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网 > 人间最得意 > 最终章 人间还有你

最终章 人间还有你

  那是一个春天,桃花盛开的时候。

  已经一统山河的延陵王朝疆域之内,在西南的一座不知名深山中,有个修行了很多年的修士,本来已经是登楼境界,修炼数百年,那个老修士想着破境入沧海,当他下定决心之后,便开始闭关,在洞府里他所有准备都做好了,可最后还是倒在了沧海之前,破境不成的反噬让他受了极重的伤。

  当他重新爬起来,准备疗伤的时候,蓦然发现,这方天地有了变化。

  他有些惊讶的看向洞府外,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来到洞府前,看着天空,喃喃自语,“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

  ……

  整个人间都在疑惑这件事。

  相比较天外修士入侵人间,事关整个人间,这件事便更为简单的只针对了那些修士。

  什么是修士?

  那便是能够修行,一点一点获得强大的力量,那便是修士。

  他们区别于普通百姓,便是因为他们能够修行。

  当初天幕没有破开的时候,修行这件事不算太简单,修士只能走到沧海便是尽头,天幕出现问题之后,人间迎来了一场盛世。

  很多修士破境,人间多了许多沧海修士。

  天幕不出问题,天外修士便不能进入人间,可天幕不出问题,人间修士便不能修行的如此快,所以这也是因果。

  可因果尚未结束。

  天幕没了,那些真正的天才修士便能往前走很远,可是那些并没有这么天才的修士们,因为天幕破开,便出了问题。

  如果把人间比作一个装满水的瓶子,普通修士便是要依靠那些水来修行的。

  有修士喝了那些水,变得强大,但在死去的时候,便会将那些水还给人间,这样人间的修士拥有的水,数量一直都没有变过。

  可当有人把那个瓶子的塞子打开,阳光和别的什么会让那些水渐渐变少,修行这件事便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因为终有一天,那些水会全部消失。

  真到了那天,修士们便再也不能修行,所有人都会变成普通人,人间再没有修士的说法。

  这件事太过巨大,对于修士们来说,完全是一场灭顶之灾。

  所以悲伤的情绪在那个春天开始,便蔓延出去。

  到了夏天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个月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的人间修士们,总算忍不住了,有一群人去了沉斜山。

  另外一群人在满人间的寻找那个其实已经离开了人间的剑仙朝青秋和叶长亭。

  最后一群人去了剑山,不过都被拦在了山脚。

  武帝已经跟着妖土远离人间,不可能会被他们找到,现在有可能解决这个事情的,大概就只有沉斜山上那位道门教主,以及剑山上的那位剑仙了。

  只是那些修士来到剑山,却是被告知那位剑仙尚未醒来,必须得让他们等着。

  有的修士生出闯山的想法,却忽然想起剑山还有一位剑仙。

  那人间和天外一战,让人间的沧海修士所剩无多,道门中只剩下叶笙歌一个人,而野修里也只有林红烛一人活了下来。

  至于儒教,甚至连一位沧海修士都没有剩下,据说这个时候的学宫掌教,是才春秋的宋沛。

  至于剑仙倒是有几位,除去没有出战的陈嵊之外,朝青秋叶长亭和李扶摇都还活着,整整四位剑仙,若是这四位剑仙想要做点什么,只怕山河现在的局面,早已经改写。

  在见不到李扶摇的情况下,很多人都堆在了沉斜山山脚,他们很多人都是三教修士,也知道叶笙歌和李扶摇的关系。不过没人能见到在登天楼里的叶笙歌。

  那位道门教主这会儿就站在登天楼的某一层窗前,身后是一直没有说话的严焕然。

  “就连观主也没有办法?”

  严焕然毕竟是心系道门,若是以后修士们真的不能修行了,他担心道门会断了传承。

  叶笙歌看着远处,平静的说道:“不能修行便会断了道门传承,那你们是先做修士,再做的道士?”

  她的声音没有什么波动,严焕然却也知道是说什么,“传道也好,修行证长生也好,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保命最重要。”

  叶笙歌哦了一声,这才转过头来,看着这个道人,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座沉斜山,沉默片刻之后,叶笙歌说道:“以后沉斜山观主你来当。”

  她并没有说太多话,说了这句话之后,便将沉斜山的观主信物抛给了严焕然。

  严焕然接住之后,没有太过激动,只是问道:“叶圣人要去往何方?”

  叶笙歌没回答他,只是从窗口走了出去,身形没入云海,不知所踪。

  ……

  ……

  所有人都在等着那位剑仙苏醒的时候。

  剑山来了个年轻人。

  他真的是个年轻人,名字叫做李药,但也是个剑士,不知道为什么,陈嵊竟然便让他上山了,而且还许他去竹楼前呆着。

  这个叫做李药的年轻人来到竹楼前,也没走进去,就在这竹楼前住下,时间很快,便过了大概大半年。

  剑山又下了一场雪。

  举目望去,便是白茫茫一片,今夜恰好又有月光,李药坐在竹楼前看着月光,想着自己那个师父,他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那个师父竟然就是剑山掌教,而竹楼里这位世间最厉害的剑仙,竟然就是他的师叔。

  知道这件事之后,他就想上山来找到他师叔,别的不说,只是为了道歉。

  师父做得不对的,他这个徒弟要弥补一些。

  不过想着自己师叔既然是个剑仙,只怕也不愿意听自己说这些,所以他就有些苦恼,不过今夜看到这场雪的时候,他就一点都不苦恼了。

  他看着雪,整个人都被这景色吸引了心神,以至于竹楼们被推开,那个一身白衣如雪的年轻人走出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

  实际上他怎么可能知道,两个人的境界差的太远了。

  过了小半个时辰,回过神来的李药转头的时候,看到身侧的那个白袍男人,就要有些惊慌的站起来行礼,那个男人却是摆摆手。

  “掌教师兄的徒弟?叫什么名字?”

  李扶摇笑着开口,“师兄在山上都不收弟子,怎么会收你做徒弟?”

  李扶摇境界如此之高,自然能看出来李药的剑道和吴山河一脉相承。

  李药被问了两个问题,只是问答了自己叫李药之后便喊了一声师叔。

  李扶摇嗯了一声,随口问道:“你来做什么?”

  李药说明来意之后,就要再次行礼,李扶摇还是摇头,有些感慨道:“当时师兄把山河剑丢出来,便已经是什么都说了,你不必再说什么。”

  李药哦了一声,也没有想到这位已经名震世间的师叔竟然这么好说话。

  李扶摇不再说些什么,他睡了很长一觉,其实除去最开始的那两年,后来的几年他都很清醒,知道现在人间要发生的事情,只是不愿意醒来,他想安安静静的想些问题。

  等到想完了,他自然就睁开眼睛了。

  他拿出腰间的酒葫芦,喝了口酒,然后把酒葫芦递给李药。

  李药喝了一口。

  李扶摇笑道:“好些年前,我还不是个剑仙的时候,在妖土的青天城头上,和朝剑仙喝了此酒,我当时说,能够和朝剑仙喝酒,三生有幸。你猜当初朝剑仙是怎么说的?”

  朝青秋才离去不久,人间甚至都还不知道,李药不会不知道那位无敌了许多年的剑仙,那对他来说,都是十分遥远的人物。

  触不可及。

  但现在见到师叔了,其实也觉得不是那么遥远了。

  “请师叔示下。”

  李药没见过朝青秋,但据传那位剑仙少言寡语,他自然也猜不出朝青秋说了什么。

  李扶摇笑道:“当初朝剑仙说,和一位以后的剑仙喝酒,我也有幸。”

  李药忽然笑了起来,对李扶摇说道:“能够和师叔一起喝酒,也是李药三生有幸。”

  李扶摇看了他一眼,自己又喝了口酒,然后说道:“不过你运气没这么好了,八成是成不了剑仙了。”

  “你也见不到妖土,看不到青天城,也见不到朝剑仙了。”

  要成剑仙,必须得是沧海,现在这个人间,别说沧海,过一段时间,只怕是连成为登楼都算是高手了。

  李药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反驳道:“我觉得师叔说的不对,剑仙或许无关境界。”

  李扶摇没来由的想起很多年前看到的那些话本小说,倒是一些江湖武夫都能被说成剑仙的。

  他多看了李药一眼,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便问道:“师兄离开了人间,剑山无主,这剑山掌教你来做,怎么样?”

  李药顿时紧张起来,他看着李扶摇说道:“师叔,我上山来不是为了这个的。”

  李扶摇点头道:“我知道,我觉得你很合适的。”

  李药不说话了。

  李扶摇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这样了,你去告诉我师父,就说是我说的。”

  山上陈嵊的话一言九鼎,有他在就没有什么问题。

  李药立在原地,好像不明白这会儿发生的事情,他就这么变成了剑山掌教,天下剑士的领袖?

  李扶摇走出几步,然后停下身来,笑着说道:“我觉得剑山这个名字不太好了,换个名字吧。”

  李药一怔,脱口而出道:“叫剑阁怎么样?”

  “随你。”

  ……

  ……

  李扶摇心中的剑山,是百年前自己第一次看见的那座山,那会儿他在山道上见到了朝先生,那会儿他还是一道剑气而已。

  后来在山脚下,他见到了三位师叔。

  登山不成的时候,他见到了老祖宗许寂,而下山之前,见到了师兄吴山河。

  那是最初的剑山。

  之后的剑山,是朝青秋在白鱼镇出剑宣布剑山重开,是他和师兄在剑山上去拿回属于他们的剑山。

  那些都是最好的剑山。

  等到师兄死在灵山的时候,剑山其实就没了,之后换个名字也好,那是他们的故事了,和李扶摇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

  剑山的故事,对李扶摇来说,起于师父陈嵊的口中,终于师兄离开人间。

  挺好的。

  ……

  ……

  离开了剑山,李扶摇去了灵山,他要看看那棵菩提树的光景。

  不知道是不是大战的缘故,那棵菩提树长势很好,枝繁叶茂,好像在这几年便要结果,李扶摇留下一道剑气,有个小沙弥就从远处走了过来,告诉他禅子就埋在这里。

  李扶摇看着这棵菩提树,有些失神。

  但他还是离去了。

  菩提子能不能救活青槐还是两说,但这该是他在人间最后的希望,现在境界如他,其实都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寄望于此。

  当李扶摇再一次见到叶笙歌的时候,后者正在某座山上种桃花,这位道种的爱好许多年了,都没有怎么变过。

  落到叶笙歌身后,李扶摇看着那些桃花问道:“怎么你又要在这里种桃花,还想弄出个沉斜山?”

  叶笙歌没理他。

  李扶摇也不觉得尴尬。

  良久之后,叶笙歌才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向李扶摇,想了想便问道:“修行这件事,你有办法?”

  李扶摇点头说道:“有一些。”

  “说来听听。”

  “我看懂了言河圣人的手册,构建出一方世界不算是太难,只要不算是太大,不过仍旧需要依托人间。”

  “修行怎么办?”

  在这个地方,和去别的地方,如果说都不能修行,那都没有什么意义。

  李扶摇说道:“那个世界面对天外,天外有适合修行的条件。”

  依着李扶摇的打算,可以构建一个新世界,把所有想要继续修行的修士带过去,让他们能够继续修行,这原本是他准备应对天外的手段之一。

  “朝剑仙去了天外,他知道躲是躲不过去的,所以我也不准备再做些无用功了。”

  “那人间怎么办?”

  修士们可以在那个世界继续修行,那么人间呢?

  李扶摇想了想,然后说道:“人间的灵气已经消失了许多,构建那个世界也需要无数的灵气,所以人间以后也能修行,不过应该最高就是春秋境了,而且战力会比不上如今的春秋境,一人逼退千军万马的事情,以后只怕没机会再发生了。”

  “我若是构建了那个世界,还要将它和人间隔绝,不让那些修士再回到人间,不然人间或许会有灭顶之灾。”

  依着李扶摇的想法,这也很应当,若是不隔绝这两个地方,以后那个世界的修士往人间来,就会像是天外修士来到人间一样。

  人间完全没有办法抵抗。

  “你好像要准备埋下一颗祸乱的种子。”

  叶笙歌很快便想起那场天外和人间之战,或许很多年前也有一个人是这么想的,所以构造了人间,建造了天幕,就是为了保护他们。

  李扶摇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他无奈道:“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叶笙歌点点头,表示不反对。

  李扶摇说道:“我还想去问问叶剑仙。”

  朝青秋离开人间,武帝带着妖土远离,现在人间有资格和李扶摇对话的就只有叶长亭了。

  叶笙歌嗯了一声,“我陪你去找。”

  李扶摇没有拒绝,只是又问了一遍,“你真想再弄出一个沉斜山?”

  叶笙歌摇摇头,只是说道:“要是有可能,这里来一群修道的家伙,也最好不要想着什么修道为长生才是。”

  李扶摇笑了起来,“你很少在乎这些事情。”

  叶笙歌没说话,就要离开这里。

  李扶摇无奈道:“那总是要取个名字的。”

  “叫终南山吧。”

  叶笙歌没入云海之前,是这么说的。

  ……

  ……

  三年之后,李扶摇和叶笙歌在北海见到了叶长亭。

  叶长亭正在钓鱼,听完李扶摇说的这些话之后,微笑道:“果然是你。”

  李扶摇一怔,有些迷茫。

  叶长亭摇头道:“我只是来找答案的,你要做什么,我不阻止,得到答案了,我想试试能不能回去。”

  叶长亭这位从时间长河下游逆流而上的男人,在今天,总算是找到了他想要的的答案。

  所以他笑得很高兴,这本来就是他来这里的目的。

  李扶摇不知道为什么,但既然叶长亭不反对,他便开始着手做这件事。

  他站在北海,对着人间出了四剑。

  每一剑都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在妖土已经飘走之后,北海便已经是整个人间最北的地方。

  那一剑在海的尽头停下,然后便带起一道剑气。

  具体来说,那该是一片剑气。

  那是一片白茫茫的剑气。

  很快东南西北四道剑气在天空汇集,那边好像是天空重新出现了一道天幕,不过这一次,天幕是白色的。

  李扶摇和叶笙歌来到云海里,两个人往前走去,往天外走去。

  他们的速度很快,不知道走了多少万里,最后李扶摇在某处停下,说道:“差不多了。”

  叶笙歌看着他们走过来的路,知道了他们走过的路便是新世界的大小。

  最后李扶摇和叶笙歌来到云海深处,在那个开始前行的地方停下,剑气缓缓变成金色,铺就了一条金光大道。

  大道尽头,便有一座恢弘天门。

  那便是那个世界的入口。

  李扶摇站在天门前,说道:“等到修士们都进去了,我便封上这道天门,从此以后,天门里便是另外一个世界,两个世界再无交互。”

  叶笙歌说道:“这道天门下,境界只能到春秋?”

  李扶摇说道:“灵气不足,只能如此。”

  叶笙歌沉默了很久,然后问道:“你的境界,到底有多高了?”

  李扶摇说道:“大概真的很高。”

  境界高和战力高是两回事,当然很多时候他们也都不用分得那么仔细。

  ……

  ……

  搭建了个可以修行的世界,这便是李扶摇对人间修士们的交代,所以当这个消息放出去的时候,没有半个修士有别的想法,还能修行,便是天大的好事。

  李扶摇以十年为期,让想要继续修行的修士们去到那个世界。

  于是接下来的十年里,每一天都在上演着离别。

  每一天都有修士离开人间。

  去到那天门之内的新世界。

  直到九年以后,才渐渐停息。

  这个时候的沉斜山已经没有弟子了,这座在人间数万年的道教名山,除去剩下些桃花,就没有别的了。

  而终南山来了些资质不太好的道门修士,他们各个宗门的都有,对人间始终舍不得,于是并未离去,他们推选当中境界最高的那位老道士作为终南山的掌教,而那位老掌教就在终南山的长生殿前定下山规。

  我辈修道,不为长生!

  ……

  ……

  学宫里的读书人也走了很多,没走的,都去了洛阳城,延陵王朝和儒教达成了和解,这一次读书人真的可以真的做个读书人了,去做官,去为万世开太平。

  以后还会出现许多了不起的读书人,但不应该是以境界高妙闻名了。

  宋沛这位学宫掌教站在空无一人的学宫里,这才不过二十年光景,谁都想不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顾缘从某处走了出来,看着宋沛说道:“你不走?你的学问可没有掌教大。”

  顾缘口中的掌教,自然是那位苏掌教。

  只有苏夜才担得起天下学问最高几个字。

  宋沛笑道:“学生不如先生,没有什么好说的。”

  顾缘过去牵起他的手,笑道:“走了,人间多美,不过不属于你了。”

  他们境界太高,即便想要留下来,也会对人间不好。

  宋沛点点头,跟着顾缘便入了云,只是最后在云海里看着人间的时候,还是说了声再见。

  ……

  ……

  李扶摇和叶笙歌去了剑山,不过却没有落下去。

  哦,这里已经不叫剑山了,叫青城山。

  门尘山和剑山合在一起,叫青城山。

  剑山叫做剑峰。

  剑峰上有个宗门,就叫剑阁。

  而原本的门尘山上,来了些道士,说想要在这里建立道观,那位剑阁的掌教没有阻止他们。

  他这个时候在山上立碑。

  有个才上山的小弟子看着掌教,有些疑惑的问道:“掌教,这是为什么?”

  剑士们走了,但才入山的弟子们没有,他们以后或许成不了那种可以飞天遁地的剑仙了,但依旧是能够成为我有一剑,天地皆可去的风流人物。

  “我要把那些不该被忘记的名字都记下来,那么后人都会知道了。”

  不过当李药才在这碑上刻下吴山河三个字之后,便摇了摇头。

  “怎么了,掌教?”

  李药忽然笑了起来,“或许他们离去,就不该继续留下名字,那才是最好的结局。”

  “那吴掌教?”

  “他不一样,他是咱们剑阁的开派祖师呢。”

  “那这石碑叫什么?”

  “扶摇碑。”

  ……

  ……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李扶摇轻声道。

  叶笙歌没说话。

  但是他们去了灵山。

  那棵菩提树开花结果,有一颗青色的菩提子挂在上头,李扶摇伸手将其取下来,然后把怀中的青槐拿出来。

  菩提子随着他的剑气化作一道青光落入青槐身体里。

  青槐的气息强盛了许多,但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李扶摇有些难过,但其实能想到结果。

  “所以要去天外了。”

  叶笙歌直白说出了李扶摇的想法。

  青槐是一定要救的,人间不行,便去天外。

  况且朝青秋也在天外。

  李扶摇说道:“天外很危险。”

  叶笙歌微笑道:“我知道。”

  李扶摇不再说话了,只是笑了笑。

  这个女子和那个女子的想法,他从来都没有更改成功过。

  ……

  ……

  云海深处,天门之外,叶长亭早已经来了,今日是最后的期限,今日之后,便再也没有修士能够进入这里。

  李扶摇看着他,有些意外的说道:“叶剑仙也要进去?”

  叶长亭点头道:“这才是回去的路。”

  李扶摇不置一词。

  叶长亭又说道:“我以后会做一件你不喜欢的事情,不过就算我知道后果,我也还会做的。”

  李扶摇不知道他说的意思,但还是笑了起来。

  叶长亭不准备多说,就此告别,他踏进天门,只留下一道背影。

  李扶摇站在天门前很久,也沉默了很久,最后才伸手,无数的剑气从他手中生出,然后让天门泛起一阵金光,等到金光散去的同时,这里才有了门。

  李扶摇说道:“希望以后没人来这里尝试剑开天门的事情。”

  ……

  ……

  (下面这一段是余楚最后一章,不是水字数,而是它本来就是叶长亭的故事。)

  又一年大雪纷纷。

  陵安街头,有个几十年面容不变的青衫年轻人腰间悬剑,坐在摘星楼高台上赏雪,左右无人,年轻人一人发着呆。

  大雪落满头之后,年轻人忽然站起身来。

  他跳下不知道高多少丈的摘星楼。

  看向远处。

  有个同样是腰间悬剑的白衣男子缓缓显身。

  两人相见,皆有笑意。

  那个不知道多少年不曾在人间显身的白衣男子缓缓问道:“剑道修为如何了?”

  已经是人间无敌不知道多少年的青衫年轻人摇摇头,“不知道啊,好多年没出过剑了。”

  “那试试。”

  白衣男子笑着开口。

  青衫年轻人无奈道:“小叔,真要打,你这一剑只怕谁都接不下。”

  那位多年之前便曾御使万剑开天门的白衣剑仙缓缓笑道:“在人间,只能用人间招式。”

  青衫年轻人点点头,“好。”

  两位剑仙,站在陵安街头,缓缓拔剑。

  陵安城惊。

  很快,满城剑皆颤鸣。

  满世间剑皆颤鸣。

  齐齐出鞘,剑气大作。

  两位始作俑者好似浑然不觉。

  两人皆只出一剑。

  天地之间便都是剑气,整个世间都是剑气。

  不分胜负。

  两人收剑之前,有位青衣女子掠至此地,隔着数丈距离看着那个白衣剑仙,用尽全身气力喊道:“叶长亭!”

  那位再临世间的剑仙缓缓一笑。

  ——

  某处深山,某位闭关了许多年的春秋修士,终于在这一刻睁开眼睛,这位叫做李长风的修士多年前得了件不错的东西,这些年一直在这里参悟,从来没有离开过洞府,他因此错过了很多大事,比如剑山重开,比如洛阳城圣人之战,比如天外和人间之战……

  等到李长风从洞府里走出来,看到空无一人的宗门的时候,这位春秋修士顿时悲从心来,“是何贼子灭我宗门!”

  ——

  李扶摇和叶笙歌走在云海里,看着山河,看着人间。

  也看到了那些桃花。

  人间在下雪。

  李扶摇问道:“你看过这么大的雪吗?”

  “看过,不过我不喜欢雪。”

  “你除了喜欢修行之外,还喜欢什么?”

  “桃花。”

  “没了?”

  “还有。”

  ……

  ……

  李扶摇和叶笙歌朝着天外走去,两个人都不说话,他们很快便会离开这里,但都没有说再见。

  李扶摇问道:“还有什么?”

  “还有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w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