非得经年累月的吓你一吓,让你的神经没有放松下来的一天。

  他的话叫人皱眉,动作也叫人皱眉,还是把他未尽兴的玩意儿往她嘴里送,甭管她受不受得了,这小嘴能不能容得下,反正就往里送,——一下子尽喉头,让她欲呕,好久没做过这活,还真是不习惯。

  她还真是矫情,中间的过程没多长,开始有点呕,真进去了,还真就习惯了,一下一下地还能灵活地动了,她心里自己还真是要不得,非得别人逼得才往上,要是一开始她就主动好了,偏偏这主动她做了一半没成功。

  奔解放就是个禽兽,她最清楚不过,非得尽情了一回才高兴,她嘴巴张得难受,跟吞灯炮一样,吃力地吞吐着,两手更是细细地安抚着他——终于,她的腮帮子都没感觉了,任由奔解放在那里一进一出,嘴里的津液都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瞧着还挺可怜。

  奔解放抽身了,把还没有疲软的物事往她衣上磨蹭了下,对着她瞪大的眼睛,他一点内疚感都没有,在那里细心地拉上裤子门襟,“晚上去我那里,别叫我等。”

  弯弯真想当作没听见话,对上他警告的眼神,那眼神全是冷意,让她还是下意识地点点头,唇上残留着一点浊/白之色,衬得她艳红的唇瓣,强烈的对比,更显得她的脸跟花儿一样娇嫩——

  她站了起来,将脑袋对着洗手盆子,嘴巴一张,就把嘴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即赶紧地自水笼头底下舀起水,漱口,都弄了十来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缘故,她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味儿——人渣的味儿。

  人还真是容易娇惯,她对着镜子里头像是被蹂躏过的脸,做了个鬼脸,算是自娱自乐一回,把头发放下来,她细细地用手指头扒拉起来,再把头发绑回去,绑得高高的,还真显得跟年轻姑娘似的。

  呃——她不由笑了笑,那笑的连她自己都能打个哆嗦,笑得跟个黑山老妖样,赶紧把笑意都收了起来,今天算她倒楣,大不了,以后不露面得了,要是躲得过初一,她就不信能躲不过十五了。

  等她收拾完,奔解放早就不见人影了,她从没想过人家还能在这里等她,那是男女朋友才有的待遇,她谁呀,哪里能奢望这个,人家就丢下一句话,她就非得赶去,甭管刮风下雨,天上下个能砸死人的冰雹子,她也得去。

  但是——她现在是律萌,怎么着也得把过去的事给忘记了吧,难不成还要带着过去的记忆毁了自己现在的生活?

  不!

  她是贪心的人,有了点苗头就想要抓住,既然要与过去告别,那就来个最潇洒的告别——从今以后,她就是律萌,再不是巢弯弯。

  其实更怨自己,刚才怎么就不淡定一点,非得到洗手间来呢,给奔解放找到了机会,她一抿嘴,嘴巴里好像还残留着某种叫人不悦的味道,应该镇定地坐在那里,当作不认识的——她是律萌呀,与奔解放没有什么干系,结果她都做了什么蠢事,成了个不打自招的人。

  “你上洗手间怎么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要补妆,这都是怎么了?”白允妍到是想跟奔解放好好聊聊,顺便让奔解放发现她是一个多么适合结婚的对象,可实在是冷淡,让她多多少少有点挫败感,“晚上要不要去看乔大师的服装秀,我有入场券。”

  乔大师是谁?

  一心在纠结自己太紧张而不打自招的巢弯弯,根本不懂白允妍嘴里说的人是谁,但就算是不懂,也得装懂,装得也必须有模有样,她微微一笑,笑得很好看,让她的小脸看上去分外温和,“乔大师的?那我算是借你的光了?”

  白允妍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是的,小时候她们是很熟,熟的她都成了律萌的跟班了,谁让她家世不如人,现在——现在嘛,她看着律萌喝咖啡的模样,都觉得自己有种优越感,“是呀,我这还是来必诚送的,你晓得来必诚吧?”

  又一个名字,惊的弯弯差点把手里的咖啡都弄溅出来,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以前她想不自量力抓住的人,人家那是避之不急,现在怎么就这么容易交集了?

  “晓得呀,咱们最年轻的市委书记,听说他后妈还是你大姐?”

  这还是她以前听说的,白允妍不是独生女,她上头还有姐姐叫白允芯,恐怕能成为所有女性羡慕的对象,丈夫身居高位,本身又是知名女主播,弯弯特别嫉妒这样的人,谁让她一无所有。

  白允妍眉头一皱,“哎,你能不能别提她,我一提起她就浑身不自在,”她转个话题,分明对白允芯不感冒,“萌萌,晚上把你小叔也拉出来呀——”

  小叔?

  提到这个称呼,弯弯下意识的有点反应不过来,她向来没有亲人,也没有这样子叫过别人,等她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才晓得那是问提律成铭,一想到律成铭,她就觉得腰酸腿疼,完全是无意识地反应。

  “他去做什么呀,每天念念叨叨的,烦都烦死了。”不耐烦不是做出来的,是发自内心,她确实是不想跟律成铭有交集,尽管现在名义上律成铭是她小叔,可谁家小叔会半夜跟头狼一样,钻入侄女的被窝,把吓人的物事非得往侄女身体里推?

  “自然是给我们结账呀——”白允妍说到这里,那神情有点悻悻然,“我的卡都不能刷了,最近我爸嫌我给白允芯惹了麻烦,非把我的卡停了,我现在手头也就几千块钱,要是看上乔大师的作品,没钱买,岂不是很丢脸?”

  弯弯到是想问她乔大师到底是谁,设计的服装真有这么好吗?话在喉咙底,根本没问出来,她还看得出来白允妍身上的那点优越感,律成铭说过,以前白允妍是她的小跟班,现在——她这个假冒的律萌,推说是给人贩子给拐卖过的,生活在落后的地方好几年,估计在白允妍眼里,她律萌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土气。

  “那好,我问问他有没有空——”她话才说完,就立即打电话给律成铭,听到手机那头传来的冷静声音,让她的心瞬间飞到半空中,有那么点紧张,也不知道紧张从哪里来的,嘴里干干的,却是硬是挤笑脸来,即使手机那头的人根本看不见,“小叔,晚上我跟允妍去看乔大师的服装秀,你要不要陪我们一起去?”

  收藏与珍珠走起来哈哈,赶紧的,保证日更,内容纯属娱乐!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