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②QQ。Com 077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N②QQ。Com 077
字体:      护眼 关灯

N②QQ。Com 077

  有个孩子,她有个孩子,而且是个可爱的孩子,让她无端端地多了点母爱的东西,其实——她本来没想过有孩子,有了孩子后那非常的麻烦,算是真真切切地感受了一回,这话是真的,从开始挺着肚子开始,她就在家里,连门都不出,她以为自己也许会得忧郁症——

  但一点都没有,她想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让他们给锻炼的无比强大,甚至一点觉得自己都可以媲美钢筋铁骨了,当然,这个形容有点过了,可确确实实的,她觉得有点不一样了。

  有个孩子,是她的骨血成就的孩子,她的儿子,剧痛袭来之时,她真想敲破每一个人的脑袋,可当护士把儿子抱到她面前,她又开始发愁,不会带孩子,是她的难题,刚开始连孩子都不会抱。

  肖院长还替她请了阿姨,她不客气地收下了,钱这方面是她自己来出,没道理占人家的便宜,她一向是晓得什么便宜可以占什么便宜不能占,划得清清楚楚是最好,有孩子这种事,她从来没有想过,真的,那么多年,她的那个生活又没停过,但真的也不知道是老天厚待她,还真的一次都没有过,到后来,她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行。

  行不行,这种事其实挺重要的,能行自己不生是一回事,不能行自己生不了,完全是两种概念的事,她本质上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怀里这么个软软嫩嫩的小家伙,“呃——”她低呼出声,赶紧的换了另一边,那里脆弱得很,被他重重地吸,还不知道放轻力道,吸得她老疼,跟脱了皮似的,让她浑身都紧绷了起来,“轻、轻点,小壮壮,壮壮,你弄疼妈妈了——”

  明知道儿子是听不懂的,她还是细心地说,眉目温柔,温柔的模样,却是别人见都从未见过的样子,看得他们眼里,尤其她一出来视线就落在那放声大哭的儿子身上,连记眼神都没给他们,让齐齐坐在客厅的四个人都站了起来,居然成了团团围歼之势。

  她皱着眉头,却是掩不住眼底的笑意,那份纵容,仿佛有了她怀里的小人儿,所有的事都不在乎了,连带着他们都成了壁上花,一个个的,都不会落入她眼底。

  儿子贪婪地吸/吮着他的“饭”,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一个叫人嫉妒的存在,都说嫉妒儿子是个傻事,偏他们这时候都跟犯了傻的,一个个地都嫉妒起能名正言顺地趴在她胸前,享受着她的温柔。

  毫无保留的温柔。

  才几个月的小孩子,食量其实有限,换了边,才吸了一口,就饱了,嘴里溢出一丝白白乳/汁,她细心地拿起湿纸巾替他擦拭,生怕纸巾弄疼了他娇嫩的肌肤,而他们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接手,甚至每一个都呆呆的,没了平时的伶俐,都傻傻地看着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着她给儿子喂奶,给儿子擦嘴,动作的让他们眼里发热。

  儿子,小小的、那么软和的儿子,就让她抱着,大大的眼睛闭着,似乎是喝饱了,要睡了,慢慢地眯上眼睛,小小脸的,粉嫩粉嫩的,嫩得跟刚剥了壳的熟鸡蛋一样,叫人不敢碰一下。

  她轻轻地哄着儿子,嘴里也不知道是哼着什么调儿的,再把儿子轻轻地放入他的小床里,抬头看看出现在自己房子里的四个人,也不怪奔解放把她的消息漏出去,让她去联系他们,还不如奔解放一个电话。

  她有点小狡猾,镇定自若地将前扣式的棉文胸给扣回去,面上虽镇定自若,心里早就跳得快了,手的动作到是飞快,一下子弄好了,上衣一拉下来,就将胸前都给挡住,一副死鱼不怕开水烫的架式,“两个月的,我也不知道是谁的。”

  说的真渣,她还说不知道是谁,身为人家娘的,连这个都弄糊涂了,什么也不知道的,大不了他们自己拿根头发自己去验验,两手交叠在胸前,又觉得这个动作不对,原因无他,只因现在是哺乳期,她的胸……

  看上去还挺可观的,那么一交叠,看上去有那么一点波涛汹涌的,两手讪讪地放在身边,表情嘛,有点不太好意思,难得她不好意思的,现在还真是有点。

  她当娘了?

  原来就是想想,没看到时,肖纵还真不相信的,这不一到了,看见小家伙睡在那里,香香甜甜的,小胳膊小腿的,他一碰,还就醒了,就大哭了——

  他到是哄呀,没哄好,被他们几个嘲笑了。

  她醒了,出来喂奶,还真有几分架式的,像是“熟练工”了,原来心里还有点埋怨的,还有点失落的,还有点郁闷的,还有点生气的,气她就这么着的躲起来,如今一看她,心软得跟泥似的,哪里还能硬得起心肠的。

  “好歹生时也叫我们一声,哪里能让你一个人去医院的

  んàǐΤàňɡSんυщυ(海棠书屋).℃OM?”他首先出声,声音都是温柔的,一脸心疼的,生孩子不容易,那是疼,他晓得的,一想起她孤孤单单地就躲在产房里,旁边连个人都没陪着,他哪里受得住这个画面的,拉起她的手,人蹲在她身前,把手往他脸前弄,那手到是一股子奶香味,让他有点儿安心,“胆子大的,都敢一个人把事情都弄好了?”

  哪里是质问的,根本不是的,他就是心疼,最后那声音,都是带着点哽咽的,好好的大男人,竟然为她哭了,舍不得她疼,舍不得她一个人在外头吃苦——

  这作派的,叫弯弯一下子就定了心,刚才她还怕呢,怕他们不饶她,想也知道他们得多生气,可她怎么办,当时也就那么一想,后果都没去想,就那么自己躲起来了,也就有了“挨批”的心理准备,结果,肖纵这么一说,说得她眼睛都红了。

  一时还控制不住自己,她就抽噎了起来,细弱的肩膀还一颤一颤的,“我、我……”她刚说了两次“我”,鼻子一吸,“我哪里晓得自己有了……”

  是呀,她不晓得,一丁点都不知道自己有了,想着这么多年的也都没有怀上,哪里料得到她这一走的,身上就多了个,跟玩儿似的,两手捂住脸的,说哭就哭了,哭得还可怜巴巴。

  “我不是怕嘛……”她就这么说,想把事情蒙混过去算了。

  来必诚乐了,他也拉过条椅子,好端端地坐着,“后面知道了,也不找人,就这么躲着?”

  她到是不想承认,事实就是那么回事,只得是讪讪地点点头,两手从身侧收起来,分外觉得这两手都地儿放了,放膝盖也不是,放身侧也不是,只好是两手都捏在一块儿,仿佛那样才能感觉到一点力量,让她面对的力量。

  但是——

  态度决定一切的,她只好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做的,再没有下次,我保证……”说到这里,她只差没有举起双手发誓了,两眼巴巴地看着他们,那眼睛里还有湿意。

  就这个作态,叫人就这么原谅她?

  好像太简单了,可不原谅,也说不过去,至少她还晓得自己跑出来,有那么点功过相抵的意味,可一年呀,整整一年的,每个人的心都焦灼着,就这么原谅她,又有点不甘心。

  律成铭一手支在来必诚椅子背上,一手按着来必诚的肩头,“现在?”

  他问的好,几乎是把全场所有人心里的那个问题都问了出来,奔解放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与平时相比,显得难得的冷静,他觑眼看向她,见她立时就低了头,不由得暗哼这个家伙狡猾去了。

  “你现在想怎么样?”他跟着问,偏不让她躲了,比律成铭问得更直接一点,“把孩子把我们面前一放就好了?”

  “哪里有?”她还委屈地为自己辩解,不满地撅起嘴唇,“我怎么说,你们叫我怎么说的?”

  索性无赖到底了,她能怎么说,就那么个意思,全由他们来定,她就受着——所以说奔解放说她狡猾,也真没有说错,他们这关系叫常人晓得,都是“另眼看待”的,她偏是不自己做个决定出来,把决定给他们。

  显得尤其的狡猾,像是她都由得他们来,就这么个狡猾的人,偏偏就是她,叫他们心心念念着了,偏一个个的都不肯放手,就这么着吧,早一年就想过了,现在也没有什么的,更何况还有个儿子了,也不信她真不想要儿子了。

  “先住这里吧,我们那里哪里适合儿子的。”肖纵看看这个房间的布置,觉得还不错,就是小了点,人多了会觉得太挤,“得收拾一下,收拾好了再走,我跟解放明天就得走,弯弯这里你们两个多顾着点……”

  事情压在身上,那得办的,他也不想走,跟南方那边军区有个事,两个人都得去,明天就得走人,行程早就安排好的,也不容得他现在说不去就不去,他们的行程,下边的人都准备好了。

  “嗯,明天我搬过来住,也省得她起什么破心思。”律成铭到是爽快,打定主意看着她,不让她再起什么乱心思,走到她身边,一手提着她胳膊,把人给拉起来,“还不吃饭,坐着做什么?”

  她难得生怯了,看着他们,见他们都走向桌子,她脚下似乎也有了点底气,跟着他们走向桌子,一看那桌上的菜,她还真是睁大了眼睛,刚才闻着香,现在看着都好吃,“真是你煮的?”

  她的筷子戳戳夹到碗里的猪蹄肉,就连平时没得办法才喝的海带那味道都跟着淡了点,凑到嘴边她当作自己没长舌头般地喝汤,一喝完,立即把汤碗丢一边,看也不看,要不是她开始没有什么奶,不然也不会喝这个,现在还好点,她就怕委屈了儿子,就先委屈自己的嘴巴跟胃。

  她一抬头的,对上四双眼睛,那眼神都是齐刷刷的,盯着她,跟探照灯似的,压力顿时好大,“呵呵”,她自己到是先笑了起来,跟讨好似的,再给自己盛了碗汤,闭着眼睛又是一口喝了,“挺好喝的,挺好喝的。”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