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番外,就此完结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81番外,就此完结
字体:      护眼 关灯

081番外,就此完结

  说真的,没必要去验,儿子长大了,自然看得出来是谁的种,嗯,几乎五官一长开就晓得了,开始每个人都抱着一点儿希望,到后来,这希望越来越淡,得了,各自努力呗,排好规矩,谁也别想动脑筋。

  四个男人,总归不能是这个了,那个没的,于是,孩子得生呀,但生孩子,不是说想生就能生,得配合,万一中间出了点意外,想得的那个人没得到——也是个问题。

  于是“荒唐”的办法来了,有孩子的先去结扎,对,第一个结扎的就是奔解放,他开始还不同意,觉得这个会影响他的男性能力,当然,这个嘛,从科学角度来说,或者是从计生角度来说完全不可能的事——但架不住有些人有点心理问题,以后种种不行的,奔解放没有这种心理问题,他就是觉得为什么得排第一个呢?

  可也没办法,他第一个去做的手术,谁让他有了儿子,别的想法都得歇歇。

  第一个风险问题解决了,反正是各人各使本事,谁的子孙儿活力够足,谁就先当爹,就是这么个道理,话粗,理不粗——如愿的,弯弯真怀孕了,她自己本身都没怎么注意大姨妈来不来这种事,就跟第一个儿子一样,她本身也是后来才晓得,糊涂嘛,也是透顶的。

  身为一个身后站着四男人的女人,弯弯晓得自己的生活肯定都是最好的,要什么都是一句话的事,好歹她觉得一天到晚都闷在家里,实在不像话,儿子嘛,都上幼儿园了,也不用她太操心,待在家里太闲了,就想找点事儿做做。

  关于这点,她没敢私自决定,私自决定的后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对自己有多不利,既然人家都跟她这样那样了,她也得跟人家有商有量的,万一又跳出来个人冲着她吼“不把他们放在心上”,她可就成了苦逼的窦娥了。

  家庭座谈会,唔,第一次的,巢弯弯的队伍,(哦,她没改姓,虽说认了律老爷子,尊重律成铭的意见,没改姓,)巢弯弯队伍的第一次家庭座谈会,具体情况如下:

  座谈会时间:2013年10月25日晚七点,晚饭时间。

  座谈会地点:明扬路132号202室

  座谈会内容:投票表决是不是让巢弯弯出门工作。

  上面是简单的开场白,晚饭是巢弯弯打下手,奔解放炒的菜跟炖的汤,电锅里的饭是律成铭放的,饭吃在嘴里有点硬,还能咽得下。

  工作是行的,但是工作地点得由他们来决定。

  这点,她一点异议都没有,他们就是爱操心,算是想明白了,不在他们眼皮底下,他们都不放心,生怕她出去受什么委屈,说真的,他们就是操心的太多,她哪里能像是会受委屈的人,也就是他们,个个的……

  呃,过去的事不说了,别想过去的事,是她对自己说的,人得朝前看,把日子往好里过,那才算是真的清清楚楚的人生,纠结在过去一点意思都没有。

  表决结果很统一,具体工作是在市电视台,职位是文字编辑,挺轻松的一个工作,每天按时上下班,没有额外的加班,她刚上手就喜欢了,这辈子,还没有正正式式的有份工作,尽管是走后门得来的,还是让她有种翻身的感觉。

  电视台的人员结构不复杂,冷不丁的就进来个人,就有人在打听她的关系,打听来打听去谁都闹糊涂了,不知道她背后到底有什么关系,不过她人好相处,跟同事处的还算好,彼此没有什么利益的纠葛。

  午饭大家都在食堂吃,单位食堂就这个好处,吃的极好,不止管饱,搭配还好,每月补贴的饭钱还能有余的,闹得弯弯中午都是不回家。

  谁曾想,妇联那边有了活动,“叁八妇女节”,电视台也休息,除了正常的节目播出之外,妇女同志们都休息了,电视台里还安排出外半天游,泡个温泉什么的,缓解一下大家的疲劳。

  结果,她们整装齐发,个个的都上了电视台派的大巴,就等着大巴开动了,据说来了妇联的人,她们电视台副台长是女的,坐在挺靠前的,一下子就站起来下车迎接领导了——

  一听是妇联,弯弯下意识地想往后躲,可车里位置都是安排好的,她想躲,那也得有空位让她躲起来,后面早就坐满了人,她没地儿躲,要是一躲,更危险,一下子就能叫人看见了。

  呃,还坐在原位。

  说真的,说她冷漠也好,说她没亲情也好,对律老爷子,她是孺慕之情满满,对于律女士心里有点疙瘩,有一点点,不是太多。

  果然走上来的是妇联的律女士,跟她猜的一样,人家是慰问妇女同志来的,谁让是“叁八妇女”节,就算是形式也好,这种事情都是少不了的,人家一个个的过来握手,从车头到车尾,她也逃不掉。

  “辛苦了。”律女士握住她的手。

  她也回握,学着同事们的回话也说了句,“不辛苦,谢谢领导关心。”

  她说话的时候觉得律女士握她的手有点紧,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反正律女士已经放手了,她也当做没事人一样,前些日子,她听说律萌回来了,她见上一面,才发现两个人还真是双胞胎,真不一般的像。

  可两个人很陌生,明明流的一样的血,长得又一样,感觉却是相当的陌生,律萌就待了一天就出国了,没想待在这里。

  等半天的活动结束后,她们还是由台里的大巴送回电视台,各回各家。

  她回头把事儿跟他们一说,他们都说随她的,律女士那边,他们都尊重她的意思。

  这种气氛很好。

  生活过得好,不会太闲,不会太忙。

  她开始还没有注意到自己有了,还是他们先注意的,呃,一直在调养身体,在吃中药,尽管中药的味道太怪,她还是捏着鼻子喝下去,调理了大半年,原来她的大姨妈来的日子有长有短,时间又有可能超前几天或者是晚来几天,现在到是正常了,稳定了——

  这个月晚了一两天,她自己觉得可能跟着记者跑外景,来来回回的也许是累着了,但是他们到是如临大敌了般,在她缺席的情况下来了个座谈会,集体决定让肖纵陪着她去医院。

  医生都是直接由院方安排好的,妇儿医院里最棒的妇科医生——

  一系列检查下来,真的,她是真有了。

  这下子可乱了,立即是产假,让她哭笑不得,谁见过刚怀了一个月的就休产假了?

  而且她的个人履历里写着的是单身。

  呃——

  必须得结婚,跟谁呢?

  肖纵!

  是的,军婚,庄严的军婚,她成了军嫂。

  本质上她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律萌,一个是巢弯弯,巢弯弯跟肖纵结的婚,律萌跟来必诚结的婚,至于奔解放为什么没有得到机会?纯粹是几个男人给他下的套,谁让他第一个有了儿子,还想结婚,一边去吧!律成铭呢?律老爷子扛不住,于是就成了这样子——

  就弯弯看着自己家抽屉里的两个红本本乐呵,算不算重婚罪?

  哈哈!完结!真是完结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