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 X计划_末世鼠辈
书荒网 > 末世鼠辈 > 859 X计划
字体:      护眼 关灯

859 X计划

  “那也是他自找的,当年我又不是没提前打预防针。别说他,就算我娶了林娜,这辈子也舒服不了!”

  对于焦樵的现状,洪涛是半点也可怜不起来。明明是个大咧咧啥也不在乎的粗心汉子,非得娶个工于心计又渴望权力的女强人,那谁能拦得住啊。

  不是说林娜不好,也不是说有事业心、喜欢参政不好。而是两个人的齿轮不匹配,想把日子过下去就得有一个人舍弃自身的很多东西,硬生生磨合到一起去。

  很明显,焦樵选择了舍己为人。这是成年人的选择,自己总不能想尽办法拆散他们一家,然后说我是为了你们好吧!人这一生里有些事情能帮忙,有些选择必须自己对自己负责,谁也管不了。

  入夜,又下起了小雨,这对被围困的人们来讲应该不算坏事儿,至少可以让丧尸稍稍安静那么一点点。在精神无比紧张、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环境里,哪怕只是松弛一点点也是莫大的享受。

  洪涛和张柯就充分享受了来之不易的轻松时刻,两个人脸对脸坐在楼顶边缘,隔空遥望,喝着热茶、抽着小烟、互相聊着对方想知道的往事,谁也不困,谁也不觉得无聊。

  远在千里之外也有一群人彻夜无眠,理事长初秋很罕见的出现在西郊机场,提前赶来的空勤团士兵干脆拿着武装部的命令把整個机场给封锁了。

  连同飞行员带地勤人员全被关进了营房,不久三辆归属内务部的装甲运兵车缓缓驶进了跑道,停在一架正在加油的运5飞机旁边。

  头一辆装甲车里下来了三个女人,周媛、林娜全都换上了作战服,除了没拿步枪几乎就是全副武装。后面还跟着一个飞行员打扮的女人,没带头盔,齐耳短发在晨风中随着步伐起伏,居然是初秋的机要秘书何婉君。

  “婉君,你有几年没亲自驾驶飞机上过天了?”周媛使劲儿跺了跺脚,很显然,她对这身有点累赘的打扮不太习惯,但关注点并不在衣服上。

  “……”何婉君面对周媛还是挺有礼貌的,比划了几个手势,脸上还露出点笑意。

  “好嘛,我要是知道你们俩开飞机,打死也不会答应一起走!”这个回答让林娜万分痛苦,有些后悔做出决定时太草率,没把飞行员的人选计算进去,本能的以为是空勤团派人。

  昨天下午她和周媛一起去面见了初秋,本来计划先用张凤武的死当交换条件,促使初秋答应提前启用x计划搭救张柯和上千官兵。要是实在不成再把洪涛很可能活着的消息透露出来,反正不管怎么样也得成功。

  没承想见面之后刚把客套环节走完,初秋就率先询问起第8团被丧尸围困的情况,而后又提起了如何搭救张柯的问题,让这两个心怀鬼胎的女人有点现场抓瞎。

  可更让人意外的事情接踵而来,不等说出张凤武案情的进展,初秋又主动提出利用x计划营救的可能性,让周媛和林娜反倒不好马上表态了。互相交换了好几次眼神,确定不存在陷阱之后才提心吊胆的答应了下来。

  事后两个人好一顿分析,终于算是找到了比较合理的解释。初秋应该也听说了焦樵和潘文祥在武装部会议上剑拔弩张交锋的场面,她最不愿意看到这两个人翻脸。一旦潘文祥被免职,改革派在军中的影响力就将受到毁灭性打击。

  可是不管从哪个方面衡量,潘文祥都不是顶头上司的对手。别看焦樵平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像个和事佬,真要是发起狠来谁也拦不住。

  至少救援队的老人们还记得当年那个背着呼吸弩、骑着大摩托,在布满丧尸的街道上来回穿梭,连洪涛的话也敢不听的黑骑士。

  两害相较取其轻,在启动x计划和损失改革派中坚力量之间,初秋很明智的选择了前者。实际上她这么做也没什么损失,x计划已经持续了六年多,算是一张底牌,也始终都是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如果这么长时间依旧不能取得进展,就算没有张柯这档子事儿,以后怕是也得不到高层知情者的暗中支持了。借着这个机会拉出去亮亮相,只要效果不是太拉胯就算成功,说不定还能卖张柯一个巨大的面子呢。

  但同意归同意,该保密的环节照样要严格保密。首先就是在正式对外公布之前不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个项目的存在,内务部和武装部都必须给予充分协助,这才有了封闭机场,连地勤人员都被空勤团替代的一幕。

  另外这批参加x计划实战检验的科研人员不归军方或者内务部指挥,但初秋也不能亲临前线。咋办呢?周媛提出了个折中方案,让何婉君带队,自己和林娜压阵。有她们俩在,焦樵那边肯定比较容易让步!

  可当时真没提飞行员是何婉君,更没说副驾驶是周媛。好嘛,一正一副两位驾驶员都是业余的,还要一口气飞行近千公里,中途只在hd和许昌加两次油。还没上飞机呢,林娜就觉得此行凶多吉少!

  “我们俩的飞行教官可是联盟空军创始人!你别撇嘴,有本事去问问空军飞行员,有几个驾驶过喷气机的,又有几个敢靠目视降落的?鄙人不才真试过几次,还都成功了……是不是婉君?”

  听到有人奚落自己的飞行技术,周媛立刻叉着腰停下脚步,死死挡在林娜面前。讲事实摆道理非要人家承认她的技术高超,否则就不让过。

  “……”何婉君更狠,双手挑起大拇指,也叉着腰站在旁边,和周媛一起把林娜堵了个严严实实。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们俩……到底有没有技术我不清楚,不要脸加二皮脸的作风你们俩算是学全了!”要论斗心眼比计谋,林娜真不怵面前这两位。但此时人家显然没打算玩文斗,一沾身体接触她就只能甘拜下风了。

  近十年的养尊处优让她的体能远不如前,即便每周都参加军事训练,可要是自己不努力,谁又敢真的给特务头子上强度呢,基本都是走走过场。

  “……那两个就是最新的成品?”虽然林娜嘴里依旧没服软,但双手已经举了起来,也算投降。可周媛一点没有让开的意思,还叉着腰挡在面前,只是眼神已经不在近处聚焦了,透过林娜的肩头望向了后面。

  从最后一辆装甲车里也走出来几个人,其中有两个身材比较矮小,全身被灰黑色的袍服盖得严严实实,外面还有好几道皮带捆绑,正被四名身着军装的男女簇拥着走向飞机。

  “……他们真的比活尸更有效?”林娜见状也回头看了看,然后对着何婉君提出了询问。有关这个项目的细节除了初秋和何婉君,还有那群研究人员,她应该是最了解的一个。

  当初也是她亲自出面说服了周媛和蓝迪,不在这个问题上增设障碍。可真到了实际使用阶段,她却比谁都没底,到不是怕失败,而是很纠结。

  “……”何婉君肯定没法用语言回答,不过也用手势给出了尽量详细的解释。

  “如果真的可以大规模复制,我们会不会成为罪人?”凡是需要和理事会、理事长打交道的人,无论乐意不乐意也得自学哑语,否则根本过不去秘书何婉君这一关。

  周媛自然也不例外,看懂了这番哑语之后,刚刚获胜的喜悦之情完全从脸上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清的愁绪,甚至是担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