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41
字体:      护眼 关灯

041

  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把人就往车里丢,丢的人七荤八素的,一时都天旋地转的,都搞不清自己是谁了——

  最可怕的不是搞不清楚自己是谁,是太搞清自己是谁了。

  她是属于这个,让人弄着军车大模大样的来堵,真是脸大了去了,快赶上脸盆了。

  索性装死,蜷缩身体,还真把自己当死人了,前一个还窝在车里听那什么的“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白脸……”听得昏昏沉沉的,跟催眠的曲调似的,她嘴角还留着笑意,跟窝在安乐窝里一样。

  下一个,就换了个车,那车,却是顶极的,她想呀,她就是卖一辈子身也挣不起这个钱,军车那是随便能买卖的嘛?车也许有可能卖,车牌子那是不能卖的——

  “哟——纵哥,这人还装死的——”

  听声音,就知道是奔解放,她到是一瑟缩,跟那寒风刮过脸一样,刮得她脸都疼了,到是慢慢地睁开眼睛,人倒在后座里,那神情都是阴晦不定地看着面前的两张脸。

  这脸哪,她熟呀,跟品味什么似的,她闭上了眼睛,愣是不看人,偏是闭着眼睛,精致的睫毛在那里微微颤动着的,要说一句烂熟了的形容语,跟蝴蝶的翅膀一样。

  迷彩服,瞅着特有男人味,她却不敢睁开眼睛——心里到是万分懊恼跟肖里那个毛孩子扯什么破话,早跑不就完事了?早跑不就完事了?为什么还要上游戏号?

  脑袋里跟闪过十万个为什么似的,都不够她懊恼完的,身子到是起来了,给人撑着双肩给弄起来的,不起来也得起来的架式,慢慢地睁开眼睛,瞅着面前的两个人,那脸色,不好看——

  她这是说的轻的,到是记得往后缩脖子,她害怕呀,没吃过熊心豹子胆的呀,到是是出笑脸来,真是不简单,还能挤出笑脸,她还在心里安慰自己,鼓励自己的,顿时笑得愈发灿烂了,还冲离得最近的奔解放还试图挥挥小手……

  “嘿,你们好呀,真巧呀,你们这是回部队呀?”她还作势往外看,一看可就不得了,那些一溜子威威风风排开的军车儿早就不见了踪影,跟没有出现过一样,到叫她的话跟笑话一样——

  让她的脸顿时成了讪讪然,要是拿个形象点的颜色点,大抵跟猪肝那色儿差不多。

  “也是,真巧的——”肖纵睨一眼脸色铁青的奔解放,“外边玩的好?”

  是玩的好的,话到嘴边叫她给咽下去了,没敢说,但是——

  一瞬间,她脑袋里像是给什么东西给魔怔了般,到真是笑了,笑得叫人都不明白了,事实上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就是想笑,从心底涌出来的跟着魔一般的,就是想笑,笑得个不停,笑得“咯咯”的,就当着他们俩的面,跟个疯婆子一般。

  真疯婆子?

  可又透着那么点叫说不出来的诱惑,像是引着他们下去,下去与她一起疯,一起着魔了般,眼里那心里都是她的模样,小小的脸,漾着红,眼神依旧是个没心没肺的冷情样,谁都在她眼里,谁又没能都入她的眼底,就是这么副凉薄的性子!

  别人还好歹好聚好散,她到是好,一个转身就跑了,跑的到远,也就那么凑巧,跟早就有安排了似的,他们刚好打这儿经过,为毛打这里经过?

  部队还能什么事儿?

  红蓝方对抗,刚巧着,肖纵与奔解放是同红方,奔解放还是肖纵手下的,两个人就那么不甘情愿地赴上一条道儿,公事上配合默契,可瞅着那个快要跑走的人儿,谁也不可能淡定了——

  肖纵是个没经验的,就觉得心疼,看着她那么笑,就想人给搂住,好好的安慰,许是真没经验的缘故,那一出手都是慢的,到是奔解放来的更解放一点儿,那眼神儿都是挑衅的,颇有点“敢不敢”的意味儿!

  他还没品出奔解放那眼神底下究竟存了什么样的心思,就让弯弯的动作给惊着了——看看她,还真是起来了,自己起来的,还把奔解放那手都给挥开了,两腿到是屈着,分明是跪了——

  跟三跪九叩似的,还真是一下下地叩头了,两手还合成十,朝他们拜拜,嘴里还嚷嚷着叫他们哭笑不得的话:“两位大哥,两位大哥,我金盆洗手了,我真金盆洗手了,饶了我吧,咱不想干皮肉生意了……”

  是呀,都说这行是青春饭,青春过了头,也就没戏了,这年头,到哪里找不到嫩模儿,要多嫩的都有,就看敢不敢玩了——

  她可不想跟个《法外情》里叶德娴演的那个老年那啥的女人一样,年纪大了还得为生活奔波,还得找客人维持生活,虽说她当时看那部电影时

  んàǐΤàňɡSんυщυ(海棠书屋).℃OM

  感动的不动了,可那种生活要是真落在她身上,她也是不太能接受的。

  “她说什么呢?”肖纵愣了,完全是让她不按理牌的模式给弄懵了,到是想问她为什么不吭一声的走人,现在完全对不上话——

  到是奔解放这会儿,老手的经验就显出来了,完全没让她突兀的举动给惊着,到是还好兄弟般地拍拍肖纵的肩膀,“哥,她在卖乖呢——”

  就这么简单的话,跟看戏一样,看着她在那里叩头呀,还求饶呀,行呀,这花样到是多了呀,他到是不管,一手从身上掏出个什么东西,是个小瓶子,小得很,从里面还能倒出一两粒小丸子,不是很大的那种,就是普通的人丹那种小丸子。

  他要干什么?

  她也不跪了,也不叩头了,眼神死死地盯着他,人想逃了——车里空间也不小,占了两个大男人,再加上一个她,早就把里头堵得死死的,别提车门了,一左一右的,她就是连车门碰不着,人到是歪在软皮座椅里——

  无袖的背心跟短的不能再短的牛仔短裤,腰间再系着个皮带,此时,到是背心微微往上提了,原本就有些短款的样式,本就堪堪挡住肚脐眼,人站嘛,到还行,人一动,平坦的小腹就有点骄傲的露出来——

  现在更是这样子,连带着那两条腿更细撩撩般的,偏是这样的,带着一点儿狼狈的,到有一种美,跟易碎的玻璃似的,真是美……

  她就是这么样子,“放了我吧,我来生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们——”还求,求的那话,还是电视里看来的话,临时借用一下。

  “做牛到是不必了——”奔解放那个眼神呀,可瞅着她的腿儿,往她腿/根处溜,紧紧的裤子包得跟什么似的,紧在她身上,到是像疼在他身上一样,眉头皱得死紧了,伸手拉扯她的裤子,短的不行的裤子,一边扯,一边还说她,“穿这么短的,你干什么呀,还想叫别人骑你了?给我做马到是我好呀,天天给我骑的?”

  听听,这话都是人话?

  一点人话的感觉都没有,要是个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弯弯就这种心情,双腿到是想蹬开他的双手,哪里敌得过,这么一动静,到是差点把自己弄得从座椅里掉下来,车子到是没开,大赤赤地停在省道上,幸好这不是高速路,也不那么讲究,往边里一靠,还真是没人来打拢。

  那短的不行的牛仔短裤——她就图凉快,前门儿一溜子的扣子,解起来着实费劲,也亏得奔解放瞅着人粗犷那类的,这手到是灵活,解得到是快,一手脱起她的腿,就把短短的一点儿布料往前面一丢就算完事。

  他还给自己松松裤腰,刚松了裤腰,却是叫肖纵给推开了,一手还提着裤腰,一手就没怎么礼让地推向肖纵,嘴上到是说着浑话,“哥,你干嘛呢,看不过眼了,咱们谁是谁呀,想当年也不是没有一起过——”

  虽说前后有别,可真的,他说的也没有错,还真的有,他荤素不忌,来什么吃什么,也不挑食,到是气着了,是真气人,都跟她好说歹说的说了几次,就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

  也就他一不留心,人就跑了个没影儿,也亏得他早走一步,说不定,总归是部队,那资源就跟人不一样,来得更快更及时,把律成铭的人都超了过来,不无得意的,得意那没给掩饰一分的。

  他就那盯着她,盯着她那双眼睛,两手到是不顾肖纵的推拒,硬是半跪在她面前,把她连腰一搂,搂得死死的,薄薄的底裤都算是什么了?

  都不算是什么东西,这个醉生梦死的世道里,她还真哭了——到底是没有滋润过的疼,还是肖纵没把人拉开,总归是疼,疼得她几乎歇斯里底,流眼泪要是有声音,那肯定是“哗哗啦啦”。

  他的体温,都快把她给烫坏了,掐着她的腰,不管她难不难受,就往里进——

  还嫌进得太浅,再进一分——

  凶狠的,挺起腰,再挺起——

  她不知道自己算是躺还是坐的还是蹲着的,总归是屁股没落下,眨眨眼睛,还仿佛看见的都是点残像,眼泪到是在掉,可那脸到是红的跟染了最好的胭脂一样——

  她在呼吸,慢慢地呼吸,那节奏非常好,他往里入,她跟着一呼吸,他一动,她再呼吸,他再动动,她再呼吸、呼吸再来回,到底是谁碰了谁,谁拿着长枪一枪扫入青峰洞?

  可谁又能是水帘洞大困孙悟空——

  肖纵坐着,瞅着她,那眼儿媚的叫他深吸一口气,就这个眼神,对,就这样的眼神儿,那时叫他从没有试过一回的兄弟,顿时起了身,那时候,惊艳四座——惊艳的人是她……

  “噗噗噗——”

  还有声,一下下的——

  越到这时候,她到是越冷静了,人倒在那里,就由着他提着双腿,由着他腿间那狰狞的物事儿折腾自己,到是双手朝肖纵打开,那一脸甜蜜蜜的,“阿纵叔,你抱我?”

  谁都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小脸蛋红的,真跟上好胭脂弄出来的颜色般,肖纵却是真把她提起来,拉着她与他分明,被硬生生拉开的地儿光得跟什么似的,人却是挡在她面前,迷彩服都脱了,把人给包住——

  真跟毒药样,把她震得七零八落,就只能看到他的后背,而他面对奔解放,像是突然间有了主心骨似的,“别胡来,你想把人弄伤了?”

  可——他一说话,那个气势也没有,连丁点底气都听不出来——

  到奔解放脸皮都不顾了,“能弄得伤的,那里连个孩子都能出得来,我到是想跟个孩子一样大呢——”

  都说的她打哆嗦——腿更是哆嗦的厉害。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