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男人的话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27男人的话
字体:      护眼 关灯

027男人的话

  愿望可强大了,强大的叫人不忍直视。

  瞅着她酡红的小脸,他眼里流露出不容错认的意乱情迷,或者说迷恋也成,不对,就是迷恋又怎么了?他从来不在乎承认这件事,早在他疯狂地想把这地儿都翻过来找人时,就晓得他早就给她迷住了。

  的确不是个好消息,先动/情的人,总是比较卑微,他一贯觉得自己卑微,低头瞅着她,被他硬生生掰开的腿儿,娇怯怯的菊/花儿,紧紧地闭合着,再往前,湿漉漉的,浊白的与透明的液体都相聚一块儿,叫她的腿间找不出一丝干净的地儿来。

  “乖乖,这颜色还跟以前一个样嘛,是洗过了?”他问的可不给面子,还打趣她,偏一打趣完,都不管她会不会生气,径自扣过她的小腰,把自个儿都给送了进去,不是浅入门口就算,而是一鼓作气的往里冲——

  冲的她快翻白眼,许是刚才的滋润,让她再没有感觉到疼,可那么种硬被撑开的感觉还是留在脑袋里,双手立即挥舞着想让打他,却让他还是换了个姿势,给压趴在床里,是他最爱最爱的姿势……

  “你才洗过了,你洗过百千回了——”她嘴巴不饶人,心里也奇怪呢。

  谁也不会没事就盯着自己那里看,可被人逼着看,那也是有的事,尤其是奔解放这样的,非得压下他的背,非得提起她的臀部,非得就用那么个羞耻的姿势,让她自个儿的眼睛好好地看着她那里——

  还真的,她看得一清二楚,那里还直是粉色的,连她自己都奇怪,都说做多了,这颜色会变的,她到是没觉得跟以前不一样,现在不是粉色了,是那种娇娇的颜色,被他不知怜惜的弄过一回,早就变了色,都充了血,跟个刚绽开的花朵儿没什么两样。

  此时,那里正好一抽一抽的,她都能觉得自个儿那里面都是抽抽的,空虚的叫她忍不住想闭紧双腿,却叫他的双手拉住了两细撩撩的腿儿,烫得跟被烧得火红火红铁杵一般的物事,往她那里挤了进来。

  “唔——”她忍不住闷哼出声,脚趾头崩得极直极直,脑袋一下子全埋在柔软的枕头里,淹没了她所有的声音。

  好胀、好烫!

  他往里一送,跟她唇瓣一样色彩的小嫩瓣儿,被他硬生生地挤开来,那种颜色叫他的眼底更深,再往后轻轻一撤,像是极不情愿的,被迫地吞出来,连带着一点点淫/糜的白沫,是那么的叫人他心乱神迷。

  “乖乖,怎么能说这种话,跟你开玩笑也不行了吗?”他恬不知耻反问,把握全局的神情,让他看去更加迷人,一边说话,还一边撞她,叫她还再敢乱跑,再乱跑一下让他找不着,就有她好看的了,——比如做死她,比较好。

  嗯,他最喜欢这个办法,再慢慢地滑出来,提着她想乱扭的小腰,脑袋凑到她腿间,凑得近近的,他的手指开始作怪,将早已经迫不及待闭拢的花瓣儿给微微的分开——

  嗯——小小的洞口,被染成艳红色,从里面渗出来的液体,晶亮亮的诱人光泽,还更叫他眼神儿发狂的是她在抽抽,一下一下的抽,他用手指试着往里探,才入小小水帘洞口,里头的内壁就疯狂地朝她挤压过来,一瞬间,似乎从他尾椎骨里涌上阵阵快意。

  被他肆无忌惮地盯着看,已经够羞恼了,再加上他不用寻常路的再用手指往里探,更让她颤抖了,她什么都不怕,就怕让他弄得要死要活,“哥、哥哥,你饶了我吧,我受不了,我受不了——”

  都说她是识时务的人,现在不识时务,那只能说明她与平时不一样,“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话她一直是持怀疑态度,要是吃尽了苦头,又成不了人上人,那怎么办?别说失败是成功的妈妈这种破话,她一贯不信。

  无论作什么事,重要的是成功,失败是什么,她从不乐意面对。

  有人求饶了,那也得有人同意才成,单方面的举白旗子,还真是没用,她还真没想过自己这一求饶,算是把主动权交到对方手里,其实识时务,从某一方面来说,还真是显得有点无能。

  至少,她后来才明白这事儿。

  硕大的顶头,把她再度撑开时,她才懊恼地想起这事儿,后悔也是来不及——

  “饶了你什么?”他还笑,还装不懂,再往里施压。

  那种绝不容她抗拒的力量,让她的呼吸都一滞,瞬间又是急促的喘气,连带着身下都紧紧地把他箍在里面,叫他不能动。

  结果,她被翻了个身,那动作真真叫羞人的,什么都没动,就把人提起了,再度往

  んàǐΤàňɡSんυщυ(海棠书屋).℃OM下一按,叫她都差点以为自己可能就是个那什么的娃娃的,他想干什么都行……

  啊呸!

  她忍不住在心里低低暗骂。

  可没来得让她在暗骂里找回场子,就让他顶得往上,跨坐在他腿间,两条腿儿被迫劈得开开的,软绵绵的肉坨坨儿刚好被压在他胸前,被他一顶一顶的,连带着那里也跟着摩擦起来,酥酥痒痒的,更叫人难受。

  不止是难受。

  她想更多的是那种被撑开的感觉不太好,有时候她也嫌弃自己的矫情,都这一步了,还嫌弃这种感觉嘛?不一直是让人撑开的,怎么着,撑了那么多次还下不去面子这种玩意儿?

  纠结的问题,绕得她脑壳疼,索性也不想了,想太多没用,两手臂可就是缠上他的脖子,生活就是那强什么的,不能反抗,那就好好地享受吧,不然,只有是自己受伤的了。

  她想的宽,到是能让人吓一跳,贞洁烈女,这四个字,在她眼里真是没怎么看得上,不是嫌弃这种事,她还挺佩服那些人,真能坚持下来,她估计就是个反面例子,什么事都坚持不了。

  “求饶什么了?”她明显的心不在焉,叫敏锐的奔解放一下子指了出来,反正他不乐意在这种时候,自己的女人走了神,不是代表他没有能力嘛!“是不是嫌弃哥哥没叫你一起快乐了?要这边,还是要那边?还是往这里?”

  他问得好,一句一句的,还跟着缩起窄臀在她那里头胡乱乱地捅,捅左掺右还是再往退的,跟他的话一个德性。

  她木然地盯着他,连翻白眼的心思都没了,“你怎么合适就怎么来吧——”完全是无组织无纪律的回答了,他出力,就让他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她算是看出来了,再怎么求饶,那也是没用的。

  她索性把自己当死鱼,任由他在那里煎,翻过来再翻一遍的,翻的她骨头都快成渣渣了——

  真是个最差劲不过的上午。

  完全是她过得最坏的上午,等她从床里能下得来的时候,两条腿儿都快合不扰了,偏偏那个餍足的家伙,还双臂抱在胸前,跟个没事人一样站在浴室门口,看她在水下冲澡——

  那视线还一直盯着她——背对着他,她都要觉得自己的后背快着火了。

  自从她走入康姐的吕城开始,她就有了很多心理准备,没有一点心理准备,能简简单单的就能做她现在做的事?绝逼是不能的!

  但当她拖着两条腿从浴室里走出来时,她忽然间就想明白了一件事,要求得早点提,免得有人把事儿给忘记了,走过他身边,她没好气地冲他伸出手,“几时给我身份证跟户口本?”

  别叫她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那样才最没有天理,该得的东西,她得记着得。

  “明天好了,明天就给你——”偏偏奔解放说的没多少认真样,还冲她眨眨眼睛,“你说要是那家伙知道你想要这些东西,他会怎么想?”

  “你会告诉他?”她随口反问,一弯腰,想去拿他给她备好的裙子穿上,结果才弯下腰,腰就有快断了的感觉,忍不住又狠狠地瞪他一眼。

  瞪他没用,一贯没皮没脸的人,哪里是几记瞪眼就能解决的?

  他反而还笑迎迎的,“那个呀,要是我管不住嘴,就说了,你可别埋怨我的呀——”还老神在在地威胁她。

  她没给气疯了——

  男人这种生物,得了甜头,就会说的话都给撇到一边去了,她到是理解的太深了,要是真能把话都当真,估计她不知道是往深不见底的坑掉好几回了,赶紧兜起明媚的笑脸,“那个、那个呀,哥哥呀,哥哥呀,你几时手续办好,我们去领证?”

  她想的好,把他的话丢回他脸上,连她叫出口就能反胃的“哥哥”两字都顺利地叫出口了,生怕他真与律成铭一通气,到时拿五万钱是小事,她的房钱,那才是重头戏!

  这完全是误会——

  她以为他在开玩笑,拿她这样的穷开玩笑,给她一千个一万个胆子也没敢往真事儿那边想去,还以为她自己是将计就计的,还觉得自己是聪明,能将他一军。

  可完全,完全是误会来的,人家奔解放是真的这个意思,所以,她一说,就算是投中他的罩门,捧住她脑袋,就将嘴凑了过去,重重地含住她的唇瓣——

  她懵了,还以为他会露出真面目,恶劣地跟她说,完全是个玩笑!

  但——

  她懵了,唇瓣给挤开,他粗/大的舌头跟牙刷一样刷过她的牙齿,灵活的往她嘴里打转,湿热的口水,与她的融合在一起,透明的液体从她嘴角逸出,都来不及咽下喉咙底。

  “等着吧,哥哥我过几天就来找你,到时可别给哥哥我翻脸不认账——”

  丢下这么一句话,独独留她一个人,懵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难不成,他玩真的?

  我去年买了个表?

  她纠结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