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②QQ。Com 034_高干不可攀
书荒网 > 高干不可攀 > N②QQ。Com 034
字体:      护眼 关灯

N②QQ。Com 034

  肖纵说做早饭给她吃?

  不是怀疑他不会,他既然敢这么说,那是一定会的,也正好她现在想要收拾一下心情,还得再想想跟奔解放要身份证时找个什么理由,半途而废什么的最要不得了——

  可,她的老腰呀,真是给的快断了,两手撑着腰,刚才情急之下连滚带爬的,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整个人一松懈,到是什么感觉都来了,更多的是快断了的感觉,叫她真觉得身上的骨头都给重整了一次。

  “泡个热水澡会好一点——”别说呀,肖纵还真是体贴的,瞅瞅他那脸,一本正经的,谁能想得到就这么样的人,刚才说谎连个面色都不变,一弯腰,到是把她给抱起,先让她坐在洗手台上,再给放了点热水——

  还真让她泡澡儿。

  如果他要不在,她想她会好受点,整个人没在温热的水里,全身的毛孔都似乎松展开来,还真是能稍稍地缓和一下她身上的酸疼——可一抬头,他还站在浴室门口,当着她的面,还赤着身子——

  一看他那身子,她就忍不住发噱,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这话还真是没错,她都快“死”了,他到是极有精神,撇开他身上留下的红色印迹不提,昨晚快要肆虎她一晚的物事儿,还毫不知羞耻地挺立在那里。

  奔解放那个混蛋,怎么就没下黑手了?

  她心里万分埋怨,侧过头,对着墙壁,不肯再看他一眼。

  “想吃什么?”他也不知道是真迟钝还是假迟钝的,还巴巴地问她——

  其实他想的也单纯,真是单纯的可怕,就想知道她想吃什么,想哄她开心,这都是愧疚呀,他也晓得自己没控制住,实在是折腾的过了头,不是不晓得,而是实在都控制不住,人嘛——果然是下半身的动物。

  他也承认,只是不知道他的“自责”想法与她不谋而合,“你点菜,我都能做。”

  还点菜?

  她其实真不想理人,最好他早早地走出去,别在这里盯着她,叫她浑身不自在,可没得办法,估计也晓得一点儿了,这会儿要是不回答他,他还真可能跟她在浴室门口杠上的,索性说了句,“蛋炒饭,我就吃这个。”

  没有现成的米饭,让他忙去吧。

  她就打这种主意,不怎么入流,可至少也叫她安静了好一会儿,等她觉得皮肤都快泡皱了后,终于两手支着浴缸边缘站了起来,虽说两腿软得跟棉絮一样,还是比刚才要好了点——

  一走出浴室,看着卧室里还是刚才那模样,杂杂乱乱的,尤其是黑色床单上的浊白液体,更让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赶紧的一拉起床单,她拖着床单到浴室里,往浴缸里一扔了事。

  洗床单什么的事,她才不干,鼻子一吸,还真不是她的错觉,还真是香味,蛋香味儿,钻入她的鼻尖里,原本就饿的肚子,这会儿火烧燎般的,就想吃饭了。

  她站在卧室门口,看着杂乱的客厅,眉头微微皱起,都不问也晓得刚才外头怎么了,她到是没问,谁占了便宜,这种事,没必要问,反正与她无关——

  听听,这人到是凉薄的很,头一个把自己给摘出来,说是与她无关,两个为她打架的男人,这得多冤枉?

  她大赤赤地坐好,身上就包着条浴巾,也不管腿儿是不是得并拢显得淑女一点,就那么微张着腿儿,人嘛,还是歪歪扭扭的,没有个正形……

  还真疼——

  她刚才都给自己看过了,可怜的人哪,那里一碰就得疼,疼得火烧火燎的,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快要给弄坏了,但——她还活着,好端端地坐着,那么就不能叫自己白难受一回。

  “好吃了没?”所以她问了,神情都有点倨傲视。

  偏就是套上衬衣与军裤的肖纵背着她,在开放式的厨房里埋头炒菜,还有几分大厨的模样,一巅一巅的弄着锅,架式十足,还回头,朝她保证似的说道,“就一两分钟的事儿,你等等?”

  口气跟哄人一样,哄的叫人心里那点怨气都消灭了,就弯弯这个人,吃软不吃硬,要是肖纵口气没这么软,她可能是表面上没什么,心里早把人埋怨透了,“嗯。”

  还真乖乖地应了声,让肖纵打从心底里高兴,做饭什么的,是老手了,他是个军人,又不是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儿,做几个小菜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就说这蛋炒饭吧,他也能炒——

  一起锅,倒盘子里,两大碗的,饭粒儿都是饱满的,衬着金黄色的鸡蛋碎沫儿,胡萝卜沫儿点缀其间,再加上青绿绿的嫩葱叶,色香都有了,一看就能叫人胃口大开。

  她还真是咽了下口水,不是她自卑,要说她也能自己把自己的嘴给喂饱了,可炒出来的饭绝对没有这种色香的,赶紧的就吃——

  “噗——”

  嘴里的饭顿时都喷了出来,她赶紧跑到流理台前的水笼头,一拧开水笼头,手就接了点水,往嘴里吸了进去,再狠狠地吐出来——

  这么好几下子,才算是镇定下来,两手支着流理台,她慢慢地回转过身,看着已经要去试吃的肖纵,舌尖顿时就泛起一股子甜到腻的味儿来,怎么都压不下去,索性直接把嘴凑到水笼底下,往嘴里灌水。

  “这么甜的?”肖纵一边咬着嘴里的米饭,一边疑惑地盯着这盘炒饭,又看看被她抛弃的炒饭,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难道我放了两次糖?”

  她发誓,岂止是放了两次糖呀,虽说她喜欢吃甜,也没必要这么搞吧?

  “别的吃的还有没有?”这种东西,她要是吃下去,可怜的胃估计就得罢工,她不由哀叹自己的命运,想着不费力气就吃点别人做的东西,怎么就成了这样子?见他点点头,她看了看流理台上还有点葱,“有没有面?”

  肖纵真不好意思,活到这把年纪,在她面前出丑,真有点不淡定地红了脸,真的,他真红了脸,就是看不太出,转到冰箱前,拉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来一包面,“这个能不能行?”

  问得可殷勤了,还巴巴地加上一句,“你要是不喜欢吃这种的,我到外头去买?你说说你想吃什么面?”

  她都没理他,直接拿过面,开火,等锅热了就往里倒了点油,葱爆了爆,有点葱香味,再往里倒水,还倒点酱油,那速度快得很,让肖纵真不好意思站在一边。

  其实,他后悔了的,刚才那表现真糟了,还说去外头买,应该直接拉着人去外头吃早饭才是真的,可看着她煮面,也叫他涌起一种感受,她就在面前,背对着他,虽说偻着背,样子着实不太雅观——

  可在他的眼里,什么都是好的,就连她丢过来的白眼都是好的,等面儿一熟,他就让她去穿衣,亲自把面捞起来,还是一人一碗,就两碗面——面

  んàǐΤàňɡSんυщυ(海棠书屋).℃OM对面地坐着,吃着热乎首的面条,汗也跟着涌出来。

  “真好吃。”他一边吃一边还不忘称赞她的手艺。

  她没好气地翻翻白眼,其实她最喜欢的是放辣泡菜,都不用放油,直接往开水里放面,把面煮熟了,再把辣泡菜拌上去,就这么着也能吃得欢,真不挑食的一个家伙,“吃饭,别说话成不成?”

  他一噎,看看面前的面,明明随便煮熟的面,却让他的心跟着跳跳的,跳得飞快的,像是真有了什么全世界的想法,默不作声的吃面条。

  弯弯还是挺满意的,吃完面,就看着肖纵拿起碗去洗了,这更叫她惊讶了,她生平最讨厌洗碗,也有个荒谬的念头,非得要找个能洗碗的老实男人不可——

  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点符合资格的人,突然就出现在她面前,这叫她怎么办?

  不对、这不对,她心儿都慌了,尤其是“温馨”两个字就那么突然地闪入她脑袋里,真把她给惊着了,真的,她胆子真不大——都说了,这年头动什么都不能动感情,她与肖纵那什么关系,哪里能想得这一茬。

  康姐说了,爱上金主那是要不得的。

  她也想说,尼玛的真是操蛋,她真没爱上谁,就是突然间觉得温馨了,暖暖的,像是被阳光温柔地照过了,这是多么蛋疼的想法?

  赶紧地起来,她落荒而逃——

  什么最重要,自然是身份证最重要,自然是那两房子的钱最重要。

  她出了楼后,还怕人追上来,回头看了看身后,没见着人——莫名地又有种感觉,恨恨地跺了脚,赶紧地走开——

  “肖纵是个混蛋——”她咬牙切齿。

  到底是嫌弃人家没追上来,还是怕人追上来,这心思呀,她自己都说不清——都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还真的是,她连自己都搞不懂,搞不懂就不搞了,还不如死抓着钱划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shwtxt.com。书荒网手机版:https://m.shw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