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伦【一】 1万4_悖论by流苏骨科
书荒网 > 悖论by流苏骨科 > ·背伦【一】 1万4
字体:      护眼 关灯

·背伦【一】 1万4

  悖论H(续更)作者:流苏

  凌清远的手臂从身后伸过来,环着她,微微弓着背,低头为她系扣子。

  凌思南的背贴着他,被他禁锢在身前一方空间的局促感,让她不得不微微瑟缩着肩膀。

  他的头靠在自己肩,偎着颈窝,呼吸温热。

  凌思南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这么为她扣扣子的时候,她胸前的那两团绵软的雪肉早就被一览无余。

  他一路上扣的指尖,终于在胸前那一段停住。

  房间里很静,安静地交错着姐弟二人的呼吸声,窗外的电闪雷鸣都无法打断此刻的安逸。

  凌思南有点紧张。

  察觉到凌清远很久没有动惮,她小声地问:“怎么了?”

  “冷静一下。”凌清远深吸了一口气,口吻中带着隐忍。

  她也不是笨蛋,弟弟这么说,她秒懂。

  今天他真的很规矩,甚至要等她睡着才敢自己在她背后撸一发。

  这让她反而有种歉疚感,即便这种歉疚感来得莫名其妙。

  她清清嗓子,假装什么事儿都没有,还打趣他:“哈,你、你不是刚刚才解决过一次吗?”

  凌清远停在她前襟的指尖微微往她尚未被遮蔽的乳沿按了按——不着痕迹的。

  “我十六岁。”凌清远的唇面勾着她的耳郭,似触非触地:“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他确实没骗她,凌思南已经感觉到身后又有一团半硬的炙热抵着她的臀部。

  “那我自己……”

  “我能摸摸么?”凌清远忽然特虔诚地问。

  问得仿佛跟“我能拜拜你么”似的。

  凌思南差点就要答应了,但是想想,不行,这可能就是姐弟关系走上不归路的导火线,所以她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不行。”

  “就摸一会儿。”凌清远挺直的鼻骨对着她的耳郭轻轻蹭,边蹭边撒娇:“保证,摸完就撤,绝不拖泥带水——好不好,姐姐,好不好……”

  凌思南被他蹭得有点受不了,少年的吐息混着男性的味道,一直在萦绕着她,她抬手扶住弟弟的脸颊,想要说出口的拒绝却在下一秒变成了:”一会儿是多久……”

  “唔,五分钟?”

  她觉得就算凌清远只是这么蹭她五分钟,她也要栽进去:“不行,太久了。”

  凌清远很好商量:“那三分钟,可是你要是打断我一次,就要再加两分钟。”

  此时此刻凌思南早就被他的诱惑得六神无主,哪还有什么心思去分辨他说了什么,只是听见三分钟确实比五分钟短,所以顺理成章地说了声好。

  凌清远垂着眼笑。

  少女的长发被撇到了一边,低下头就是她纤长光滑的后颈,

  这是他的姐姐,只属于他一人的姐姐。

  他的唇贴上少女后颈上脆弱的脊骨。

  凌思南的身子微微一颤:“……你说过……只是‘摸摸’的……”

  “别急。”白玉似的长指贴上她胸前,右手幽缓地从衬衫的衣襟开口钻了进去。

  胸部以上的扣子都还敞着,他长驱直入,畅通无阻。

  沿着胸部的底端轻轻划着弧,来回摩挲了几圈,不经意间掌心还刮蹭到她的奶尖儿,引得她猛颤。

  “清远……你……”她想说什么,可是当她发现自己是想求他的时候,理智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

  “姐姐喜欢吗?”凌清远的唇和手指以一样的节奏,一点点伴随着热气膜拜她的后颈,再一路吻到她的耳后。

  凌思南只能往他怀里躲:“不、不喜欢。”

  “为什么?”凌清远放开在她乳房边缘作祟的指腹,两手交错着同时覆在她的奶子前面,掌心的正中央就停留在奶尖上一动不动,两个人的动作,此时说是舞蹈也不为过。

  她已经被抽空了力气,只能瘫在他怀里任他予取予求。

  “打个赌好不好?”凌清远的手掌终于动了起来,不抓也不拢,只是平放在她乳尖上,掌心开始打着圈转——

  “姐姐,你是不是已经湿了?”

  一圈又一圈,只有乳头那含苞待放的娇嫩尖端才能触及他掌心纹路的一点点,纹路的糙感和脆弱敏感的奶头摩擦,嫩蕊被按压地跟着他的方向小意地转着圈,像是一直摇头晃脑的小蜗牛,终于慢慢地抬头,挺立起来。

  “没有湿……我没有……”

  硬成小粒的奶头分外敏感,凌思南浑身都不安地扭着,却怎么也躲不开他,又或者说,她也许并不是在躲,反而是让奶尖贴得他的掌纹刮擦。

  被自己的弟弟玩弄,她却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凌思南对自己生着闷气。

  凌清远低声笑:“没有么。”轻轻吮了一口姐姐的颈肉,“还要不要更多?”

  “嗯……?”奶头上传来的让她麻痹的舒适感,让她有些恍惚。

  “我说,要不要弟弟让你更舒服?”他问,可是没有等到回答,手下的动作就已经加快,依然是掌心,依然是打圈,频率和力道却加了不少,凌思南一时间受不住,纤细的颈项后仰,整个人靠在弟弟的肩头,轻喘。

  从正面看去,姐姐的衬衫半敞,满脸春色地倒在弟弟怀中,两只属于少年的手从她胸前交错着伸入了衣服里,上好的棉质布料随着下方少年的揉按,上下左右鼓动,明明没有什么直白有冲击力的画面,场面却淫靡至极。

  手和衬衫摩擦的沙沙声越来越快,凌思南的身体也被揉按地一上一下地耸动,臀部不停地刮过后方的逐渐硬起来的凶器,仿佛是自己在迎合一般。

  “要不要……嗯?——姐姐?”凌清远终于把平展的手收拢,抓着她的奶子,指头深深嵌入了软糯的乳肉里,棉花似的乳肉从指缝间钻了出来,填满指与指的空隙,随着他每次的一抓一放,那团绵软就仿佛花朵含苞又盛放,绽开又收拢。

  凌清远爱死了姐姐的奶子,百玩不腻。

  “你不要、不要这么抓啦。”凌思南乳头硬挺挺的,被他这么粗暴地揉搓,他掌心下的奶尖的小石头就有些硌得发疼,虽然这种微微的痛感里还带着刺激的快感,但是她肯定不会承认。

  凌清远感觉着手下姐姐那一对略显Yin荡的奶子,有点欲求不满。

  他捉着衬衫的两边,沿着她的肩头往下剥落,朦胧的夜里,属于少女的纤细蝴蝶骨微微突出,勾勒出两道诱人迷恋的半弧,珠圆玉润的肩头,拢着一层暧昧的瓷白光感,诱人采撷。

  凌思南觉得身上一凉,心慌地想捂着胸口,可是胸口的位置早就被弟弟霸占,这样一按,反而按在了弟弟手上。

  “反正这三分钟是你给我的,躲也没有用,不如告诉我怎么样你才舒服,好好享受不是更好么?”凌清远此时性致满满,下身一顶,已经呈现出可怕形状的肉茎就搁在了凌思南的后臀。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分钟。

  凌思南被弟弟玩得气喘吁吁,呼吸都颤抖着,抬手拨他:“不、不要……”

  放纵自己让弟弟玩弄揉奶什么的,已经够羞耻了。

  姐弟之间才不该是这样,她才不会承认自己被亲弟弟摸得很舒服这种事。

  虽然那个梦已经告诉了她答案,可她不想在凌清远面前暴露。

  凌清远轻笑了一声:“既然姐姐不说,我就只能自己摸索了。”

  他的食指和拇指夹住凌思南的乳头,掌心托着丰软的奶子往外拔。

  硬成一个小粒的奶头吃痛,中段被他拉扯得又长又薄,原本半球型的乳房,被生生扯成了锥形,凌思南的身子怕痛地顺着他往外拱着,又痛又爽的感觉让她承受不了想叫,急急忙忙用手拽他,硬是把他拉开了。

  奶头被放开的那一瞬间弹了回去,激起乳波荡漾,微微泛着红肿翘起。

  凌清远看着这一切,眸色渐深,欲望几乎压抑不住,却还是强装着镇定说:“加了两分钟喔。”

  “什么?”凌思南从喘息中回神:“什么两分钟?”

  “你打断了我一次。”凌清远脸上没有被打断的不满,反而高兴地吻了吻凌思南颤抖的唇瓣:“谢谢姐姐赏赐。”

  凌思南气得要命,这才想起他刚才说过什么:“你故意的!”

  “我不否认。”凌清远的舌尖舔过自己的唇沿,抵着唇珠勾了勾,笑道:“姐姐这么好吃,三分钟怎么够。”

  惊觉自己掉入了陷阱,凌思南转过身,委屈地求:“清远,我们打住吧,姐弟这样已经是极限了。”

  凌清远看着面前那两团起伏不止的诱人乳房,心中的欲望已经无法压抑地蔓延开来。

  察觉到凌清远的视线,凌思南捂着胸部阻隔开他。

  “凌思南,姐弟之间这样……早就超过极限了。”他低哑着声音说,“反正都越过了,越过多少都一样。”

  “乖,姐姐,让我摸摸。”

  凌思南摇头,他说的没错,姐弟之间这样,早就超过极限了。

  “我们有约定的。”凌清远的两只手搁在身前,盘着的腿间还抵着姐姐丰满的臀部,那团男人的分身由始至终没有软化的迹象,越长越大。“打断我的话,要加时间。”

  凌思南抿着唇:“可是这样……”这样就没完没了。

  “原来姐姐你的欲望这么强,对自己没有信心啊。”凌清远默默地下了个套。

  “你别乱说。”

  “不是吗,如果有信心,就乖乖地让我摸,只要你能保持冷静,中间不打断我,5分钟后不就结束了么。”

  凌思南盯着他平静的眼神半天,许久才咬了咬牙。

  这是最后一次。

  不答应他,今天如何都不会结束的。

  她知道自己也渴望着弟弟,但是这件事,她不想继续下去。

  还剩4分钟而已,既然答应了他,她曾经食言过,不想再对他食言。

  她低着头,从刘海的缝隙里看他:“不许……”

  “嗯?”

  “不许再弄痛我了。”

  凌清远楞了一下,然后淡淡地应了声好。

  他抬手,把凌思南的手轻轻拨开:“可以摸了么?”

  凌思南垂着首看弟弟的手缓缓地覆上自己硕大皙白的乳房上,轻声:“嗯。”

  骨节分明的长手,真的很好看。

  就这样抓着她的两坨乳肉,反复地抓捏。

  凌思南看着这一幕,感官上的刺激让她从刚才开始就泥泞不已的下体里,囤满了被内裤堵在蜜肉中的液体。

  啵地一团,又一团。

  好像把他床单弄湿了。

  她是半侧着身子的,这个姿势并不是那么舒服,但是却很方便凌清远身下的分身侵犯。

  他一边抓一边顶弄着她,有几次他内裤里几乎已经成笔直的棒子,直接被捅进了她的臀缝和床单的缝隙里。

  “下面不可以的。”凌思南被他顶得几次都要倒下去,不得已攀上弟弟的肩头,“那不是摸。”

  “多给点福利吧,姐姐,我能忍住没把你剥光已经很好了。”

  他说得倒是轻巧,现在她身上统共也就一件松松垮垮搭在小腹上的白衬衫,和身下那一条湿成鬼的内裤而已。

  “唔——”少了之前的粗暴,胸部被揉得很爽,凌思南有些飘,闭上眼睛放任弟弟的手抓揉自己,还有那一直在模仿性交的顶戳。

  弟弟真的好会弄,弄得她很舒服。

  就是这个姿势真的有些酸。

  她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凌清远似乎看出了她的难捱,扳过她迷迷糊糊的身子,把她的两只腿岔开,分在自己的腰际两侧,拉近自己身前,“我们换个姿势。”

  他的分身高高地挺起来,隔着一层内裤,抵在她倾斜的蜜口。

  凌思南迷茫中低头看去,才发现他不知何时把内裤脱去了,此时那一根巨大贲张的炙热,凶狠地抵在她的花芯前,像是一根随时都要突刺的长枪,蓄势待发。

  她吓得伸手去抵,女孩纤细的掌心蹭过菇头上敏感的铃口,凌清远忍不住呻吟了声。

  “你你你——你怎么脱了!”

  “我又没脱你的。”凌清远吊着嘴角笑,一只手继续揉着胸部,一只手慢慢顺着她柔弱无骨的身子滑了下去,沿途指尖的抚触点燃了一片的星火,凌思南难受得搂住了他,抱着他的脖子靠紧。

  她不想让弟弟见到自己此刻的表情。

  一定很荡。

  “还有……还有多久……嗯……才、才好……”奶尖被弟弟夹着揉,凌思南忍不住哼。

  凌清远抬眼看了下已经过去了快4分钟的时钟,在她耳边舔了一口:“3分钟。”

  凌思南已经没心思去抱怨时间怎么过得那么慢了,因为凌清远的手伸进了她的内裤里。

  “啊——不行!”反射让她抬手要阻拦,可是就在要施力拿开凌清远手的前一秒,她意识到后果,打算收回。

  没想到凌清远的手在她碰到的一瞬间就拿了出来。

  “嗯……姐姐你又打断我。”

  “……”凌思南瞪圆了眼睛,“凌清远你要不要脸!连亲姐姐也要碰瓷吗?”

  凌清远微笑地贴近她,鼻尖抵着鼻尖:“我连亲姐姐都想操,碰瓷算什么?”

  她脸涨得通红:“刚那不算!”

  “哪里不算,你没有要打断我吗?”

  “我什么都还没做……”

  “你碰了我的手,还说了不行,我的兴致被你影响了,那就是打断。”

  “呜呜呜……”她低声呜咽,倒也不是真哭,就是委屈得说不出话来。

  凌清远对姐姐喜欢得紧,看她这样更想……欺负了。

  “姐姐……”他拉了拉凌思南搭在他肩上的手,靠近她,让她的半裸的身子紧紧贴在自己身上——

  “我想要你。”

  凌思南原本还埋在他肩窝,被他这么说,吓得想挣扎,却被他按着身子,怎么都退不开。

  “我说真的,想要你,想得快疯了,你看……”他拉着凌思南的手,放到自己高耸的硕大上,“它早就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插进姐姐的穴,让姐姐变成我的人。”

  凌思南的手被迫覆上弟弟的灼热,感受它在自己掌心的跳动,只是听着凌清远短短的两句话,她的身下已经洪水泛滥开来。

  “不行的……”凌思南努力在跟自己最后的理智挣扎:“我们是姐弟,姐弟做爱是不行的……”

  “我们现在不算做爱吗?”凌清远抓着她的奶子,低头吸吮了一口:“你看,这些都是做爱的一部分。”

  胸口传来的被吸吮的力道,凌思南差点软下去:“不要吸……”

  “你明明那么喜欢。”凌清远抬眼看着她迷醉的模样,伸出舌头在她奶头上舔,舌头上下拍打着尖端,把那原本就紧实的小粒舔满了口水,“很舒服对吗?姐姐。”

  说……说好的只是摸呢……凌思南抬手推了推弟弟的脑袋,却换来凌清远深埋在她奶子里婴儿般的吸吮。

  吮吸啧啧有声,被她握在手中的棒子也跟着快速抽动,凌思南快被眼前的一切给逼疯了。

  “不要吸……清远……不要、不可以这样……”

  她的一只手插进他的发间,却使不上半点力,只是不停后仰着身子,实在受不住的时候,手蓦地松开他,撑在了腰后。

  这样看起来,反而更像是她把自己的乳房送上去给他品尝了。

  凌清远从她的胸前抬头,薄唇和她的奶子之间扯开一条银丝,看起来色情得很。

  可是少年的脸太俊,找不到半点猥亵感。

  “操你好不好,就现在——”凌清远终于忍不住开始脱她的内裤,“我想要姐姐,想把姐姐操死在这张床上……”

  “不要——不要!!清远不要——”

  她害怕地踢着双腿挣扎,可是还是抵不过弟弟手快,飞速地扯掉了她身上最后那一层屏障。

  “凌清远!”

  两个人四目相对,她满脸眼泪汪汪地看他:“你疯了?凌清远你疯了……”

  姐姐哭泣的脸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凌清远粗喘了几声,平复下自己的呼吸。

  他忍了那么多天。

  终于还是没忍住。

  “对不起……刚才我不该的。”少年的脸上全是痛苦,撇开目光不敢看她:“我太想要你了。”

  自从回来后,凌思南就一直很喜欢这个弟弟。

  虽然他对她做了各种各样不应该属于姐弟之间的事情,可是凌清远是真的很优秀,对她也是真的好。

  这个家里,他是她唯一的倚靠。

  他们两个,是两条孤独的鱼,生在了一个深潭里。

  彼此相依为命。

  他喜欢她,她感觉得到。

  她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伦理告诉她不能而已。

  可是真的去想。

  伦理又怎么比得上他重要。

  那些可笑的规则,只束缚弱者。

  如果真的公平,她又怎么会成为被父母放逐的那一个。

  [你想过反抗吗?]

  她轻轻抱住身前的少年——

  “我喜欢你。”

  凌清远蓦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姐姐?”

  她咬着唇鼓起勇气,“不止是姐弟的喜欢。”

  凌清远惊愕地看着她,“你在……安慰我?”

  “我一直不想承认啊,混蛋!”凌思南顺手抄起旁边的枕头拍他:“不要再逼我说一遍!”

  凌清远接住她扔来的枕头,捧着枕头从后面露出半张脸:“真的?”

  她转开头,“假的假的。”

  凌清远想了想颇为不解:“可是你一直都不让我……”

  “你真的是精虫做的吗?”凌思南被说得臊红:“就算我喜欢你,为什么就一定要跟你做爱啊,而且为什么我们两个在一起,你一天到晚就想和姐姐做爱?!”

  “因为我喜欢你。”凌清远毫无掩饰地说:“喜欢一个人就想和她做爱,有什么不对地方吗?”

  “……男人不喜欢也会想的。”站不住脚。

  “我十六岁了,这是我第一次。”凌清远放下枕头,“我要是不喜欢也会想,十二岁就有机会了。”

  ……现在的小孩这么早熟的吗?凌思南震惊了。

  凌清远靠上来,黏着凌思南的身体:“我只对你有这种冲动,真的。”

  “……你骨子里真的是个变态。”凌思南无语道,“姐控。”

  “姐控就姐控。”凌清远拉起她,抬着凌思南的下巴,把舌头肆无忌惮地伸进姐姐的口腔。

  两个人的舌交缠了一会儿,黏黏腻腻的唾液交换,yin靡至极。

  “好甜。”凌清远放开她,叹息道,随后看着身前脸颊已经红成番茄的姐姐问:“现在我是不是可以随心所欲了?”

  他没想到凌思南居然摇头。

  “……为什么?”凌清远皱眉,“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既然都说明白了,为什么还是不行?”

  凌思南抿着唇:“我……没有准备。”

  “嗯?”

  “……慢慢来好不好,要跟自己亲弟弟做这种事……我……给我点时间……”

  凌清远偏过头安静了几秒钟,随即转头:“怎么慢慢来?”他把她的手拉至自己的胯间,本来已经稍微有点颓势的阳具,因为刚才那个吻,又一柱擎天起来:“你说?”

  描写南南的身体时,用了评论区小凛的一些描述形容,特此说明下,真的很喜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