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挨骂_盖世
书荒网 > 盖世 > 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挨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挨骂

  呼!

  神光明熠的“灵魂神坛”,在虞渊眉心乍现,如秩序神灯照耀天地众生。

  大道法则,血脉奥义,灵魂和生命,万物衍生的诸多奇迹,似乎都逃不掉从虞渊眉心显现的光辉。

  陈青凰心神凛然,顿知不妙。

  “怎么了?”

  她那张倾世的绝美面容,透着凝重和不安。

  虞渊眉心的光耀,落在陈青凰脑海,清楚地看到了,在她的灵魂之中,有着那些奇异的符号。

  符号,散逸着愈发浓郁的死意。

  虞渊皱眉,他久望陈青凰灵魂中的死亡符号,都觉察出体内生机逐渐消失。

  安梓晴,玄漓还有溟沌鲲,其实都有被陈青凰影响,可他们浑然不觉。

  这几位血肉磅礴的至强者,将自己内心泛起的死亡波动,归咎于源界局势艰难。

  各大智慧生灵被屠杀,神族、天魔、邪神肆虐天地,源血、极寒萌生出退意。

  安梓晴他们也不自禁地,反复想起异族被斩杀,正在残酷死亡的画面,这令他们心烦意燥,甚至隐约瞧见了自己死亡的场景。

  那些自己死亡的场景,令他们心怀惶恐,令他们觉得是一种……预告。

  他们误以为,这是因为外部的局势所致,没有想到是被陈青凰影响的。

  “你脑海中的死亡符号有问题。”

  虞渊直言不讳,轻喝道:“那些死亡符号,根本不是你的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还有你们几个,不要和她离的太近,都保持好距离。”

  他指向安梓晴,天启、溟沌鲲和龙颉。

  溟沌鲲立即有些毛骨悚然感,恐惧地说道:“不死鸟陛下,你不是又要发疯吧?我先前心中升起的一些不好的死亡幻象,难道是你不知不觉散逸的力量?”

  溟沌鲲率先退避。

  安梓晴,天启和龙颉、小棘龙这些,一言不发地也都远离她。

  十万年前的不死鸟,疯癫之下散布死亡、毁灭的传说,在场的诸位都听过。

  而这里,恰巧又是森寂星域,是因陈青凰而毁灭的星域。

  森寂星域中,原本就有比较浓郁的死亡力量。

  陈青凰愕然,“你有了什么发现?”

  “它应该是一种符号和记号。而你,该是被我们不知的一种存在给盯上了。”虞渊沉吟了一下,在大家震惊的目光下,继续说道:“我接触过的源灵,有雷霆、光明、黑暗、草木、大地,极寒,极炎。”

  “死亡这条彼岸大道,或许,也孕育出过超自然的源灵。”

  虞渊道出他的揣测。

  “源灵?”

  “还有这种源灵?”

  “从没有听过啊!”

  溟沌鲲、小棘龙和星罗步甲,三位巨兽的血脉记忆中,有关于源界的如海知识。

  星罗步甲的成年,和小棘龙的成年,还会继承觉醒祖辈的记忆。

  可他们并不知道,在源界存在着什么死亡生灵,如源血、源魂那般。

  “死亡……源灵?”

  陈青凰怔了怔,困惑地说:“我在十万年前,就搜寻了整个源界,没有发现在这条道路上,有这般神奇的非凡灵智体。难道说,你之前在那黑暗中,感觉出了什么力量,让你怀疑是死亡?”

  虞渊摇了摇头,“不在源界,可能也不在荒界,我们迟些再说。”

  在虞渊的心中,因大祭司里德对虞依依的那番话,而留下了阴影。

  陈青凰人在寒域,之前根本没有离开过。

  居然因为一个空杆子被送过来,而被某种超凡存在盯上,在她的灵魂留下记号。

  虞渊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死亡源灵,他目前也只是猜测而已。

  哗!

  钟赤尘掌控着时之书,在森寂星域四处飘荡,搜寻着闯入进来的幸运儿。

  虞渊话语一落,时之书便承载着星族的丹妮丝,昏迷中的九星贤者贝鲁,还有一些重伤垂危的星族战士而来。

  “虞渊!”

  丹妮丝看到他的那一霎,便止不住痛泣,眼泪汪汪。

  “我父亲已经死了,老贝鲁……也快要不行了。巴洛族长,去拦截几位邪神,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她不顾仪态地,一边哭一边向虞渊飞来,如溺水之人拼命要抓些东西般。

  她抓着虞渊的衣襟,抬头看着虞渊,喃喃道:“星族死了很多人,碎星海都是星族的尸骸!在我们星族生活的天地,血脉达到七级的族人,就被邪神、天魔和你们……神族残害了。”

  她痛哭涕零,眼泪鼻涕混杂在往昔美丽的脸上,埋头在虞渊胸前。

  虞渊默然。

  在放大的时之书上,那些幸存下来的星族战士,大多奄奄一息。

  虞渊所熟悉的贝鲁,体内生机似乎是被他以前赠予的丹丸悬吊着,还没有死去。

  星族的这个贵小姐,体内部分经络断裂,该是超越极限地动用血脉造成的。

  她手上佩戴的一枚戒指,刚刚凝为华丽的光罩,将所有星族的伤员包裹着,吸收着这方星域的星光,帮助那些人疗伤。

  她冲过来以后,戒指便不再闪亮,不再吸引星光。

  “我没看到巴洛。”

  钟赤尘向虞渊解释,摇头道:“我已经在附近星河传话了,也留下了讯息,说森寂星域有前往寒域的通道,允许各方异族强者前来避难。”

  “在这里我比较有信心。不过出了森寂星域,我被困住了以后,也很难脱身。”

  钟赤尘话里的意思,他会在森寂星域通过时之书,还有他掌控的空间力量,接引能够进入此方星域的人。

  更远的星河世界,他也不清楚状态,就不愿去冒险了。

  他不愿涉险去巴洛深陷的碎星海。

  巴洛如果不能以自己的力量,从那片碎星海走出来,应该就会死在里头。

  “丹妮丝,立即离开他!”

  “你竟然还相信他,相信他们这些卑鄙的家伙!寒域,呵呵,寒域可能成为另外一个灰域!”

  “当初,我们也是相信他们,才被骗到的灰域!”

  “……”

  幽幽醒来的星族战士,等看到丹妮丝趴在虞渊胸腔抽泣时,眼珠子都要瞪裂了。

  他们指着虞渊,还有钟赤尘,龙颉,安梓晴、天启痛斥。

  被他们指向的那些人,都保持着沉默,没有一个人出言辩解。

  连最不要脸的钟赤尘,也觉得脸火辣辣的,感觉到了羞愧。

  “你放心吧,现在还有一口气的,都死不掉的。艾莲娜,目前也在寒域中,你们可以在里面见面。”虞渊冲纪凝霜点了点头。

  光洁的冰晶山体,屏障被纪凝霜的寒力渗透敞开,门一般畅通。

  虞渊又对钟赤尘示意。

  钟赤尘无奈地将丹妮丝拉开,道:“走吧,先处理他们的伤势,不然他们会死。”

  还有很多话要说的丹妮丝,见老贝鲁,还有那些星族战士状态实在太差,又担心在外面有危险,就随同钟赤尘的时之书进去。

  那些震怒的星族战士,还在书上大喊大叫,疯狂地嚷嚷着不愿进去。

  可惜他们力量太弱,没办法从时之书摆脱,硬是被钟赤尘送了进去。

  “女妖族的蕾贝卡死了,她死在泯然星域,就在我们神魂宗之前的大本营。”

  待到丹妮丝和那些星族族人进去,虞渊在斩龙台上方,面色淡漠地说道。

  对那位女妖族的领袖,她其实没太多好感和恶感,但这位女妖族族长死亡,让他还是有点愧疚。

  因为新浩漭计划是他提出的,然后由大魔神贝尔坦斯和神魂宗合力推动,将星河各大族群聚涌在一起。

  结果,却变成现在这样。

  他当然有推脱不掉的责任。

  “你先前都看到了什么?你怎么知道那些符号的深意,知道那不是我的幻觉?”

  陈青凰神色急切,她心中的焦虑很浓。

  因为在她灵魂深处,那些不明深意的符号,还在汲取着她的魂力和死亡力量,且变得愈发深刻和清晰,还在迅速地壮大中。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