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幕后黑手(上)_罪恶战境
书荒网 > 罪恶战境 > 第六十三章 幕后黑手(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三章 幕后黑手(上)

  [新]

  世间总有一些事不尽人意。

  有时你觉得自己是天命主角,但当你走下去时,却发现好处似乎也不都是主角的。

  拥有绝对真理和绝对掌控的自己,没能感受到信仰之力,反倒是麦子感受到了。

  这让他无法理解。

  他看着麦子,盯着他的眼睛,仿佛是要揭穿他的谎言一般:“你确定?”

  麦子点头:“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那是一种……”

  他挥了挥手,然后挠头皮:“一种说不出的奇特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连接着你。”

  “你就说有什么作用吧。能给你带来什么力量?”君临道。

  “不是力量的问题。”麦子回答:“但是我能感受到周围的存在,那些知道我名字的存在。”

  “知道你名字的存在?”

  “是的,就象精神链接。”麦子很肯定的说:“我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情感……老实说,大部分观感不是很好。”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麦子道:“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感受到那种情绪。所以我需要你来确定,是我觉醒了某种法则能力,还是信仰之力?”

  君临摸了摸下巴:“觉醒不是这样的,应该就是信仰之力。你暂时做不了什么,应该是因为你获得的信仰之力还不够强大,所以暂时做不到任何事,但随着信仰之力强大,就会不一样。”

  “问题是为什么麦子能做到,你做不到?”小猴子不理解。

  麦子道:“这个问题我想过了,我觉得可能和我的信息天赋有关。”

  又是信息?

  尼古拉的局限之处。

  麦子的强项!

  也是第一天命的强项。

  所以……应该和这个有关?

  但还不够精确。

  君临将手放在麦子的身上,细细感受着,甚至发动了解析。

  但是这一次,解析失效了。

  解析给了君临所有关于麦子的信息,但唯独没有信仰之力的部分。

  君临失望的收回手:“看来信仰之力的秘密,还超出我们想象的重要呢。既然这样,麦子你接下来继续作,我要你好好感受信仰之力的增长,感受所有的变化。”

  麦子嘿嘿一笑:“没有问题。正好我有个想法,也许可以试试。”

  “什么想法?”

  “咱们搞个吐槽大会怎么样?”

  “吐槽大会?”君临楞住。

  吐槽大会是华夏的一档出名的脱口秀综艺节目,而且是君临少数喜欢看的综艺——生活的压力这么大,难得有个释放的渠道。所以绝大多数回来的候选者,都会喜欢看类似某云社,某王牌,某喜剧人等综艺节目,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也是比较受欢迎的。

  只是君临没想到,麦子竟然要搞这个。

  “你这是要自己做综艺?”君临问:“那个有点麻烦,要通过审批的。”

  麦子龇牙一笑:“审批他个球啊。这里是源国,他们的大祭司三个月前刚被你操过。去找他聊聊,超过十二个小时不搞定,就跟他算后账。”

  小猴子也乐了:“我看可以。老大出马,要他娘屁个审批啊。要么让我们露脸,要么杀他个血流成河。”

  拳头硬,就是这么霸气!

  德拉克斯疑惑:“你们就这么希望我和君临的恋情天下皆知吗?”

  “……”

  君临否定道:“不是那意思。”

  麦子却回答:“我还真有点那意思。想想吧,吐槽大会第一季开启,上来三位常驻嘉宾,就是我,狗仔画家麦子,还有我的死对头,你。死对头出现在同一档节目上,互相吐槽谩骂,那收视率得多高啊。”

  “你这是要走印小田路线啊!”君临大吃一惊。

  “真插刀都能为钱和解,何况假插刀?”麦子理直气壮:“地球上那么多可以抄袭的东西,炒作手段有一样学一样,一个都不能少!”

  ————————————————————

  大巫庙。

  这里是莱茵城猎巫教的总坛。

  大祭司兰恩不仅是一位大魔导师,本身也是一位巫体能力强大的祭司,可惜双重位面法则能力加身,也还是被君临打得落荒而逃。

  不过兰恩大祭司却显然没什么失败的挫折感。

  回来之后,依然如往常一般照旧主持巫庙,祭礼,闲来没事研究魔法。

  对于猎巫教的许多成员来说,他们甚至不知道就在三个月前,猎巫教承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大挫折,损兵折将,只当失去的部分人有事在外未归。

  整个猎巫教,连带整个源国,都因此波澜不兴。

  这或许也是君临进入此国后,没有引起任何动静的原因。

  今天和往常一样,主持过祭礼后,兰恩祭司回到自己的房间。

  刚一进入,兰恩祭司的脚步便停住。

  他叹口气:“你终于还是来了。”

  大祭司的宝座上,君临正坐在那里,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在他的脚下是一名横倒的侍卫。

  兰恩大祭司注意到侍卫没有死,只是被击昏而已。

  这让他松口气。

  他走房间:“看来你不是过来杀我的。”

  君临摊手:“你们只是工具,是别人手里的刀,如果配合的话,我可以原谅你们。”

  “你想知道谁是幕后黑手?”兰恩大祭司微笑。

  君临却摇头:“不,我不用你说,我知道。”

  “你知道?”兰恩大祭司愕然。

  “是埃迪莫拉,对吗?”君临笑道。

  兰恩大祭司彻底傻眼了。

  他震惊看君临,确认他不是在诈唬自己,问:“你怎么知道的?”

  “砍向赛琳娜的那一刀,没有杀意。”君临回答。

  兰恩大祭司沉默了。

  他呆滞片刻:“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你到是没有对付赛琳娜。”

  “她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没必要和小人物计较。”君临随口道。他看看兰恩,道:“真正让我好奇的,还是为什么堂堂源国大祭司,会听埃迪莫拉的指令?”

  兰恩笑了:“原来你还有不知道的事?”

  “我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但通常而言,我所不知道的事,一般人也不会知道。”君临的身体微微前倾:“幸运的是你不算小人物,你应该还能为我提供一些信息。”

  兰恩祭司摇头:“你不会从我这儿得到任何消息的。”

  听到这个,君临却笑了:“你这么回答,那我就明白了,至少埃迪莫拉不是用买通的方式请你出手的。”

  如果是收买,兰恩可没必要这么死撑。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