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73
字体:      护眼 关灯

073

  如果不是已经知道自己是给人送走的,弯弯肯定会给感动的,有这么关心自己的人,简直就是她八百年修下来的福分,可真的,她心里嘲讽地看着律女士唱作俱佳的表情,“我叫巢弯弯,不是律萌。”

  弯弯是个干脆的人,没必要跟她虚与委蛇,更没有想叫律女士后悔的想法,当年她能把她这个女儿送人了,估计也是仔细考虑过的,自己又何必耿耿于怀的呢,显得自己像个SB。

  律女士一脸震惊,甚至是上半身都往后撤了,但是——她瞬间反应过来,挤出笑脸,“怎、怎么可能,你是律萌……”

  可弯弯既然到这一步了,哪里还不把事情说完,也就笑眼盈盈地看着她,状似悠闲地说道,“律女士以前把我送走了,估计也没有问人到底是姓什么的吧,也许就把我一扔,我要是能活下来,是不是就算是我的运气了?”

  说到这里,她似乎是很有感触地点点头,“嗯,其实我运气也算好的,叫我爸妈捡了,这事也凑巧,您说是不是?”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律女士脸色微变,显然得气极地站起身,那种目光,像是在看一个发傻的人,却是一瞬间淡定了下来,朝她竟然还笑了笑,“萌萌,你说什么傻话,是不是最近出的事,让你有了幻觉?”

  如果她一直发怒,也许还能让弯弯那心有种理所当然的附和,可现在,人家明显比她有心理素质的多,一点都不露痕迹,反而轻描淡写地把问题推到她身上来,不由得不叫她佩服,却让她想起另一个人——

  律萌,律萌去哪里了?

  她被送走,按理说律萌在律家过得很好,为什么,律萌与失踪了?

  与律女士有什么关系?

  她忍不住这么想,虽然这种想法让她瞬间给压下去,甚至都觉得自己太有疑心病了,面对律女士这种淡定的表情,还是会闪过这样的念头,“幻觉吗?真可惜,我到想是幻觉的——”她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律女士,“肖院长肯定还记得怎么认识我的。”

  索性肖院长拉出来,却是一点没看到律女士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所有的情绪似乎都叫她掩饰起来,叫人抓不到一点影子,似乎她内心跟表面一样平静,甚至是笑得很温和,像是和蔼的长辈在面对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般,那眼神都是这样子——

  看着她,甚至都有一点怜悯的意味,“你不是萌萌,还打着萌萌的牌子过来肖家,你怎么对得起我对你的关心?还是老爷子对你的关心?”

  她的话,说得很明白,完全不承认有另外一个女儿,她也从来没做过把女儿亲自抱走送人的事,什么都与她无关,反而她到成了被欺骗的受害人。

  这真叫人觉得好笑,至少弯弯是这么想的,完全的,完全的,她到是不想当自己是受害者,自己现在的日子也过得挺好,除了有些事之外,她虽然不想当自己是受害者,可架不住那个加害的人,想在她面前当受害者,这事情可真扯——

  她忍不住撇撇嘴,觉得自己修炼不到家,段数太低了,哪里能面前的律女士这般风生水起的,乖乖,她的乖乖呀,一点都不显山,一点都不露水的,叫她忍不住起了几分佩服之心,笑得却是热烈许多,“律女士不想承认也没有关系,真的,我到不是稀罕自己多了个亲生母亲,于我,死去的爸妈就是我的亲生父母,不管你是受不了我的出生而把我送人,真没有关系的,我没觉得你欠我的,你把我送一回,我现在回来哄你一回,算是两清。”

  她说得很冷静,难以想象她的表情,笑意中含着冷静,一句话一句话地把自己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她听自己的话怎么听都怎么觉得苦情味,跟苦菜花一样的,叫她忍不住那么打自己一巴掌。

  “啪”的一声,她算是清醒了,以手阻止律女士说话,“你别说话,让我来说,我们以后别见面了,一次也不要,你要是想吃什么的话,这顿我来请。”

  她派头十足,没有任何的犹豫。

  到是律女士一脸冷漠,与弯弯所见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却是真真实实地站在她面前,“嗯,还是不见面的好,免得有人毫不知道羞耻地装成我们家的萌萌,请客还是不必了,我不差你这点钱。”

  到是她先走,从弯弯身边走过,连个眼神都没丢给她——

  弯弯脚步停在原地,无所谓地摇摇头,一点都不在意,与她无关的人,为什么还要在意,不是生她下来,她就得所谓的“亲生母亲”找各种借口原谅她当初丢下她这件真实的事。

  认亲什么的,有那个必要吗?再说了,人家也不乐意认她。不是每个被抛弃的人,都是会寻找亲生父母的。

  她嘲讽的一笑,说实话,还是有那么一点难受的,谁让她是给丢下的那么一个呢?反过来想想如今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律萌,忍不住地有了个想法,也许,她还算是不错的?

  这蛋疼的生活,她忍不住这么想,真是蛋疼——她走出包房,脚步轻松,还哼着不成调的歌,迈着外八字的步子,朝外走。

  其实,她是幸运的,被人割了一刀还能活下来,这条命都是夺回来的,怎么能不好好地活着,再怎么样,也得把想害自己的那个人给弄出来,一想到这个,她又纠结了,实在是没有头绪。

  有谁跟她过不去?

  她想来想去,就凭她这个的,认识的人也不多,想得罪人也是无从得罪起的,谁吃的那么闲,把她弄成自杀的假样子?一想到有人可能盯着她,在她背后下黑手,她就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来书记,这么晚还走吗?”

  来必诚叫司机开车,没打算留在市委大院,虽说市委大院后头有他住的地儿,平时忙起来不得空,他一般就在这里休息,司机以为今天也是这样子,觉得有点意外才问出口。

  “嗯。”来必诚两手揉揉太阳穴,眼睛微闭,似乎有点困意,轻轻地应了声,脑袋里就想着律成铭那个电话,要不是市委有事拖着他,他早就可能去那里看看到底弯弯跟谁一起。

  不是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这才叫人心惊,这才叫人不放心,这才叫人忐忑不安,他靠在车里,想象着那个人是谁,到

  んàǐΤàňɡSんυщυ(海棠书屋).℃OM底是谁才能让她那么大胆地要走律成铭私自为他们两个人订的位子?

  律成铭那个笨蛋,居然连问也不问,他顿时坐直,“直接去景乐园。”

  景乐园?

  司机自然知道那个地方的,将车子调了个方向,直接朝景乐园过去。

  景乐园其实有个好处,有些人进去,可以不让任何人知道,而来必诚就能享受这样的待遇,车子直接进去,还有专门的通道,一直通往最里面,却是显得低调,连经理都没有出面,像是没有人招呼他一样。

  他到是熟门熟路似的,直接往律成铭订下的那个包房位子过去,律成铭向来有个习惯,在景乐园有他专门的位子,这里也给他留着,从来不对外——只是,弯弯不知道中间的弯弯道道。

  包房里没有人。

  就外头站着一个服务员,那服务员走过来,像是根本不认识本市的市委书记,简简单单地说了下这包房里的客人几时走的。

  她见的是个女人,是律女士,让来必诚松了口气,下一秒,思及她与律女士的关系,让他的脸微阴,半小时都没有的碰面,然后两个人都走了。

  他坐在包房里,打电话回去,还没等他开口,律成铭平时冷静的声音变得很焦急,几乎在冲他吼——

  那一话,如雷灌顶!

  “弯弯人没回来。”

  要是平时还真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嘛,无端端地叫人觉得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让人忐忑不安,来必诚还算是冷静,还晓得不动声色地深呼吸一下,“我在景乐园,据说她两小时之前就离开了,你问下徐姐,她是不是一直没回来?”

  “你当我是傻子呀,这也不问?”律成铭没好气地回一句,“她有没有说过什么?”一句话也不说的走人,这就她的作风,可他还是希冀着能有什么线索的,至少也能让他晓得她人在哪里。

  “没有。”来必诚坦白地回答,站起来往外走,“你认为她又跑了?”

  他虽然是在问,可话未必不是在寻求律成铭的否定。

  “谁说她跑了,我有说过吗?”律成铭更没好气了,挥挥手,让徐姐先去休息,他自己站在窗前,一直盯着大门口的方向,眉头微皱,“上次给割了手,人都没找出来,让她乱跑像话吗?”

  是呀,谁不担心?

  没有一个不担心的!

  手机关机,没人接的,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以前她要跑,跑的还有迹寻,现在一丁点儿的痕迹都没有,像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人。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