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双更:翻脸不认人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07 双更:翻脸不认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007 双更:翻脸不认人

  那弄的叫一个仔细的,神情专注的,连她自己都不晓得,便是这么专注的神情,能引得人都移不开视线——

  越来越烫,烫得她的手指都跟着发烫,简直跟发电厂一样的威力,她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快被烧灼了般,难受——不由地并拢了腿,空虚感涌上来,微艳的唇瓣儿就那么小小地开了个缝——却让他一把拉了起来——

  她站在沙发里,他站在地上,两条细撩撩的腿勾在他腰间,那都是被动的,小屁股叫他的手臂给托住,底下——火烧火撩的,近乎于蛮横的冲撞起来——

  “唔——”

  她差点惊叫出去,人往后一仰,悬空的感觉,让她紧紧地圈住他的腰,两手也不简单地搂住他脖子,跟抓救命稻草一样。

  “真紧……”

  结果,换来他这么一句,让她的脸顿时青紫相间——

  尼玛,不是这么耍人的好不好,完全是下意识的收缩,换来他更凶狠的拼杀,跟什么似的,她快没命了——昏厥过去的最后一个念头。

  再没有什么会比做晕过去、或者是吓晕过去更叫人不爽的事,但——弯弯总能发现比这个更不爽的事,比如,她转转醒过来,想装个柔弱的姿态,才有了那么一点醒来的感觉,就晓得身下那处依然堵着某物。

  那某物什么的还在做得进进出出的运动,估计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她忍不住想,是她晕的时间太短,还是某人坚持的时间太长?

  “装什么装?”

  到底是律成铭,见到她眼皮子一颤,就晓得人醒了,愈发地冲撞着,那语气,那眼神,都是冷冷的色调,不满可是满眼满脸,嫌弃她的装死。

  真是天地良心,她半点没装死,确实想装,但人的反应可装不了——估计这身体也就是受虐体质,明明吃力地吞下他那玩意儿,却一次次地涌出那叫她可耻的湿液来,让她的那点排斥感纯粹就成了笑话。

  “我哪里装了?”她不满了,泥人都有几分性子,她又不是泥人,装的再像,也装不了泥人,只是亏吃多了,晓得识时务罢了,索性地叉起双臂,搂他的腰,那腰劲实的叫人挺有真实感的,对着他的耳后就轻轻呼气,“小叔,你说我装、我装……唔——”

  装哪里了?

  话还没说全,就让他的劲腰,那么一重撞,她的心肝都颤了,身体是舒畅了,他睡她,她也睡他,没什么大不了的,她纠结个什么劲儿,矫情!

  “胡叫什么哟……”他笑,眼睛微微开,笑意都没到眼底,那眼底的冷意,跟他的动作可不怎么协调,笑的越开,动的就更厉害,见她小脸,艳得跟枝头刚刚绽放开的花朵一样,不由地舔了过去,“真以为让你叫两声,真就是了?”

  警告——她听得出来,可依然笑得开心,没心没肺似的,那小脸微躲,在他不耐烦的眼神丢过来之前,就把小脸贴着他的汗湿的坚实胸膛,探出小巧的舌尖,对着他胸前的果子就搭了上去——

  不止那么一搭上,还在上头打圈圈——几次因为他的重撞,这动作到是不怎么顺利——却让他被那么种一会有一会没的感觉搅得更兴起。

  他需要,她奉承,端正自己的态度,记得职业道德——

  她厌烦了!

  干一行就得爱一行,她承认最近爱不下去了,捞一把自己走人还是当个与律成铭关系不正常的律萌?当个一无所有的人还是当个表面、至少表面是光鲜亮丽的律萌?

  诱惑太大了——

  支着下巴,她趴在床里,身上半裹床单,看着洗过澡出来一身清爽的律成铭,有种想笑的冲动,就那么一个冲动,也就真笑了出来,“哎,小叔呀,我得当律萌多长时间呀?”

  她动了动,全身跟快瘫了般,床单下的双腿一动,腿间就泥湿湿一片,让她的眉头都跟着皱起来,显得有那么一点与平时不同的忧郁来,又没戴套,真是个苦差使,吃药这种事,她真不爱——

  “怎么?你当腻了?”

  律成铭换了身衣物,一身清爽,跟刚才野兽似的人根本离了好远。

  她看着他,莫名地觉得他似乎心情不错,难得能口气放软和些,感觉跟天上掉下来另一个律成铭一样,她有种不真实感,不由得收了收口气,想让自己的话听上去不那么叫人不高兴,“哪里的事,我呀恨不得天天霸着这位子,不过——谁让我不是真的,自然嘛也有结束的一天,小叔你说是不是呀?”

  撒娇什么的,她最会,要是连这个都不会,她拿什么混!

  但是——律成铭没打算回答她,直接给她一句,“司机会送你回去!”

  一口老血有没有?

  她差点跳起来,吐他一脸血,可她还有理智,晓得那是什么后果,还真是慢慢起来,看着他走向那间从来没对她开放过的书房,她不由撇撇嘴,男人嘛,翻脸无情什么的,床上床下换张脸什么的,她都习惯了。

  律成铭这个人,那个习惯都是扛扛的,她赶紧起来,把床单收起来往垃圾桶一扔,人家讨厌那什么味的在他床里,她自然得负责清理一下,透气什么的都是必须的,当然她下床时还记得把刚才被他扯褶的礼服给穿回去——

  那皱巴巴的样子,让她满脸都是心疼,好端端的才穿过一次就弄成这样了,不知道拿到伍强那里还能拿到多少价位——她还不敢用人家的浴室,主要主人家不喜欢,像她这样的就得识相,金主有什么样的坏习惯,那都得忍着。

  但——

  夹着两条快哆嗦的腿儿,而且那腿间还湿呼呼的一动起来还往往下滑的,她没得办法,只得在内裤底下垫了点卫生纸,谁让她手头就个手包,还真找不出来护垫让她急用一下——

  尼玛的,这种日子啥时才算是完事?

  她看着车外的夜景,还真没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希望那谁的也别在她楼下等,她没心情应付。

  可——

  车子一停下,楼下居然没人,失落感顿时涌上心头——

  那感觉让她一把抓住,不由得笑骂道,“你妹的,矫情个什么劲!”

  她都怀疑律成铭那话是不是真的,真有人在这里等她?

  混蛋!

  她咬牙——拖着两条哆嗦的腿走入楼里——律家的律萌能住的地方,自然不是一般地方,那房价也贵的吓人,她想都没想过自己能买得起,至多能买个卫生间罢了,该她住的时候,就得好好住,免得时间真过了,想住也没得住了。

  刚一开门,她就愣住了,鼻间所闻到的全是烟味,不是一点点,像是那种弥漫了几小时的烟雾——

  她想都没想,下意识地就想关上门!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