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②QQ。Com 046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N②QQ。Com 046
字体:      护眼 关灯

N②QQ。Com 046

  “姑丈——”

  她来的时候还在想得叫人家怎么好,也幸得肖荃想得挺周到,就让她这么叫——反正早就对外说了,律萌是什么都不记得的了,只要不太奇怪,应该不会惹起人怀疑——

  想法是好的,她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男人,人到中年,事业有成,外头养几个干女儿的,是的——到不她巢弯弯的干爹,她刚出来还没有能混上个把干爹什么的,到是见过别人的干爹,康姐也几个干爹——据说这几年跟这位都断了的,反正是康姐现在跟着的人不是他!

  干爹?

  要是以前人家想起这两个字,还得尊敬一下,现在嘛,干了的爹才叫干爹,不干过,哪里能叫干爹?世风日下的,好好一个词儿,都让人生生地弄歪了,小姑娘家家的,没有干爹都不好意思在小姐妹里抬头见人,那叫什么“事业有成”的带自己家里老婆出来都不好见人,非得弄个小情儿,名义上还是叫干女儿——

  是干女儿的,是干了女儿的——

  莫名的,弯弯脑袋里还真飞过这么些言论,忘记是在哪里见过的,反正就这么突然地涌上来,面上还强自镇定,——人家还彬彬有礼,至少没说她是谁谁的呀——一眼就挺毒的戳她的脸,说她才不是什么律萌的,就是个冒牌货。

  弯弯的一直悬着,没敢放下来,生怕一碰,面前的所有都成了泡沫,答应了人家条件,怎么能不办好事,为了她自己着想,也得努力把事儿办到最好呀。

  于是她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了。

  “你姑在妇联有个会呢,估计是晚上才能着家,回家估计也晚了——”肖院长保养的挺好,没有那种常见的发福,显得清俊,还拍拍她的肩头,轻轻的,丝毫没有别的意味,“你呀,好不容易才能回得来,你姑可想你了,多住几天,也好陪陪你姑——”

  他说得极其自然,仿佛她真是他的小辈,是他妻子的侄女,再没有别的干系。

  难道真没认出来?

  他的态度自然的叫人看不出一点异样来,也让弯弯放了心,没道理自己吓自己,吓自己不如放松自己,“好,姑丈说的对,爷爷说娘娘可疼我的,可惜我什么都记不起来,这回呢,爷爷说了,让我来见见我娘娘的——”

  娘娘,第一声,就这么念,这点肖荃提醒过她的,叫她别叫错了,律家祖上是江浙人,也按着祖辈的叫法这么叫的,姑就叫“娘娘”。

  肖院长闻言一笑,吃不定律老爷子打的是什么主意,这些年来,律老爷子与他大伯家的关系到是还跟以前那样密切,可与他这边,却是越来越淡了,到如今几乎是不理不睬的,“嗯,我下午还有个手术,你跟你哥一起——”

  这样的吩咐再自然不过,她根本不会去怀疑什么,大院长嘛,自然是忙的,而且不是一般的忙,上班管医院行政,还管手术,总有那么个不管是有钱还是有权的病患特别要求他来动刀,就同跟风似的,非得他来动刀,仿佛别人动了刀就没有好结局一样。

  第一关,算是通过了,她给自己发肯定卡,看着肖院长出去,不由对上肖荃,眼里多了点谨慎的疑惑,“你怎么知道我不、不是……”后面的话她隐在嘴里,没有说出来,要是肖院长在这里,她估计是不会问这个的。

  肖荃就是看她一眼,转身上楼,“难不成你觉得自己很像律萌?”

  她被噎了一下,看着他往上走,非但不等她,反而越走越快的,她也跟着往上走,人得识趣,她还是晓得的,“难、难不成我那么不像?”

  就是律成铭都说她像的,律老爷子都认可的,难道是肖里说的?她忍不住这么怀疑,两兄弟呢,这点秘密估计肖里没必要替她还瞒着,也是她自己傻,还能这么问——

  “肖里说的,我一般相信他。”他的双手负在身后,走到一间房前,望着她,瞳孔微缩,叫人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房间都收拾好了,这里是你的房间,要是律阿姨回来了,你得怎么样应该知道的吧?”

  她怎么样?她还真不知道——

  “我能进去看看不?”她避开他的视线,装作不经意地往房里一看,冷不丁地又笑开脸,小脸跟迎春花一样,嫩得很,“肖里呢,他没回家吗?”

  “还没放学——”肖荃走开,原本堵在门前,让开了道儿,“要不里头先坐一会,我去换一身——”回了家还是一身军装儿,他还得打算休闲一点儿,没必要把家里都整的跟部队里一样,该轻松的时候就得轻松着。

  她陪着笑,人家让她进去,她就进去呗——

  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还能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她仿佛看见高渐离在易水边起歌,而她就是那个刺秦的荆轲,易水边上,远远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仿佛突然间觉得自己有点凄凉,这种自怨自艾的心情,还是头次有,她向来自认是一路朝前看,别想太多,别纠结太多——总有出头路!

  现在嘛,她感觉乱麻一团,迷雾一团都可以形容的,这家子还挺奇怪的,更让她奇怪的是律家,她其实应该表现出什么惊讶的、震惊的表情,至少得知了一点阴私之事,比如律萌是律老爷子大儿子与女儿乱叉叉后的女儿——

  关系乱得很,她皱皱眉,打量着这个据说给她住的房间,房间里挺简洁的,看得出是最近弄过的,味道虽说闻不太出来,还是留着一点点儿,再说这看上去都是新的,瞅着光亮、光亮的——

  不知道几时才能从这里脱身,她拉拔着手指头,扳来扳去的,都没扳出个所以然,索性不想了,别人家的什么乱事儿,她想出什么头绪来那有什么用,难不成她要当个八卦记者,去把人家的事到处胡嚷嚷?

  脑袋坏了才会那么干去!

  再说了,没好处,她凭白无故去做这种事干嘛呀——想着肖荃那个家伙捏着她的短处叫她再扮律萌,反正她那点刚升起的好感顿时都化成了渣渣,好感什么的不能轻易有,尤其是看到肖院长,她更没有那什么心思了——

  看着越好的人,其实越有毒,这话她还是明白的,这人活着,就得活的明明白白,活了半辈子,要是什么都不明白,那还活着做什么?

  她到是的想的明白,可架不住别人想不明白——

  那位律萌的亲妈回来了,瞧架式,黑色的连衣裙,瞅着跟律萌很像,分明就一个律萌年长后的翻版——弯弯这是想的岔了,其实她自己跟律萌那是一个模子刻的,律萌的亲妈跟律萌如此相像,那么与她也是差不离的。

  她没往那方面里想,到是律萌的亲妈,这位律女士看着她,那神情,还真是激动的,又或者是看到人情怯了,就看着她,嘴唇微颤,似乎想要说话,可又没说出话来——眼睛就红了——

  律女士没哭,就是拿手捂着嘴,看着她

  んàǐΤàňɡSんυщυ(海棠书屋).℃OM,那眼神,生怕漏了一点儿——

  要是律萌在这里得怎么做?

  她脑袋里就掠过这么一个想法,跟突然的有了灵感似的,干吗呀,律萌那是什么悸性子,谁见了都称一声“好”的,她巢弯弯可不是,眼角余光朝肖荃那里瞄了眼,见他根本没上前的意思,赶紧即兴发挥了——

  “娘娘——”

  就简洁的娘娘,一点都不热络,连点欣喜都没有。

  “娘、娘娘——”律女士是真出声了,重复了一下弯弯的话,神情那是不敢置信的,盯着她,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手微微地往前,“萌、萌萌,你叫我什么?”

  看着微微离自己有点近的手,那手都是颤抖的,让弯弯七上八下,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赌对,没再看肖荃一眼,“你不是我娘娘嘛?”

  她一脸的天真,虽然这把年纪,装天真有点过头了,可她一点压力都没有,直接装了天真,眼神都是清白无辜的,像是根本不知道面前的律女士是律萌她亲妈一样,就算是亲妈,也不是她巢弯弯的亲妈——

  “是、是娘娘,我是你娘娘……”律女士忙点头,哪里还敢说她半句不是,更没说律萌失踪前就已经知道两个人的真正关系,当年出了这事后女儿才失的踪,她可不敢再说了,生怕还发生上次的事,“萌萌,你过来叫娘娘看看,叫娘娘看看?”

  人家都这么说了,她到底有点心软,反正都扮了律萌,再心软一点也应该不妨事,可也没有干脆地就走过去,反而是有点迟疑的,有点为难的走过去——

  只是——

  还没等她走近,律女士就把她拉过去了,紧紧地抱住她,“萌萌……萌萌,你要吓死娘娘了,娘娘都以为你回不来了,回不来了——”

  声音都含着哭腔,双臂紧紧地箍着她,失而复得的。

  弯弯还是头次让个女人抱得这么紧,却不知道怎么挣脱,或者她慈悲一点儿,觉得一片慈母心不能被辜负,想的真矫情,她忍不住嫌弃自己一回,任由律女士抱着——

  这其实是一个挺好的认亲,呃,当然不是认亲娘什么的,就是娘娘,对外一致,她是律女士的侄女,至于亲女儿这个秘密,就给瞒着了——

  两个处的挺好,别看是姑侄,到跟亲母女似的,律女士去哪都想带上她,还小心翼翼地对她,仿佛是只要她提出要求,都给办得到,就是天上的月亮都能替她摘下来!

  好的叫弯弯都有点心虚,她很少心虚的,这一回,还真就是心虚了——以前扮律萌,她没有半点心虚,那是因为得讲职业道德,银货两讫的,虽然事后她才发现不过就是义务劳动的,当时不是不知道的嘛——

  现在,她是明明白白的欺骗一个女人,一个母亲,心总是难安,又不是天生就能干坏事的人,总有那么一丁点的底线,看着律女士在给她挑衣服,又挑了堆——对,还真的,真的以堆论,别说这个太夸张,律女士真是对好……

  好的不得了,房间里的衣橱都给挤满了,看到好的,还让她出来试试,试了觉得样子好就买下来,宠的都没边际了,就是房子,她也得了两套,非得过户到她名下,她要是一拒绝,律女士就跟心脏病要发作一样!

  她收的手软,真的,也难得的心理不安,“娘娘,你买这么多干嘛?”还不如折现给她,当然她收的零用钱也不少,一想到钱,她就想起那张给冻结的卡,就恨不得找律成铭那个混蛋算账,“娘娘,小叔把我的卡都冻结了,就因为我把他给的两套房子给卖了,他就把我的卡给冻结了——”

  都说她有点小聪明,还真是有的,这会儿,她好说歹说的拉着律女士出来,找了个清静的会所坐坐,顺便儿吧,把她自己的烦恼都给解决了,她就不信律成铭敢当着律女士的面儿说——她是假的,是假的律萌!

  到是律女士一听,觉得律成铭到可恶了,先给弯弯叫了蛋糕,“你小叔怎么还想冻了你的卡逼你回去的?”

  弯弯一听这话就觉得有门儿,心下一喜,到是没表露出来,欣喜不能露在脸上这种事,她记得很牢的,就算是觉得有门儿也不能叫人看出来,免得好事儿打了水漂,“就是,我听说娘娘在这里,问小叔他非得不说一句,我就跑出来了,谁知道半道儿就让他冻了卡,闹得我一分钱没有——”

  “什么,他敢这么对你?”律女士偏听偏信,怒了,拿出手机就拨电话了,也不管律成铭那边说什么,反正是不听,自有她的一贯做事方法,“律成铭,你胆子肥了是吧,把我都不放在眼里了?还不快把萌萌的卡给解了,你都想得出来,让她小姑娘家家的,身上连个钱都没有的到处跑?要是出事了怎么办——要是再出一回事,你拿什么赔我?”

  前面的语气还好,后面的语气,真是严厉了,大有不管一切都要与律成铭要个说法的态度,一看对面女儿忐忑的脸,她更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女儿,自己不能认女儿,更不能说是自己的女儿——

  她以为自己的瞒得好,哪里晓得这个根本不是律萌,而且更是从肖里嘴里晓得律萌的亲妈是谁。

  她一口气话质问完了,就把电话给掐了,根本不给律成铭解释的机会,手机放在桌面,两手臂交叠,压在桌面,笑眯眯地冲着弯弯,“萌萌,很快就会解了的,你别担心,那家伙就是欺软怕硬的,跟他硬扛上,他就服软的!”

  这形容,怎么听上去怪怪的?

  律女士敢这么形容,弯弯听的都讪讪然,要说律成铭是欺软怕硬的?她不由的乱想起来,不就是欺负她这个软的嘛,别人硬的,他估计也没有那个爱好,双向插头什么的,她也觉得有点——

  “娘娘,你说小叔会不会过来?”她就怕律成铭摸过来,虽说她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大魅力值得人家追过来,可那笔钱,她想也许人家真会追过来,“他要是把钱拿回去,我怎么办?”

  “给你的,就是你的,他要是想拿回去,我跟他没完——”律女士说的干脆,完全不管不顾地站在女儿一边,手按住她的手,还给她吃定心丸,“对了,我给你的两套房子可不能卖,是给你的嫁妆,知道了吗?”

  嫁妆?

  她还有嫁妆?

  这更让弯弯内疚,人心都是肉长的,哪里能不内疚的,难得的这一天精神都不太好,惹得律女士以为她不舒服,还要带她去看看医生,拗不住律女士,她还真去了——

  什么事都没有,她身体好着呢。

  可律女士还不放心,还领她去看中医,看的是老中医,一般人还预约不到的老中医,给她号了号脉,再弄了几帖补气养血的中药,律女士才算是放心下来。

  中药的味道,还真是难喝,难为律女士一片心,她都喝了。

  律女士是妇联的,搞妇女工作的,一心扑在事业上,却是与肖院长之间关系还挺冷淡的,像是各过各的日子似的,叫弯弯有点摸不着头脑,眼看着律女士上楼,肖院长也跟着上楼,可两个人之间保持着一点儿距离——

  不像是肖院长没上前,而是律女士故意的拉开——这家子还真是奇怪!

  “萌萌,快上来呀,愣在那里做什么,不睡觉了?”

  她还在后面,到是律女士催她了,顿时叫她心肝脾肺都疼了,硬着头皮从肖院长身边上去,拉住律女士的手,战战兢兢地跟着人上去——她其实真想跟肖院长解释,不是她乐意,是律女士非得拉她一起睡!

  睡得到好,睡醒了,律女士不是家庭妇女,自然有她自己的事,但是,弯弯睁着惺松的睡眼,趿着拖鞋没啥形象地到楼下吃早饭,叫她意外的是碰到肖院长居然在家吃早饭,让她多少觉得有点奇怪。

  “姑丈,今天不上班?”她就是客气的问一句。

  想起肖院长那些小情儿与干女儿的事,她都替律女士恶心,可她也不知道律女士是不是知道了,反正夫妻俩关系看着不太好,她不想在中间扯太多事,还是没说——

  “康辛那里你不做了?”

  一句话,足可以石破惊天,足可以叫人的魂都飞走了。

  んàǐΤàňɡSんυщυ(海棠书屋).℃OM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