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029
字体:      护眼 关灯

029

  是嘛,可不得人家乐意的!

  弯弯能乐意吗?

  指定是不能的——

  不然,她干嘛要卖房子,套了现钱走人?

  这跟人的底线有关系,从奔解放能把她堵在洗手间,再到来必诚能轻松地敲开她的房间门,她想——男人嘛都是禽兽,即使进化一万年,骨子大抵都禽兽的!有时候她还幻想着律成铭能救她一把——当然,现实告诉她,一个男人的话能相信,冷饭也能长牙。

  他们乐意几个人一起的,她不乐意行不行?

  不是每个出来卖的人,都能受得这什么几P的事,她也受不了,一对一还成,一对几,这种事,她想还能有她的活路?

  她想呀,得赶紧走呀,再不走,难不成真跟奔解放那个混蛋去登记,她也晓得凭他的本事,办个结婚手续简单得很,总之,她想政审是肯定通过的,不管她是巢弯弯还是律萌也好——

  都是身家清白,她的事儿,叫人捂得严实,谁也不知道她是干哪行的,谢天谢地,他们总算是做了件好事,幸好她的客人也就他们几个,她也没得那什么名头的,出去时,谁都把她当女朋友。

  真的,别笑,这还是真的,奔解放那个混蛋还真是说对了,她出去时,他都说她是女朋友,——当然,她不止是他的女朋友,还是他们几个人的女朋友,可在外头,谁都知道她只是奔解放的女朋友!

  不管底下如何,表面上她身家清白,没有什么污点。

  她不知道奔解放去找了律成铭,带着炫耀的模样去的,就算是知道了,也只会笑一笑,当作什么没发生过,更不想知道律成铭是怎么回应的,或许以前她想知道,现在不想了。

  以手支着下巴,她考虑着怎么走才好——怎么样一走了之是个难题呀。

  她有点伤脑筋。

  手握住鼠标,她轻轻地移动着,看着游戏界面里面的自己小心翼翼地靠近副本里的终极BOSS,谁能想她平日里杀过无数回的BOSS,居然给了她记一大招,把她果断干脆地送回复活点,顿时队伍里头哀嚎一片,没有了她这个强力峨嵋在一边加血加状态,队伍的人很快都回了复活点——

  眼看着队伍又重新上前,她也就把脑袋里的东西清空了,再次跟着队长指挥往前,可能是大家都挂过一回,这一次接着往前冲,配合的极好,一个人都没挂的过关了。

  游戏是顺利完成副本了,却还是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不好的预感。

  白允妍是住在学校的,白秘书长特地给她安排的生活指导老师工作,就为了让她改头换面,收拾一下性子,自然让她一点都不能搞特殊化——

  她万分羡慕地送弯弯到校门口,再回头看看东海电影学院的大门,明明是别人挤破了头都想考进来的学院,在她眼里已经成了牢房差不多的东西,“真希望明天是星期六呀,你看看,我爸够可以的,居然让我在这里……”

  “你一天得抱怨多少回,我的耳朵都听得长茧了。”弯弯回答的不客气,任谁被这样的话一天到晚在耳边骚扰的话,他相信没有人能有好脾气,“反正后天就星期六了,就一天,一天也捱不住?”

  “哎——”白允妍叹口气,想着自己身上背的债,又想想自己得到的那种低得都不够她一天花的工资,天与地之比,她想算是明白了,“教人,我真不会,误人子弟我还是会的……”

  她说的特别正经,要是忽略她的话,还真以为她在下什么决心的,要是听到她的话,估计得吐一脸血——

  就一个生活指导老师,还想着春风化雨还是误人子弟的?太扯了。

  跟这点都无关好不好,她是实在没地方去了,才让她爸——那位据说忙得一天到晚不见人影的白秘书长给她弄了份工作,当然,她最期待的工作是挂个名,再白白领工资,可惜——白秘书长很用力地谴责了她的金钱观。

  “得了,我回去了,明天见。”弯弯实在没心思跟她再说,敷衍了后就往前走。

  白允妍到是想出去,脚步就那么一下子就能出东海电影学院的,要说她现在出去,也没有人会告到她家白秘书长身上去,但——她突然有那么一种念头,也许得做个诚实的人?

  对,要诚实的时候就得诚实,要是弯弯听到她内心的话,估计得感动的痛哭流涕,可惜她没有听见,更没有感动,感动算什么,挤挤两三滴眼泪就行。

  “去去去——”白允妍做了个赶人的动作。

  弯弯没回头,径自走出东海电影学院——

  谁知道没走几步,刚好看到肖里,一想到那个通知体检的名单根本没有他的名字,她不由觉得有点遗憾,赶紧地往旁边一躲,不想跟肖里再说什么话,话唠子什么的,她耳朵都会听得长茧子。

  可不管她怎么想躲,她心里怎么纠结,怎么害怕肖里再跟上次在公车里说个没完,能是能说,她可受不了的,这跟她的性子有关,要说她明面上是谁谁的女朋友,可除了跟他们出去之外,她还真是没有什么交际圈——

  甚至别人能凭一个名字就能把人家十八祖宗干嘛的都弄清了,她估计还在状况外,不知道面前的人都有谁——要说她没有记性?要说她跟个笨猪一样,不会长袖善舞,简直白白糟蹋带她出来见世面的机会?

  她真记不住?

  没有的事,要是费点点的力气,她都能记住,就是不乐意记,觉得这生活跟她没有关系,别说麻雀变凤凰的事,这话她从来都是不信的,又难道要把这些人记住,以后可能是她的潜在客户?

  说笑了,她总在金盆洗手的路上,结果不是盆没来,就是水没有,总没能让她痛痛快快地洗洗手,一洗手,就走了。

  对了,她还得搞个告别会的——想着把那四个混蛋都约到面前,大大方方地说自己要走了,她就有种农奴翻身把家当的自豪感——

  但,下一秒的,她瞬间把这个念头都洗了,想太多不好的,洗洗睡吧。

  “萌萌姐——”

  她到是想躲,脑袋里想的也是一团乱,想趁着放学时间人多车多的就躲了,谁知道肖里这个人眼睛不知道咋长的,偏就看到她了——

  人家叫了,她总不能当作没听见,那太失礼了。

  于是,她站住了,还真是看着后面的肖里跑上来,大男孩的清爽样,绝逼叫人想象不出这是一个话唠子,她镇定地笑了笑,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能露出笑脸来是多么了不得的事——

  “肖里?”她的眼神还有那么一点点疑惑。

  有时候,她真觉得自己没去演戏,估计是演艺圈的一种巨大损失,请原谅她往自己脸上添金,人就得这样子,得安慰自己,给自己放松的调侃,不然天天都忧郁的,这日子没法过的。

  “萌萌姐,我昨晚去找过你,你不在家呀?”肖里没看到自己的名字就知道自己没成功,是有那么一点失落的,可转而一想,也许他真没有天分,“昨晚还想叫你一块儿吃饭呢,成铭哥也在我大伯家吃饭呢。”

  昨晚?

  昨晚她与奔解放一起——

  而律成铭在肖家?

  跟肖家人一起吃饭?

  她顿时心慌意乱,不是怕律成铭知道她跟奔解放一起,这一点她压根儿不怕,他做初一,她来做个十五,反正他把她推出去的,她没必要端着自己,可——

  最重要的是,不能叫律成铭晓得她心里头的那点子盘算,更不能让人知道她已经准备卖房子了——大张旗鼓的走,那才是傻子。

  不是她把自己想的太高,而是以防万一,以前她干了一个月也不想干的,钱挣到手了,自然就不干,谁也没放过她,现在——她虽说年纪大了点,没以前那么嫩了,也没胆子让他们晓得她的打算。

  其实她的算盘打得挺好的,她走了,他们再找个更嫩的,岂不是更好?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这个念头,她突然间觉得牙根有点浮,索性压下这个感觉,笑得更热情了,“我小叔昨天在肖爷爷家里吃饭?”还是再问一句,手指轻轻地一撩散落下来的发丝,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生怕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是呀,”肖里是个热情的大男生,一点都没注意她的态度变化,“我大哥说想叫你过来,成铭哥还说不用了,他说你在外边吃饭,跟他说过的。”

  小孩子真诚的眼睛,让她还真是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节操了,可听完肖里的话,她心里又不平了,律成铭可够装的,装的跟个大尾巴狼似的,还替她不回家找理由——她其实想骂人,找你妹的理由呀!

  “是呀,我在外边吃饭呢。”人家都替她想好理由了,她自然得闻弦歌知雅意的,赶紧顺着话说,“你现在回去?”先探探口风,免得还是同班车回去,她再也受不了跟个话唠子一起。

  肖里到是摇摇头,阳光般的脸庞上掠过一丝黯然,很快的,那丝黯然就不见了,手挠挠头,“萌萌姐,要不你请吃饭,我今天不想这么早回去——”

  这么早回去?今天不想?

  从他的话里,她确实一下子就能闻出味来,这个是正直好青年,比起律成铭他们来,这完全是个清清白白的正直青年,比起当年她认识的奔解放他们跟个毒瘤般的模样,真是好太多——

  也就这一点,她突然间就心软了,话唠子也不是罪呀,她为什么要这么排斥人?亏得人家还叫她“萌萌姐”,这一声声的“姐”也不能白叫呀。

  “好,这还有什么说的,就一顿饭嘛,想去哪里吃,你报个地方就行。”口气大方的,只差没说随便你点,点多少都行,她来付钱!

  肖里笑得跟太阳般热情,“萌萌姐,你真好——”

  话音未落,她还没来得反应过来,就让人给抱住了,还没等她惊愕地推开人,肖里就放开了她,速度快的惊人,让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可肖里已经往前走了,还拉着她的手——

  鬼使神差般的,她还真跟他走了,想着要是太贵了,她非得找肖纵来结钱不可,谁让这是他弟,让她花太多的钱,那肯定不行的。

  比起她的担心,肖里到是一直往前走,没跟她说一句要去哪里的话。

  走了十来分钟左右,肖里停下脚步,指着前面的面馆,“面疙瘩很好吃的,萌萌姐,你就请我吃这个吧,很经济实惠的。”

  她都有准备给敲一顿的心理了,还想着要是太贵就把肖纵叫来结账,结果——站在门面挺小的“面疙瘩”店铺门前,忽然间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肖里走在前面,门一推开,就拉着她往前走,冷气扑面而来,让她顿时全身舒爽。

  可能是刚放学,又可能十几分钟的路,对于别人来说太远,至少这个时间点,店里也就坐着两个人,加上她与肖里也一共只有四个客人……

  她到是对吃要求不高,一般也不挑食,肖里点了什么配料,她也跟着点,等面疙瘩送到面前来,再拌上店里自制的辣椒酱,往嘴里先喝口汤,那味道就浓烈的很,让人忍不住大吃起来。

  两个人吃完账一结,才二十八块钱,确实是经济实惠的不行了。

  两个人从终点站出来,月光把他们的影子,一路上肖里都没有说话,一句话都没有说,上次给她的话唠子印象,现在还留在她的脑海里,太深刻了。

  “萌萌姐,我可能得考军校去了。”肖里抬头看看月亮,瞅着离自己那么远的月亮,微微蔫了点,“要是我考上了得多好呀——”

  话说的没头没脑的,听上去那是他担心军校考不上,可弯弯还得能听得出来,无非是埋怨他自己没考上,她上次算是看出来的,肖家根本不想让他去读什么东海电影学院的,他们家早就给他订好了路子——

  这次肖里他来考,明面上是他自己以看伯爷爷的名义私自跑过来,可他要是去考,肖家人能同意吗?肯定是不能的,所以来个再好的理由,让他去试试,试了没过,才能让他断了念头。

  “考什么?”

  还没等她难得想安慰人一下,前面到是插/入个声音,都不用抬头看看是谁,她索性低头,当作没见到人,更没有听到声音。

  “没、没考什么——”面对肖纵这位叔叔,肖里顿时连声音都轻了。

  “你爸妈来了,现在家里呢,快回去吧。”肖纵的视线落在低头往律家方向走的人,镇定地给肖里说明情况,让他快回去,他自个儿呀,则是跟着另一边的弯弯走——

  他还没走几步,就加快了脚步跑了起来,把前面的人,立马给抱了起来——

  守株待兔,他想呀,还是有那么点效果的。

  ——重申一下呀,我是阿短,亲们,这是我的文,改了文名跟作者名,是老文新发哈哈,谢谢还有记得我的人,谢谢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