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61
字体:      护眼 关灯

061

  来必诚难得自己开车,要说自己亲手开车那都是年少时的事了,年少时谁没有冲动,开着车子飙速度,他也是干过的,现在看着稳重,不代表以前也稳重——

  他一哂,被她说得都成什么样了,跟个没乐趣的老头子一样,“难不成我没自己的时间了?”

  她乐得坐在后边,一个人占了那么大的位子,不舒服也得舒服,两手一摊,大赤赤地张开,两条细撩撩的腿儿就跟着交叠在一起,唇儿一撇,颇不以为然,“不是人民公仆的嘛,鞠躬尽瘁的嘛,干嘛得有自己的时间?”

  来书记叫她的话一噎,将车子往一边转过去,算是淡定下来,嘴角微勾起浅浅的笑意,“谁规定的人民公仆不能有自己的时间了?”

  “我可没说……”她翻个白眼,“哎,来必诚——”

  她故意叫他的名字,把那尾音拉得长长的,都有点撒娇的意味……

  当然,她觉得没有,一点都不承认,可来必诚那么听的,身心舒畅的,最喜欢她娇娇的叫他名字,那种味儿,最叫他喜欢,“再叫次?”

  “叫你妹……”她想的是恶心他,没曾想他到是乐在其中,让她差点把自己给气着了,冷冷地回他一句,眼神暗了暗,“来必诚,听说你后妈来了,要不要跟你后妈续个旧?哦——不算是续旧,应该是……你干嘛呀,不好好开车!”

  最后,她的声音突然的拔尖了!

  原因很简单,来必诚踩了刹车,没有一点儿预告的意思,就那么踩了下去,让几乎给开放式姿态坐在后面的弯弯差点儿没把自己给撞上去,整一个的紧紧抓住前头的座椅,才没让她给摔在车里……

  只是,这一吓,却是坚实的叫她给吓着了,小脸微白,没等来必诚说话,她就有点歇斯底里了,双腿都是半软的,她拖着腿儿起来,两胳膊还挂在来必诚身后的靠背上,但是——

  她嘴巴还有力气,“来必诚,你混蛋,你想吓死我不成?”

  来必诚两手从方向盘上移开,回头看一脸愤怒的她,那小脸涨得通红,乌溜溜的眼睛满是生气,活脱脱的鲜活模样,叫他有点移不开视线的感觉,到是朝她难得的眨眨眼睛,跟开玩笑似的,“没哟,我哪里舍得你死——”

  迎上她瞠大的眼睛,他还再加上一句,“舍得我自己死了,也舍不得你死……”

  这种话,再配上他再认真不过的表情,妥妥的表白,没由来地让弯弯打了个寒颤,大夏天的还能打寒颤,简直不科学,她都没想得出自己有哪里好的,叫来必诚看上了,更别提她自己那点黑历史,但凡有脑袋的人都晓得怎么做的,哪里有人偏偏的上来表白?

  她一点儿也不相信,到是装得很相信,一脸高兴的,跟中了五百万似的,虚以委蛇什么的,她还是挺有一手的,“嗯,我也舍不得你死的,最好都活着,都死了算怎么回事呀,万一都是别人把我们当成殉情的就不太好了。”

  “说的也是,说的也是——”他到是好,还附和她,回过头

  んàǐΤàňɡSんυщυ(海棠书屋).℃OM,继续开车,“别提叫人扫兴的事,不用你认识的人,就不用去认识,这话你得记着。”

  她算是听明白了,更加觉得自己没把他的话当真是太对了,哪里人跟自己表白的女人这么说话的,好歹也给个好脸是不是?这好脸是给了,一转头就是个警告的,叫她别做他不允许的事。

  来必诚不晓得她那个心眼儿,把他的话完全给曲解了,表白根本没用,一点波澜都没起,她自有自己的一套处事方法,把事情完全按她自己的走向来看,“晓得了,我还能不晓得——”

  “还疼不?”

  冷不丁的一句,让她的节奏没跟上,顿时愣愣地看着他的后脑勺,疼?哪里疼?

  她下意识地看向自己腿间,都多长时间了,哪里还会疼?

  “不是那里,我是问你的手,给割过的,是不是还疼?”

  来必诚一想到当时那情形,还从来没觉得他有脆弱的一天,那一天,他还真是吓得不轻,就怕她要过去了,那种心情,到现在他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顿时,她僵住了,脸上都绷紧了,尴尬不已,视线对上已经拆线的手,看着那里还缠着薄薄的纱布,自个儿认定自个儿脑抽了,怎么就理所当然的想到那个地方去,一点都没想起自己的手?

  她怎么了?

  给他们这帮如狼似虎的家伙给同化了?

  “不疼。”她阴着脸,一点笑意都没有。

  “不疼就好,就怕你疼。”来必诚这表现称得上好好男人,她说什么,他都没生气,还好声好气地问着,实在不想在她面前提起白允芯那个女人,“成铭那里,都是气你的,要不是气死的,也不会把你的卡给冻了,这不,早就把卡给解了,你就刷去,别舍不得他的钱——”

  这都是什么话?替律成铭说好话?

  弯弯在心里头仔细地琢磨这个话,又觉得不像是替律成铭说好话,弯了弯修得精细的眉毛,“难不成我就花他的钱?”

  “那有什么的,谁叫他钱多,你要是不乐意,我给你就是了。”他说得轻巧,一点疙瘩都没有,仿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将车子驶入前面的别墅区里,车子嘛直接入车库,人嘛,他殷勤地开车门,还做了个“请”的姿势,“是你自己下来,还是我抱你?”

  她瞪他,他到是表情半点没变,态度也没有变,就让她自己选择。

  弯弯这个人,别的没有,就是识相,两手往他肩头一搭,就让他抱——

  不要矫情的时候不矫情,她目前学的是这个。

  来必诚还真抱她,不是说说的那种,扣住她的小腰,把人真从车里抱出来,从车库往房里走,走过厂房,还能闻到一股子叫人意外的菜香,不止他愣了,连她也愣了。

  她两手扯着他的衣领子,到有种受宠若惊般的感觉,“你做饭了?”还做菜了!

  来必诚把她放下,一言不发地走向客厅,那脚步快得跟跑似的,她觉得莫名其妙,不由得跟上去,纯粹是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叫她意外的是那边的餐桌上摆着几样家常菜,香味十足,看着颜色又好——

  不止这个,那里还坐着个女人,低头坐着,露出纤细的脖子,那弧度刚刚好,美极了,叫人忍不住想去碰她的脖子,身上就一身颜色鲜艳的裙子,那种叫人眼前一亮的色彩,一抬起头来,竟然与白允妍有三四分相似——却比白允妍长得更精致些。

  怪不得白允妍那家伙对白允芯意见太大,就是弯弯这个外人一看就能晓得了,不过是嫉妒,她了解。

  “必诚,你回来了——”

  还真是白允芯——来必诚亲爸来书记的第二任妻子,第一任妻子是来必诚他亲妈早就没了,白允芯是家庭妇女,专心相夫教子,呃,嫁给来书记后,生了个儿子,才刚刚几岁的。

  白允芯温柔地笑着,迎上来必诚,却在看见来必诚身后跟过来的巢弯弯时,眼神微闪了一下,可她还是像没事人般的再跟弯弯打招呼,“是律、律萌吗?”

  呃,她还挺有名的?弯弯不由调侃自己,一手扯住来必诚的胳膊,头一次发现他的身体紧绷,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心底里有个声音告诉她,来必诚的反应全由白允芯引起,这叫她不悦……

  她没空去管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不高兴,人家笑得温柔,她笑得更温柔,比温柔,当谁不会呢,她没有去想她这么去较劲是为什么,反正也不高兴,“嗯,白阿姨,我是律萌——”

  白允妍说了,让她碰到白允芯时,就得叫“阿姨”,她想她可以小小地满足一下白允妍这个期待。

  白允芯脸色微微一变,看一眼来必诚,又迅速地收回视线,低头看着桌上的菜,“必诚,我做了几个菜,你要不要吃一点?跟律萌一起?”

  来必诚面色如水,平静无波,目光掠过白允芯期待的眼神,眼底掠过一丝厌恶,挽住弯弯的手,侧头靠近她的脸,“我们出去吃饭,怎么样?”

  她到是反握住他的手,朝他笑得露出八颗牙齿,“白阿姨做了菜,我们怎么好浪费?”话才说完,她就拉着他坐下,还去给他盛了碗饭,把筷子一起递到他手里,笑得更加殷勤了,“难为白阿姨辛苦了做这么多菜,你怎么能不捧场?”

  “你笑得真假……”来必诚接下碗筷,附到她耳边说了句。

  灼热的气息,尽数喷在她敏感的耳垂,让她的耳垂顿时涌上红晕,“娇羞”的低下头,桌底下的脚到是狠狠地踩他一脚,嘴上到是“羞”得不得了,“来必诚!”

  真真是娇嗔的声儿,嗔得人的骨头儿都要软了——

  来必诚给她叫的真是一魂出窍,二魂升天,吃饭算什么呀,他更饿了,把碗筷就那么一丢,把正在吃饭的人给扛起,看都不看白允芯一眼,就往楼上走。

  “必、必诚?”白允芯瞪大一双美目,看着面前的一幕,她叫的男人,连脚步都没停一下,就直接消失在她眼前,连一记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一如当年——一如当年!

  她的双手紧握成拳,洁白的牙齿紧紧地咬住浅色的嘴唇,黑色的眼睛慢慢地染上一丝痛楚,深沉的痛楚。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